與武漢肺炎搏鬥的22天 23歲治癒病人大歎「劫後餘生」:走一步就劇烈咳嗽

▲▼ 武漢肺炎,病愈患者的自白 。(圖/北青深一度)

▲王康拍下的病房照。(圖/北青深一度)

記者蔡儀潔/綜合報導

武漢人王康(化名)作為武漢肺炎確診患者之一,治癒出院後談起自己與新型冠狀病毒搏鬥的22天。他於21日受訪表示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過程中經歷了2次轉院、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險狀態,當時稍微一動就會劇烈咳嗽,根本呼吸不了,每天都打十幾瓶點滴,「今天是我出院第6天了,不能幹重活,不能運動量過大,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

▲▼武漢.武漢肺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新型冠狀病毒。(圖/路透社)

▲金銀潭醫院是武漢專門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點醫院。(圖/路透社)

以為是感冒

據《北青深一度》報導,王康受訪說,「我是12月24號覺得身體有點不對勁,當時的症狀是頭暈、頭痛、四肢無力、四肢酸痛,當時我以為是感冒,因為跟感冒差不多,第二天去上班時,感覺全身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我就請假打車(乘坐計程車)回家,去附近一個醫院進行治療。」

他表示,自己每天都去醫院打點滴,就按照普通感冒在治,但27號開始一直高燒不退,幾乎動不了、嚴重無力,「下來走兩步就血氧特別低,呼吸困難,就是要躺著。生病嚴重影響食欲,我吃不了東西,吃了就想吐,基本就喝了點粥,喝了點水。」

王康說,他於今年1月1日到協和醫院做全身檢查,2日血氧濃度已經下降到60%了,快有生命危險,就拍了一個胸片(胸部CT),「拍片子的地方和我住院的地方隔著幾棟樓,醫生只能推著我的床去拍片,一路上醫生還叫我媽要不停跟我說話,不要讓我睡過去,因為血氧低了就想睡覺。拍完片子後,好像有一個專門的人問我,我在哪裡工作,上下班路過什麼地方,在哪裡住之類的,瞭解這些信息。」

▲▼武漢肺炎自華南海鮮市場出現。(圖/翻攝自微博)

武漢肺炎自華南海鮮市場出現。(圖/翻攝自微博)

王康表示,「我告訴他,我工作在漢口火車站附近做銷售,離家比較近,(那個地方離華南海鮮市場直線距離只有幾百公尺),每天騎自行車回家。我沒有去過海鮮市場,我大概 22號去逛過華南水果市場,當天下了一點小雨,我沒帶雨衣雨傘,可能淋了點雨,著了涼,我就認為是感冒,因為肺炎前期症狀和感冒基本一模一樣。」

王康2日因「高度疑似肺炎」轉院到金銀潭醫院,晚間從ICU被送進重症病房。他感慨自己這條命多虧姐姐照料,「因為隔離病人很多,護士忙不過來,我們這種病人高燒不退、沒有食欲、血氧低,我姐就是一口飯、一口水喂,還要給我端屎端尿。她就陪我住了十幾天,在我的床旁邊搭了7個凳子,墊著被子,然後蓋著那樣睡。」

到金銀潭醫院的第2天,王康就已經退燒了,「1號到3號,我姐不停地給我喂水,也一直在吃藥,反復發燒,反復出汗,燒降得特別快。當時我拿杯子手都抬不起來,我躺著,我姐拿吸管喂我,還要把我頭扶起來。」

每天打十幾瓶點滴

談起當時接受的治療,王康表示,這個病它沒有特效藥,沒有快速的解決辦法,只能啟動你人體自身的免疫功能去對抗病毒,它會對其他的臟器官造成損傷,「就那邊的醫護人員、醫生、護士都挺好的,他打什麼藥,都會跟你說這個是幹嘛的,他們還說要打護胃、護肝的藥,保護各種器官,特別是腸胃,其他的還是針對肺炎的,我不是很懂具體是什麼。」

王康說,前面幾天每天都打十幾瓶點滴,「有時會開點藥,但是醫生叫你停就得停,叫你吃你就吃,要完全的配合,也會換藥,我也不懂具體換的啥,就是說啟動肺部活性。慢慢的我的血氧可以到90了,他們開始給我減氧氣的濃度和流速,我的心率正常了,血壓什麼都正常以後,就把我的氧氣摘掉,把我的心電圖摘掉。我覺得主要是因為我年輕,我才23歲,全身的器官都在幫我。 」

▲▼ 武漢肺炎,病愈患者的自白 。(圖/北青深一度)

▲王康拍攝金銀潭醫院病房情況 。(圖/北青深一度)

走一步就劇烈咳嗽

罹患武漢肺炎對王康的腸胃造成嚴重損傷。他說,在協和醫院時吃了一小口燒賣,整個食道、胃特別難受,「還有我在床上上廁所,小便還好,可以悶著,大便的話,在床上我覺得特別丟人,就憋了5天。到5、6號才開始,把那些心電圖拔下來,才走進去,那裡有一個坐便器,可以坐著。」

王康說,「當時特別慘,我實在憋不住了,但我不願意在床上,當時就把氧氣拔了,然後要護士給我把心電圖也摘下去,然後慢慢走,走一步就劇烈咳嗽。因為我其實不能下床,稍微一動劇烈的咳嗽,根本就呼吸不了,上衛生間很短的一段距離,走過去就花了五分鐘,在裡面也一直咳嗽,不停地咳,但不能用力。」

同病房的病友

王康說,「10號之前就是來一個住一個,好像只有重症和ICU的兩種,ICU就是完全隔離的,那是有生命危險的。我後面轉到重症病房,當時加我4個人,其他3個人一個是62歲的一個爹爹、68歲的一個婆婆、42歲的一個壯年男子。我在這裡住了五天就出院了,那幾天,他們三個基本沒吃東西,又沒人照顧,護士幫他們餵飯的時候,他們也吃不進去。

王康回憶稱,「因為醫院的飯菜雖然很有營養,但剛開始去的時候,第一天伙食不太好,第二天就特別的好,牛羊肉、雞鴨魚肉都有,很均衡,優酪乳、水果也都有。但是他們還是吃不進去。」

▲▼ 武漢肺炎,病愈患者的自白 。(圖/北青深一度)

▲王康出院證明。(圖/北青深一度)

出院後感覺越來越好

被問到什麼時候覺得自己快好起來了時,王康說,「我能動了就感覺好了,慢慢感覺越來越好。後來在醫院裡面都沒怎麼咳嗽了。」在接受血液、胸部CT等檢查後,王康15日出院,「當時可以自己走,但走不快,剛出院時走幾步,腿上的肌肉還會抽筋,腿沒有什麼力氣,我媽媽那麼大歲數了,她走的都比我快。」

王康說,「現在身上是越來越有力,還挺好的,消化不太行之外。不能跑步但是說走路可以走很長時間。但是就很容易感傷,很容易流淚。因為家裡人其實非常擔心,我媽媽60多歲了,之前天天在家裡哭。我生病的時候,我朋友去協和看我,但是醫生不讓他進。他在玻璃門外面看了一眼,就自己跑到樓上去哭。」

王康表示自己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實話我是好了之後,在家裡看新聞,才意識到這個病的嚴重性,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住院的時候,我一直認為還好,就是一個病,因為我從小到大沒有住過院。 」

王康最後談起治療費用,「整個治療過程花了2萬多元(人民幣,下同),在協和花了1萬多,到了金銀潭基本沒收什麼錢,就收了3000塊押金和300的飯錢,後面都沒收我們的費用。」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