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吳敏求做對三件事 旺宏重返榮耀

▲▼             。(圖/記者遠見雜誌攝)

文╱陳育晟  攝影╱池孟諭

很難想像,唯讀記憶體全球龍頭旺宏,曾被打入全額交割股,而不過歷經三年盤整,已走出陰霾,2019年第三季營收創下新高,董事長吳敏求做對了哪些事,才讓旺宏走出谷底、重返榮耀?

2019年12月9日,躋身全球龍頭ROM(唯讀記憶體)大廠旺宏,盛大慶祝30週年。

一大早,旺宏創辦人、董事長吳敏求穿著專為30週年慶設計的紅外套,站在花了一年多整修的旺宏創新產品與技術展示館前,帶領大批媒體親自解說產品與技術。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兩個小時結束後,71歲的吳敏求走到總部大廳,在大批員工簇擁下發表感言。30年來看盡大風大浪的他,這一天顯得特別感性。「因為是你們,旺宏才能走到30年的今天,」他說。

很難想像,還不過3年前,旺宏一度跌落谷底。2010~2016年間,一共虧損230億元,2016年股價甚至低於5元,被打入全額交割股。

嚴重虧損的主因是2010年旺宏以85億元購買茂德竹科廠,總投資高達300億元,但產品從研發、生產、客戶認證到出貨,要三年以上。且旺宏主力產品ROM供過於求,價格連年下跌,陷入長達6年的虧損黑洞。

但三年後的此刻,旺宏股價已回到36~39元。2019年第三季還創下營收119.06億元的新高,才能好好慶祝30週年。
到底吳敏求做對了哪些事,才讓旺宏走出谷底?

布局一〉技術自主
重研發,鼓勵同仁申請專利

一切,都和他對研發的重視有關。「從第一天開始,就沒省過研發的錢,」吳敏求說。

即便2010~2016年虧損嚴重,旺宏投入的研發經費仍占營收的兩到三成,是國內其他記憶體大廠的1.5到7倍不等。而且,旺宏累積的專利數目,在半導體領域一度全台第一。

然而,不少外資批評,旺宏過度重視「無法立即變現」的研發。例如,旺宏在虧損期間仍不斷開發3D NAND Flash(快閃記憶體)的創新結構,希望加快運算速度,一旦開發完成,將能領先國際大廠。但研發成本太高,也被批評不夠務實。

「好事不會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都是壞事,」面對雜音不斷,吳敏求後來完全不看新聞,堅持用既有步調走下去,繼續布局技術自主。

每當心境不夠堅定時,他會走到辦公室一隅,慢慢磨墨,用毛筆寫著對他意義最重大的「忍」字,提醒自己一定要有抗壓性。

2017年,旺宏終於轉虧為盈,獲利達55億元,過去在專利布局的效益也逐漸浮現。

2018年10月,旺宏和東芝(Toshiba)纏訟一年多的專利官司,經過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判定東芝侵害旺宏專利確定,東芝支付旺宏8000萬美元(約2.41億台幣)和解。

「旺宏是台灣少數能贏專利官司的半導體大廠,」吳敏求從未給研發同仁壓力,不要求他們一定要配合旺宏發展,只要和記憶體相關的研究都可以,「這在台灣是創舉。」

一位記憶體同業高層觀察,吳敏求長期以來不但辦競賽獎勵研發,更鼓勵同仁申請專利,一旦通過,獎金往往大手筆,羨煞同業。

布局二〉專注策略
虧損百億,挫折更學會堅定

另一個讓旺宏走出谷底的原因,源自吳敏求的「專注」,故事得從2000年說起。

那時,旺宏股價創105元新高,但吳敏求創辦旺宏的前十年,經常一天當兩天用,終於累出病來。

醫師檢查出他罹患心血管阻塞,安排到美國動心臟繞道手術。吳敏求把公司交給一位研發出身的副總,但「工程人才不懂管理,這個也做,那個也做,」多數失敗。

2002年,記憶體產業遭遇逆風,成本管理不善的旺宏受傷慘重,虧損100億元,人才一個接一個離職。

眼看一手創立的記憶體王國一蹶不振,吳敏求在2002年7月復出,隨即要同仁盤點正在做的80多個研發案,並要他們依重要性排序。

排完後,他一筆砍掉排序30名以後的所有案子,並要同仁提客觀資料數據說明,要做前面30個案子的原因。

旺宏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張宜如觀察,吳敏求的思慮極清晰,開會時間通常不長,若主管報告前沒有先仔細思考過,往往立即被打回。吳敏求認為,這次挫折讓他學到專注。

在2010~2016年第二次虧損期間,旺宏把60%營收壓在ROM,但當時ROM因為供過於求,價格連年下跌。不少分析師批評,旺宏品項過於集中,比產品線分散的對手華邦更容易受到產業波動衝擊。

但面對眾聲喧嘩,吳敏求心境堅定,從沒想過改變專注策略,「做技術只有一個基本原則,就是要在你的領域裡出類拔萃。」

2017年,吳敏求終於守得雲開見日明。營收占旺宏兩成的大客戶任天堂,2017年3月推出Switch,採用旺宏的ROM搭配遊戲卡匣。隨著Switch在全世界銷售破4000萬台,旺宏的營運終於觸底反彈。

布局三〉培育團隊
留才不只高薪,支持才是關鍵

吳敏求的第三個關鍵布局,和留才、育才相關。

2000年旺宏的那次低潮,給吳敏求和其他半導體業老闆一樣的震撼教育,要找到懂技術的人才很容易,但要找到又懂技術、又懂商業邏輯的人很難。

「這個產業很妙的是,pure businessmen(純粹的商人)很難生存,」吳敏求舉例,蘋果曾在賈伯斯(Steve Jobs)去職後找來曾任百事可樂副總裁的約翰‧史考利(John Sculley)接棒,但經營成效不彰,蘋果市占率節節敗退,而對手微軟推出Window 3.0取得壓倒性成功。

目前,他選定一位高階主管,可望培養為接班人,暗中觀察他,若有建議,也會用他不知道的方式傳達。

這些努力,不僅讓旺宏不再重蹈2000年管理不善的覆轍,也幫助旺宏若無吳敏求坐鎮,依舊能如常運作。

受中美貿易衝突影響,中國正全力發展半導體供應鏈「去美國化」,以防關鍵技術被美國掐住咽喉,並大力從台灣、韓國挖角人才。旺宏自然也成為中國各大廠覬覦目標。但吳敏求卻一點也不擔心,反倒淡定說,「真正優秀的人才不會去的,他們知道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他觀察,被挖角的半導體人才,通常只能貢獻所學,很難學到東西,一旦一身本領被學光了,就會被踢走,回台也很難找到工作。

為了留才,吳敏求不吝給出優渥薪水。根據證交所統計員工平均薪酬,旺宏2018年為148.7萬元,在記憶體大廠中僅次南亞科、華邦電。

不過,吳敏求強調,「光靠錢能留住人才,那是騙人的。」張宜如透露,動過心臟大手術的吳敏求,對人生有不同層次的體悟,希望員工能樂在工作,對員工提案多半支持。

未來展望〉5G熱攀高峰
八成基地台採用,可望井噴

展望未來,也對旺宏有利。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資深分析師劉美君指出,NOR Flash、NAND Flash都從2019年第二、三季開始供需平衡、價格上揚,體質趨於穩定。而任天堂Switch熱賣,未來新款主機和人氣遊戲加持,勢必帶動ROM的需求。

加上中美貿易戰使台灣半導體成為「地緣策略家的必爭之地」,擁有不少關鍵技術,在中、美兩大市場均有重要客戶的旺宏自然變得更重要。但吳敏求說,「這不重要,不是我們的concern(關注的事),」他只專注眼前該做的事。
至於2020年將爆發的5G商機,吳敏求老早就做好準備。目前市面上八成5G基地台,都採用旺宏的NOR Flash,包括華為、日、韓大廠。

目前生產5G基地台的廠商還不算多,市場也還不夠大,但未來需求可望爆發。展望下一個30年,旺宏正站在有利基礎,可望繼續成長。

吳敏求巧用「借力使力」策略
聯美攻日 打下旺宏基礎

吳敏求取得成大電機工程學士、碩士後赴美深造,1976年取得美國史丹佛大學材料工程碩士,先在美國英特爾等多家半導體公司服務,1989年才自美國返台創業。

創業的第一個十年,他從無到有,建立產能、工廠、團隊。那時,他就想發展自有品牌產品,不想走代工宿命,衡量後決定進入記憶體領域發展。

記憶體領域中,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若把資料寫進去,再關掉電源,資料就不見了。但非揮發性記憶體在電源關掉後仍能保存記憶。吳敏求認為這是未來主流,選擇這條路。

「我知道我們一無所有,」不像晶圓代工有政府投資,也不像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仰賴外國技術,吳敏求得用「借力使力」的策略,才能存活。

美日爭霸 站穩創業第一步

那時,正是美日半導體爭霸的年代。日本雖然創新能力不如美國,但良率更好,使得日本科技大廠都只願意採用日製半導體產品。

在美國壓力下,日本同意開放20%市場給美國半導體公司,而電玩大廠任天堂對唯讀記憶體需求若渴。

「任天堂雖然不認識我,但它非跟我買不可,」吳敏求說,因為旺宏是唯一市場上做唯讀記憶體的非日本廠商。看準這個機會,吳敏求透過在美國和朋友合開的公司,從日本開放給美國20%的市場機會下,拿下訂單,踏穩創業第一步。

隨著和任天堂的合作愈來愈密切,旺宏在日本名氣愈來愈大。想進入半導體領域的日本鋼管(NKK)主動上門談合作,旺宏後來將產品以1600萬美元授權給日本鋼管。這筆錢就成為旺宏最早的研發基金。

後來吳敏求想擴產,缺資金,發現任天堂和一般日企一樣,手握現金,希望能向任天堂借錢擴充產能,並承諾用比銀行更高利息還款。唯一的條件是,三年後設備歸旺宏。

創業的第一個十年,吳敏求就這樣「借力使力」,從無到有,建立了記憶體王國。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21歲女開車和閨蜜玩命自拍 鏡頭拍下她死前最後驚恐表情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