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成「遠房親戚」不敢認親 大師兄看遍生死嘆:沒錢讓爸爸變得不是爸爸

▲▼棺材,葬禮。(圖/達志影像/示意圖)

▲大師兄看遍生死百態,感嘆「有時候,沒錢真的很可怕,可以讓爸爸變得不是爸爸、媽媽變得不是媽媽。」。(示意圖/達志影像)

文/PTT媽佛版紅人 BigBrother 大師兄
摘自/《 比句點更悲傷》

你好,我今年三十二歲,是一個肥宅,沒有目標的肥宅。

沒房沒車,名下除了一筆要給媽媽的小小安家費,其他都沒有。沒有存款,也沒有負債,更沒有女朋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記得有次我去銀行貸款,行員對我說:「先生,你的帳戶裡面一領到薪水就剩零錢,這樣我很不好貸給你欸。」於是我也不貸款了。

平常就是上班工作、下班發呆。曾經想過下班後去做外送或是開計程車,反正也是閒著沒事,後來誤入歧途寫了本書,加入寫作的行列,從此不能好好地當宅男。不能沉迷於線上遊戲,不能練功練到封頂,不能天天下班沒事,一整個晚上打打小牌,好可憐。

但想想,每天能記錄一些上班的小故事,也認識了一些特別的人,更有一群有趣的網友會看我的東西,想起來也是滿開心的啦。

但是呢,書寫也有改變一些生活,開始有人會跟我說:
「要存錢。」
「要運動。」
「要健康。」
「要更充實。」
「要上進。」
「要……」

常常覺得很奇怪,當一無所有的時候,別人不會要求你,但是當往上爬一點的時候,別人就覺得你應該要改變。可是改變之後的我,還是我嗎?而喜歡宅在家裡就很快樂真的錯了嗎?人生真的要努力正向才是完美的嗎?而我這輩子追求的是自己的愉快、還是別人的期待呢?好多好多問題和往事在我的腦子中打轉。

某天,我們去接了一個在家往生的先生,已經往生大概八天了。

那是一間套房,給人的感覺滿舒適的。發現人不是鄰居,是同事。這個先生有兩組同事,一組是早上工廠的,一組是晚上物流的。同事表示好久沒看到他上班了,因為有欠往生者錢,最近做夢都夢到往生者跟他要錢,心裡怪不踏實的,想說才欠幾千塊還一還好了,就去往生者家裡找他。

敲門沒應,電話沒接,後來想說報警看看,果然真的往生在裡面。之後,警察找他家屬的時候才發現,緊急聯絡人是亂寫的,他們家全世界只剩他一人。

想找房東處理房子,才知道那間房子剩一年貸款,他做兩份工就是想快點還完房貸。於是,我們那邊有房的「長老」多了一位。

所謂「長老」就是一些無名屍、無名骨、有名無主的遺體或是家屬不願意處理的,冰在這裡,可能幾個月就處理掉,也可能好幾年都沒有人願意出面處理⋯⋯

事後,我和同事老宅討論:一樣沒家屬,死在公園的當天被發現,和死在自宅後一個禮拜才被發現,住在千萬的棺材裡,這兩種不知感覺如何。我心想:窮極一生之力買的棺材,想必很舒適吧。

▲▼葬禮,棺材,往生,往生者。(示意圖/Photo by Rhodi Lopez on Unsplash)

▲大師兄擔任接體員,常見人生的生死百態。(示意圖/Photo by Rhodi Lopez on Unsplash)

有一次,附近的業者告知說最近他可能有一個案件要送來,目前還在救,但是家屬都覺得送來可能比較好些。我們覺得奇怪:怎麼可能送來好些?

於是業者說了。「這個小姐是這樣的,每個月都月光不打緊,卡債欠一堆,買了一堆精品、名牌包、名錶、衣服和鞋子。終於到某天,她發現自己過不下去了,開始向親朋好友借錢。

「借到沒得借之後呢,把所有精品都放車上,開著車去山上打算燒炭自殺,結果在燒炭的時候,炭盆倒了,變成火燒車,被旁邊來夜遊的人發現。

「滿車精品沒了,她被燒成植物人。你覺得家屬是希望繼續養她,還是有朝一日能讓我接手呢?」聽完這故事,不知為何,我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接到這個小姐,因為真的太慘了,這樣子拖下去,只會拖累家人更多而已。

另外有一天,我和老宅去醫院接一個老人家回來。

老人家原本住在安養中心,家境不太好,兒子常常拖欠費用,但還是加減有付。某天老人家真的不行了,送去醫院急診住幾天,往生了。

家屬不出來處理,變成社會局接下,於是由我們去。

到了現場,護理師一臉古怪地告訴我們,他的家屬會來看。我們想說奇怪,都已經是社會局案件了,怎麼家屬還出面呢?
結果來了一個大哥,看見老人家,他哭得很難過,哭著哭著,護理師過來問:「請問你是他的家屬嗎?」

那個大哥點了點頭,護理師就繼續問:「那有關於費用部分⋯⋯」

大哥立刻擦了擦淚,說:「沒有啦⋯⋯我是遠房的,聽說了來看看而已。」之後他問了廁所在哪裡,後來,就沒再出現了,而我們冰庫又多了一個長老。

幾個月後,社會局請家屬來簽聯合公祭的申請書,我總覺得那個自稱「兒子」的人在哪裡看過,但其實也不重要了。

有時候,沒錢真的很可怕,可以讓爸爸變得不是爸爸、媽媽變得不是媽媽。

有天,是否我會因為沒錢而不敢承認我的家人呢?

不,我不可能。

做看護時,我負責一整排的爺爺、奶奶,常常聽他們的小孩介紹是某醫院院長、某退休警長、某地主、某公司主管的媽媽。

當年我待的那家醫院,算是中間價位偏高的,一個月四、五萬跑不掉,住的人也都是家境還不錯的。當中午我泡好牛奶,把躺在床上的爺爺、奶奶的病床搖高,準備餵食他們喝牛奶的時候,總是想著:他們個個身家百萬、千萬計,但是比起我,他們真的快樂嗎?

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副可以跑、可以跳的身體,是不是就贏過他們了呢?

有天,我問一個長期坐輪椅的爺爺這問題,爺爺說:「傻孩子,假如我的身家可以換站起來跑跑跳跳,我當然願意呀!」
那時候的我不斷在想,究竟是他過得比較好,還是我過得比較好。

隨著這份工作做得越來越久,看到的事情越來越多,也越覺得我這輩子是來學習如何做一個容易滿足的人。

我們這邊有很多怪人,有個老頭沒事就來這邊晃,有一次,夜班警衛大胖問:「你為什麼喜歡半夜在殯儀館走來走去呢?」

老頭想了想,說:「常常來這裡,就知道自己過得多幸福。」可不是嗎?那我為什麼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別人的期待、別人的要求呢?

有時候,好希望我還是那個上網發發牢騷、寫寫文章的快樂肥宅,過著一事無成的荒謬人生,好像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

不管如何,未來的我一定要更肥!更宅!

願我一生都肥宅;不帶遺憾進棺材。
 

▲▼大師兄《 比句點更悲傷》。(圖/寶瓶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出版《比句點更悲傷》原文標題「流水帳」。

★作者大師兄,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繼第一本書《你好,我是接體員》後,發表第二本36篇從未曝光的紀錄。「往生者其實沒什麼好怕的,最慘也是支離破碎⋯⋯活著的人那種聲嘶力竭,比死亡更刀割。」

推薦閱讀

放任父親泡在水溝裡⋯家屬痛罵接體員「死公務員!這麼慢才來」

戶口名簿關係是「叔嫂」 她淚別:這是我第一次也最後一次叫你「老公」

時間從此靜止⋯「小飛俠」留下最後紙條:來世不再相見

「我兒子週六會來看我喔!」 養老院奶奶房間日曆一直是週五⋯

認屍過程哭暈2次、媽媽擦乾淚送別喪子!大師兄:假如死後還有一個時辰告別

死在家8天才被發現、公園往生馬上被接走⋯接體員大師兄未發表36篇神作

我沒有遲到,是時間遲到了!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正妹女大生浮淺遭3鯊魚盯上! 下秒「手腳撕裂噴血」分屍慘死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