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前男友

▲室友前男友。(圖/鏡文學提供)

▲室友‧前男友。(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瀝青

第一章:最糟糕的重逢

「幹……新來的室友,是我的前男友。」林能窩在居酒屋角落,握著喝掉一半的啤酒杯鬱鬱寡歡說道。

「這麼刺激?」坐在他對面的陳起,舉筷夾起剛上桌的鹽烤豬肉片準備享用,聽聞這個消息,不由得一愣。

「這就是你中午就傳訊息約晚上聚餐的原因?星期一就約喝酒不像你的習慣。」坐在青年左邊的蘇行義,捧著啤酒杯吹了個口哨,恍然大悟說道。

「當然,我從昨晚鬱悶到現在,不喝酒抒壓一下說不過去。」林能語畢仰頭猛灌一大口,嘴角沾著啤酒泡沫,散發出的情緒卻不如他所預期的消退。

「是你那個──讓你痛得要死、分手莫名的初戀男友?」陳起邊剝著花生漫不經心地問道。

「就是他。」林能搥著桌子氣憤難消。

「我不太懂……你們怎麼會突然同居?而且不是已經分手十年了嗎?」蘇行義夾起生魚片放進嘴裡咀嚼,他與陳起對於扮演此人的傾聽者角色已相當習慣。

「我也想知道怎麼會這樣,要問天了。」林能翻起白眼輕哼一聲,想起昨日的一切不禁露出咬牙切齒的面貌。

他美好的星期日就在昨日的早上十一點遭到破壞。

早在半年前,林能的房東,阿蓮姨便曾告知他會有一個遠親的小孩因為工作要租下另一間房,起初林能本來有些抗拒,但是他實在太喜歡這個三房兩廳的生活空間,離公司近、生活機能方便、離高捷不遠,他實在捨不得搬走,只好勉為其難答應,並鎮日祈禱這個新室友能合得來。

終於,阿蓮姨在前一個月告知新室友即將搬進來,為了迎接這個新室友特地找人來翻修裝潢,將長年破損的地方一併修補,因此他的房間也經過小幅度的整修,這件事算是插曲中的小禮物。

新室友是阿蓮姨親自帶來,為了能與對方好好打聲招呼,林能特意留在家裡迎接,隨著腳步聲的逼近,他的心跳竟然緊張得加速。

「就是這裡,阿姨已經幫你把房間裝修,如果還缺了什麼,一定要說。」阿蓮姨的聲音就在門外,伴隨著行李箱拖拽的聲響嘎然而止。

「阿姨,夠了啦!你幫我做這些已經很好了。」另一個男性聲音低語道謝,屋內的林能一聽不禁渾身一凜。

是他的錯覺吧?怎麼覺得這聲音有點熟悉──

「對了,你的室友也在家,等一下會跟你們介紹一下。」阿蓮姨摸出家門鑰匙一邊開鎖一邊說道。

「我突然搬進來應該沒有造成他的困擾吧?」

「放心,我很早以前就跟他提過,而且對方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我認為你們可以當好朋友,阿姨的眼光不會錯。」就在這時,漆著紅色的鐵門被打開,阿蓮姨第一眼就看見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待的林能。

「阿能,先前提過的新房客要搬進來,我跟你們介紹一下。」

「阿姨客氣了──」林能站起身,調整好心情掛著笑容轉身面對,就在他與對方面對面的瞬間,全身不由自主地僵硬了。

對方的反應亦同,甚至嘴巴微張眼底充滿不可置信。

「這位是我親戚兒子,俞念臣。」阿蓮姨指著身旁高大個青年說道,緊接著轉頭對著青年笑道:「這位就是你的室友,林能。」

被各自介紹的兩人,在這段空檔裡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能互瞪著對方連聲「你好。」都說不出口。

林能頭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從腳底竄到頭頂的冷意,這個人對他來說實在是熟到不能再熟了。

因為,俞念臣是他的前男友。

後續林能已經不太記得,在毫無心理準備就重逢的衝擊,一時感到頭暈目眩。

他恍惚地說了句與朋友還有約便匆匆離開,若是可行他真想就這麼不要回來,但是他在外頭逗留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八點終究得回去面對。

為此他在回來的路上想好各種開場白與如何應對的辦法,因為當初與俞念臣分手的過程非常糟糕,導致事過十年回憶起仍感到心痛,雖然已不如當初的痛苦,可是他對這傢伙仍舊沒有一絲好感。

就在他腦裡縈繞著千頭萬緒,終究還是回到租屋處,掏出鑰匙小心翼翼地旋開那道紅色鐵門做賊似地朝內探頭,發現客廳裡並無其他人,整個空間靜悄悄地彷彿中午所發生的事情是一場夢。

──那傢伙好像不在……

他跨進屋裡左顧右盼一會兒,確認沒人後這才鬆了口氣,拎著從沒吃完打包回家的鴨肉飯,隨意扔到客廳桌上,坐上那張柔軟舒服的雙人沙發。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我一定是在作夢吧?

他靠著沙發椅背心裡不斷碎念,然而當他轉過頭看著另一間房間,不再是過去的空房模樣,漆著茶色的門外已經擺上運動鞋,客廳的另一張單人沙發上還掛著一件不屬於自己的運動外套。

──又是那個打勾的品牌!

這傢伙數十年如一日的穿著就是各種運動服,與自己的服裝品味截然不同。

「我跟這傢伙真的成了室友啊──這到底是怎樣的孽緣與巧合才會發生這種事?」林能沉重地吐了口氣,完全無法想像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活。

──再找新的住處好了,可是這裡離上班的地方好近,住得又很舒服,我根本一點也不想搬啊!

「該怎麼辦才好?」最後他仍舊找不到可解的辦法,原本坐著的身軀無力地往一旁癱倒,最後逃避現實背對外頭。

就在這時,他聽見鐵門傳來被開鎖的聲音,他立刻起了警戒,索性維持原來的姿勢。

他看不見對方的動靜,但是可以清楚聽見跨入屋內的腳步聲以及呼吸聲,步伐聲響很快止住,好似望了他一會兒沒有動作。

林能很清楚是那傢伙回來了,所以他更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不斷累積的尷尬。

「你……回來了?」

林能聽見他略感驚訝的詢問,那語氣簡直像老朋友一般,但是他不想回應。

整個室內瀰漫著一股快令人窒息的尷尬。

「我已經先把自己的盥洗用具放進去共用的衛浴間,我看你有擺固定的方向,所以我的都放在另一側不會干擾到你,別的共用區我都有分清楚,我不會隨意亂動。」

男人沉默許久,看來是在等待他的回應,但是林能連見他都不願意,像個鴕鳥一樣維持相同的姿勢。

「……就這樣,另外我想你可以放心。」

──放心什麼?

林能滿頭問號,差點開口詢問,不過他依然努力忍下,刻意讓俞念臣一個人自言自語。

「我工作的時間幾乎跟你錯開,所以──我們相遇的時間並不多,我早上跟晚上都有兼差,我休息的時間剛好你上班,你休息的時間剛好我上班,今天是特例因為忙著搬家不得不打個招呼,我就不打擾你了,早點休息。」

林能依舊沒去理會,靠著聽覺判斷對方已經進自己的房間,確定客廳終於只剩下他一人便緩慢地坐起身面對前方,低頭一看打包的晚餐旁邊放了一杯綠茶,還是微冰無糖。

突然,他的心情被攪得複雜,這傢伙還記得他愛喝的飲料,就這麼默默地做這件事只是想討好而已嗎?

「你可別忘了啊──當初分手的過程,錯在你身上啊──」林能捧起杯身泛著水珠的手搖飲,晃了幾下後毫不猶豫地抓起吸管戳進封膜內喝下一大口。

「哼!不喝白不喝。」

「所以你被那杯無糖綠收買了?」陳起的啤酒已經見底,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再叫一杯。

「並沒有!是他擺在那裡,不喝放著讓它壞掉嗎?」林能朝著好友狠瞪一眼,並洩恨似地乾掉手裡的啤酒杯。

「你收斂點,小心喝多了明天上班會很痛苦。」蘇行義見他失去節制的猛灌酒不禁叮嚀幾句。

「你就讓他喝吧!又不是不知道這個初戀對他來說是個一直好不了的傷口。」

陳起反而不願阻止,甚至抬手換來服務生追加兩瓶啤酒。

「那個初戀到底怎麼回事──阿能老是不愛談起,到現在跟他還是仇人,我只記得你說你們是師生戀?誰師誰生啊?我從沒聽過你當過老師啊!」蘇行義聽勸後也就不再阻止林能,乾脆趁對方酒意興起意志放鬆的狀態下問起此人不太願意提起的過往。

「我師他生,我大一的時候缺生活費去當他的家庭教師,他家超有錢的,我還記得第一次去他家的震撼,難怪會養出這種又愛又恨的小霸王。」林能瞇起眼,醉意開始侵蝕他的思考能力,但是越是這種時候越容易被套話。

「他家住哪啊?」蘇行義一個輕聲探問,他望著眼前被昏黃光線照射而閃閃發光的啤酒,意識回到彷彿才十天前的回憶。

「美術館路那一帶啊!我第一次去真的很驚訝,浴室廁所比我的租屋處還大,一個才十六歲的傢伙,住在這麼好的地方真的是同人不同命──」

「那就真的很有錢,可是你這個設計系的是去當什麼家教?教畫圖嗎?」陳起頷首認同,長期待高雄的鄉民都曉得貴族的集散地在哪裡。

「我是他的數學、英文家教,後來想想……難怪先前他老是換家教,一開始的屁孩模樣真的讓人很想搥死他,尤其他爸媽老來得子對他超級寵愛,要不是後來我手把手的導正他的觀念,他哪能乖乖聽話專心學業?」林能越說眼裡越是充滿怨恨,但是醉意幾乎完全侵佔他的思考模式,最後他的語氣變得模糊,往桌上一趴醉倒了。

「啊……醉倒了。」蘇行義覺得可惜,他還想多聽一些,望著沉睡的青年一眼抬頭望著陳起說道:「所以之前我聽說這傢伙高中的成績超級好,是真的?」

「高雄第一學府畢業啊!當然好,而且聽說當時是榜首,就是因為頂著這個輝煌成績堅持要念高德科大的設計系,才跟家裡鬧得很不愉快。」陳起慢條斯理地喝下啤酒淡淡說道。

「還是你跟他認識得久才聽過這些事,平常死不提,非要灌醉才肯說。」蘇行義盯著林能正在思索該如何送這個醉漢回家。

「誰叫他那段初戀太過刻骨銘心呢?都過幾年還這麼在乎,他老是嚷嚷痛恨對方,就我看來他還愛著對方啦……」陳起晃著酒杯望著熟睡的人一眼,眼底盡是憐憫。

「真可憐──」蘇行義低聲地下了註解,陳起沒有應聲只是舉起酒杯輕扣他見底的玻璃杯作為無言的認同。

林能喝醉通常只會拼命睡覺,唯一的缺點就是在總會做一堆複雜的夢境,而這次他夢到了十三年前與那傢伙初次見面的回憶。

那是他升上大一不久,正為了生活費發愁,透過在家教仲介網打工的學長幫助,接下俞念臣的英文數學家教一職。

到任的前一天學長還熱心地告訴他注意事項與備課的資料,但是讓他印象深刻是對方的叮嚀。

「這個學生挺惡名昭彰的,兩個月內換了四個家教,仗著爸媽寵他是個小霸王,你自己要小心點。」

「這就是為什麼他的鐘點費特別高嗎……?」林能盯著書面資料頓時恍然大悟。

「是啊,你小心點、如果真的應付不來別跟忍著,要跟我說,我會處理。」

「好,我會注意的。」林能依舊緊盯著資料,此時的他還無法想像明天要面對的傢伙是何方神聖。

家教的鐘點時間是從晚上七點半至九點,他揹著一只黑色的背包、白色的圓領短袖上衣、膝蓋都被刷白的破舊牛仔褲,他還站在聳立在那棟十二層的豪宅公寓面前許久,對方就住在十樓,聽說一戶一層,每坪數的價值相當驚人,不過這些他無心理會,他只希望那個傳說中的小霸王能善待他。

經過大樓保全登記後,他順利來到十樓,電梯門剛開他便看見那扇富貴華麗的雕花金屬大門,他來到門前按下右側的對講機。

「哪位?」隔著對講機傳來的聲音略微低沉,與他預期中的有相當落差。

「你好,請問俞念臣在嗎?我是家教網派來的家教老師,林能。」

「喔?進來吧。」

這時門開了,林能踏進裡頭先是被光潔的大理石地面差點閃瞎眼,玄關相當大,靠牆的木造櫃子上擺著看來不便宜的藝術品,每一樣一眼能見價值的事物都讓他感到壓力倍增。

進入玄關之後會先看到一個寬闊的客廳,左邊有個走廊最底端的那扇門就是俞念臣的房間,他在這個地方度過了兩年的時光,為此每回夢裡回憶起這熟悉的場景,他的內心總有一股說不出的騷動感蔓延。

可是,怎麼從走廊的身處一直傳來奇怪的聲響,規律且讓人煩躁,吵得他頭痛不已。

「俞念臣,你在房間裡吧?出來!」林能站在走廊的另一端大喊道。

這時,門被緩緩開啟,他看見才十六歲的俞念臣,身上還穿著學校的運動服,手中卻捧著鬧鐘朝他逼近。

──等等,鬧鐘?

林能猛地睜眼,同時宿醉後特有的頭疼從後腦杓蔓延開來,半開的窗戶灑進刺眼的日光加遽痛苦。

「唔──」他難受地翻身想躲進被窩裡,但是右側不斷傳來惱人的鬧鈴聲令他不得不從深沉的睡眠中甦醒,瞥見電子鬧鐘上的數字他不得不醒了。

「八點二十!」這時間代表他就快遲到,但是宿醉的頭疼讓他的動作變得遲緩,然而現在他也顧不得這些,必須趕在八點半以前出門。

「啊啊──該死的俞念臣,都是你害的!」

林能急忙下床換下睡衣,昨夜與兩個好友喝得過頭,企圖讓醉意解煩惱,沒料到對方的身影入了自己的夢境。

「真是陰魂不散──」他邊猛力刷牙,腦海中卻不斷浮出不久前的夢境。

十六歲的俞念臣曾讓他心動不已,十九歲的俞念臣卻傷透了他的心,他可是過了許多年才走出失戀的痛,而如今當初的苦悶全都回來了。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火車上狂「XXX」!小情侶「交叉摟抱」 直接脫...她傻眼:還有小孩耶

鏡文學熱門新聞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獻給愛情的犯罪

誕降師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叛之三部曲首部曲:忤

獅頭花

人間蒸發事務所

3.5:強迫升級

泡沫之梯

28年

光明行

梵天變

養狗指南

秋山又幾重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