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車

 

▲夜班車。(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高普

一、眾生皆苦1

黃胖彷彿在進行甚麼儀式,將背包平放在地上,裡頭的物件全是過程中必要的法器,被他擺在背包兩邊。

背包裡有一只手機,一封遺書,以及一捆蒼白冷漠的童軍繩。童軍繩是在上山之前買的,文具店老闆偷改標價,多收了他五十塊錢。

等他看到那張皺巴巴的紅白色標籤紙,撕下來後還有一張標籤紙,已經是他找好自殺地點的時候。

文具店裡敞亮光明,給他一絲最後餘溫,如果身邊人都是這樣,他不會走上今天這條路。老闆樂呵呵的鼓勵他,指點他進山的路,如此開朗體貼的人,居然坑了他五十塊錢。

算啦,這就是他的人生,接連不斷被人欺負。

他將那張刻意挑選過的淺紫色信封擺正,點開手機的APP,想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報復一下這個世界。

山林裡樹蔭蔽天,到處都是造型詭異的高大樹木,睨視他的一舉一動。他取了一個仰之彌高的角度,幫繩子拍照,正當他想把照片發送至群組,卻看到手機的訊號格是空的,顯然山裡收不到訊號。

手機收不到訊號,他還怎麼傳訊給那些人哪。

為甚麼他的人生總是充滿挫折感,就連在他生命盡頭,也要被命運玩弄。

他早就意識到了,自己的人生是由一連串悲劇堆砌而成,才不過十六七歲年紀,身體就已經一堆毛病──怎都降不下來的膽固醇,B型肝炎帶原,超過一千多度的病理性近視。

這些是一名高中生該有的毛病嗎?

生理上的煎熬也就罷了,就在其他方面,倒楣之事也和他如影隨形。

尤其是學校那幾名可惡的敗類。

想到那幾個霸凌他的傢伙,他氣得渾身發抖,隨即又感受到一股沉重之極的無力感──沒人能幫助他的,他那個有外遇的老爸,整天在外地見不到人,母親則把氣都出到他頭上,對他所受的一切,只會用冷嘲熱諷的方式消遣他。

他沒有知己,沒有朋友,LINE上的熟人只想要他購買遊戲點數。

自己的人生為甚麼會這樣,累世業力,一定有冤親債主不想讓他好好過吧。

罷了罷了。

他再也忍受不了,只能讓自己在人間徹底消失,才是解決的方法。

一想到這,他悲憤的把童軍繩扯開,心想收不到訊號就收不到吧,本想發消息給那些一直欺負他的同學,讓他們知道自己為甚麼走上今天這步,看來是無法如願了。

他正想該怎麼把繩子往樹上扔,忽然間地面一陣搖晃,原以為是自己眩暈症發作,但頭頂的樹枝不斷啪啦作響,彼此互相撞擊。

幾秒後,地面搖晃更加厲害,周遭的樹木甚至被抖落一堆灰塵,彷彿氣爆那樣,嚇得他抓住一棵樹蹲在地上。

好強烈的地震!

地震持續十幾來秒,才逐漸恢復平靜,地上除了殘枝多一點,又落下一疊落葉之外,看不出來有甚麼不對……不,還是有點不對勁。

隨著地表恢復平靜,腳底下的霧氣變得好濃,好像在化學課裡,把鋅片加入氫氧化鈉產生的白煙。

濃霧是從山頂冒出來的,像地毯一樣朝山坡下捲,彷彿地震一使勁,就抖落這片地毯。那種舒緩的捲動方式,給他一種突兀的想像,這片霧好像是活的?

他有點發毛看著濃霧,漸漸淹沒他的小腿,像某人在茶綠色森林倒入了奶昔,一株株表皮皸裂的樹幹,在濃霧裡若隱若現。

樹幹之外看不到甚麼,除了濃霧還是濃霧。

忽然,一道暗紅色身影在遠方閃了一下,依稀是在跑動,一下就融進白色奶昔之中。

黃胖緊張的站起來,拿不定主意該不該躲到大樹背後,他真不想在這時候與人碰頭。

旋即他覺得自己可笑極了,都已經這樣了,還害怕甚麼碰頭。

紅色身影遠方又閃一下,距離他更遙遠,似乎是想下山。

啊,是那幾名大學生!

他想起來了,稍早他進山時,在入山口遇見三名大學生,兩男一女,應該是學生沒錯,其中那兩個男的,都穿著紅色底白色長袖的運動制服,背上寫著甚麼「University」之類。

當時一看見那三個人,他就覺得很怪,這座山不是甚麼知名景點,相反的,還謠傳著好些讓人毛骨悚然的鄉野傳說,從來就很少外地人來。

三人也不像來登山,他們幾乎沒有裝備,穿得也是很普通的球鞋,和那些老登山客很不一樣。

對方一看到自己,眼神都變得很怪,好像很不想被他打擾。兩個男生的眼神尤其不友善,彷彿自己是一頭跑錯場的色狼,隨時會把他們身邊的小紅帽擄走。

那個小紅帽確實很美,皮膚尤其白得驚人,這輩子還沒在電視機以外看過那麼白的女人。

他上山另有目的,只能低頭匆匆走過,沒敢多看三人一眼,走過去時兩個男生還在竊竊私語,刻意先等他進山。

紅色影子一定是兩個男生之一,霧這麼大,他幹嘛用跑的?他的兩個同伴呢?

黃胖越想越覺得不對,想跟過去看看,但那條童軍繩還在自己的手上搖搖晃晃,彷彿在提醒他──你管得未免太寬了。

黃胖看了附近一眼,大霧好像並沒有消散的跡象,一咬牙一橫心,把童軍繩朝最近一條樹枝上扔過去,繩頭順利落下來,在他面前形成一個「11」的形狀。

沒想到扔繩子這件事那麼順利,難道是天意。

他把繩子在額頭的高度打了個結,用力拽緊,心中忽然生出一個想法,這條童軍繩該不會斷掉吧?

在這一瞬間,連他也不曉得自己是否希望繩子斷掉。

最艱難的時刻來了,他把背包墊在腳底,蹎腳踩了上去,咬牙將渾圓的短下巴套進繩圈,脖子盡量拉長。

繩子表面好刺喔。

這條童軍繩材質不怎麼友善,溫度也冷冰冰的,正猶豫是否該在繩圈上墊點甚麼,山裡突然發出慘叫聲。

慘叫聲是一名女性,音質清亮高亢,感覺離他好像有一陡坡、再加上幾十棵樹的距離,衝出濃霧嚴密的裹夾。

他的腳在背包上踩空,脖子差點沒被童軍繩給勒住,連忙順勢往地上一跪,姿勢醜斃了。

那是誰的叫聲?

驚恐的悲鳴仍持續著,像個女高音,中間換了幾口氣,似乎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黃胖從地上爬起來,離童軍繩遠了一點,他不否認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和童軍繩比起來,尖叫聲美妙多了。

他把地上的東西一股腦收進背包,朝濃霧摸索,聲音這時已斷斷續續,漸漸轉變成哭聲,他有一種預感,這一切不會都是巧合。

之前他心不神屬,想的都是自己的事,等走在山林裡面,才不禁有股神秘感受──草海般密緻的樹蔭,苔蘚厚如奶昔,視野所及的範圍內一片濃綠。

尤其特別的是,這些高大樹枝上,懸垂下來一條條溽濕的藤蔓,在濃霧中若隱若現。

好討厭啊這些藤蔓,讓他想起自己的童軍繩,那種不祥的況味真的很像。

滿地泥濘令他移動困難,但還是越來越接近聲音了。他忽然想到這座山的一些傳說,前幾年有人在山裡失蹤,搜救隊怎麼都沒法找到人,失蹤者好像也是大學生,來山上不知何故,從此被這座山給「吃了」。

老一輩都說,這座山其實很邪,裡頭有一些人不該驚擾的東西。

有些人因為這樣,刻意跑到山裡自殺,希望永遠留在山中不被發現。

這也是他之所以選擇這的原因之一。

等等,那道哭泣真的是人的聲音嗎,還是有甚麼東西,在引誘人類。

黃胖越來越無法克制自己的想像力,有點進退維谷。他把綠色尼龍面料的背包抱在懷裡,當成防彈盾牌那樣推進。

他都想自殺了,但遇到詭異的事,還是會忍不住害怕。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鏡文學熱門新聞

學姊好色

誕降師

《鬼島故事集》湖濱大飯店

噬魂喜帖【靈藝魅談之一】

台灣奇俗─送肉粽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獻給愛情的犯罪

可不可以再愛一場

3.5:強迫升級

學長,嫁給我吧!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當怪盜來敲門

秋山又幾重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