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 3

 

▲屠夫 3。(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孫若萍

1-1

「請進。」站在入口處,穿著白色上衣,深藍色牛仔短褲的女服務生把手從腰間圍裙上的口袋裡掏出來,走到POS機前詢問。「兩位嗎?有訂位嗎?」

「是。有訂位。」回覆的聲音是站在較後方的瞇瞇眼女孩。她的近視八成很深,戴著的黑框眼鏡看起來又厚又重,大概是從學生時期就養成瞇眼的壞習慣,凡是遇到需要仔細閱讀的文件,或是面對不熟悉的環境,她就會瞇起雙眼,怕自己沒有注意到周遭的一切,顯得狀況外。

「姓什麼?」服務生看著POS機的螢幕問道。

「姓黃,黃小月。」

「吪,您說您姓什麼?」服務生盯著螢幕尷尬地問:「手機末四碼是?」

「姓黃呀,」黃小月邊想著自己的手機號碼邊用手指計算了一下。「吪…5433。」

習慣走在黃小月前面的林靈,沒有理會服務生和黃小月的行政作業,自個往店內走了幾步,靜靜地看著這間工業風設計的美式餐廳酒吧。佯裝她是第一次前來。「哇,超酷的。」她隨口說說,複製了不久前的某一天晚上她第一次蒞臨時的反應。「之前有聽過這家店,一直都還沒有找機會來呢。」

今晚她穿著一襲黑色、寬大的休閒長版洋裝,搭配白布鞋,將染成亞麻綠的頭髮盤得高高的,顯得她銀色環型的大耳環格外地搶眼。

身後,焦慮的黃小月不知道有沒有將林靈的謊言聽進去,她整個人貼上服務生站著的方形櫃台前,把頭伸到螢幕旁,她推了推眼鏡,用瞇成一條線的眼看著。「這裡,啊,是黃,不是王。手機是5433的這個。預約九點。」

「好。這邊請。」服務生抓了兩本餐單,往餐廳內走去。

又落在最後方的黃小月,邊走邊瞪著處事被動的服務生的小腿肚,在心中叨唸著:「黃、王分不清,報給妳的手機尾碼也不認真核對。哇操!」

生長在充滿悲觀詞彙、行為處處干涉的家庭,她的憤怒多半來自自身的不安。害怕他人的眼光,害怕沒把事情做好,害怕被人給予負面評價。融合了所有的怕,得到了一個乖僻的性格。維持著憤世的情緒,是她面對苦澀的人生最直接了當的方式。只是很少人知道她乜斜的眼,三千煩惱絲下的腦,到底在看什麼,在想些什麼?黃小月極少吐露真實感受,把自己的心思隱藏得很好。連她唯一的朋友林靈也從來沒有感受過她對整個世界不滿的評價。認為黃小月只是話少了點,沒什麼主見,不愛強出頭,喜歡待在不起眼的角落。像今晚這樣會親自安排餐廳,主動邀約她的行為,過去幾乎是沒有的。

「嗯?」

彷彿林靈的背部能感應到黃小月的牢騷,她踩著飄浮感的步伐,突然回眸一笑,剪開了黃小月緊盯服務生的批判眼神。讓黃小月立刻感受到,林靈的世界與她真的是天壤之別。

黃小月在她的世界裡,總是高抬眉骨,消化著一堆蠢人蠢事的怨念。而林靈呢,她那抹笑容,是為了炫耀他人戀慕的眼神,代謝掉屬於她的驕傲。

短短不到十公尺的走道,林靈一出場,即為星光大道。兩側座位上的客人,特別是男士們,都忍不住多看林靈兩眼。她就是有這種魅力。黃小月身為她的前同事,扯八卦的好朋友,早就習以為常了。有時候她還能因為林靈的關係,獲得一些特別的待遇。像是在她任職的醫院裡,就曾經有一堆男醫師為了向她打聽林靈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不斷地賄賂她。一開始黃小月真的很得意,後來她漸漸地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厭惡著這種事。

「林靈真的那麼好嗎?幸好江啟堯不是林靈喜歡的類型。那麼林靈會是江啟堯傾心的對象嗎?」黃小月想著。

「這邊。」服務生指引兩人坐到七號桌,並將兩份菜單放置到桌面上。

「謝謝。」林靈說,坐到靠內側的位置上,開始東張西望。看到她兩點鐘方向有一個轉播球賽的大電視牆。十二點鐘方向和上次一樣,還是那個叫保羅的帥氣調酒師坐鎮。八點鐘方向用餐客人的桌上有一盤炭烤肋眼牛排、一大團馬鈴薯泥、一大杯啤酒。暗忖著:「人不可貌相呀。小月一點都不像是會踏入這種酒吧的女人。她以前不是比較愛吃素嗎?」

「妳喝酒嗎?」翻著菜單的黃小月問。她當然知道林靈會喝酒,這麼問,是因為她和林靈碰面時,已經能從她整個人的身上聞到濃濃的酒氣。想要確認她今晚還喝嗎?

「當然喝呀,」林靈再也忽視不了這種衝突感,好像現在坐在她對面的不是黃小月,而是入侵她身軀的鬼魂,做著黃小月平常不會做的事,說著黃小月平常不會說的話。她挑眉說道:「妳知道我最愛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不是嗎。是說,妳喝嗎?」

「嗯。」黃小月沒有抬頭看向林靈,死盯著菜單,像是大學聯考要填志願卡,非常認真地評估著。那雙讓人看不出來是張、是閉的小眼,在黑框眼鏡內呈現出兩條眼角斜上的細線。這是今晚,林靈觀察到唯一符合黃小月本人的特徵。

「妳最近不會是受到了什麼打擊吧?」林靈問道。

她和黃小月之前任職於同一間恩濟醫院,在同一個身心醫學科醫師的門診擔任護理師。院內的人在茶餘飯後總是喜歡議論著她們倆。好奇著,怎麼會有這麼不相配的友誼?她們倆為什麼會湊在一起?

大家都說林靈的個性活潑、自信、有企圖心;黃小月文靜、被動、求安逸。林靈的價值觀開放、樂觀又拜金;黃小月膽小、呆板又摳門。林靈美得像隻色彩絢爛的孔雀,美不勝收;黃小月則像隻火雞,拔去灰土土的毛,剁掉又呆又醜的頭頸,挖出內臟,塞入香料,進入烤箱烤到金黃酥脆的樣子才終於能引起別人的注目。

總之裡裡外外,這兩個人怎麼看都不搭嘎,為什麼會常攪和在一起呢?

這個問題,在院內整整持續了四年之久。要是最近沒有誰又搞上誰的八卦時,就會被拿來重新談論起。好像不得到一個解釋,世界運轉會受到阻礙似的。直到去年農曆年後,林靈因為受到她高中學長王瑞祥的高薪利誘,轉任到一間較偏僻的精神病院工作。黃小月默默忍受著大家無意間的貶低才就此消停。這不能說是黃小月的忍功超群,其實是她在林靈離開恩濟醫院後才意識到自己老是站在林靈的陰影下過活。這份委屈,她不曾和任何人說起。因為她知道,有沒有林靈的存在,她都是一個不起眼的女孩,無庸置疑。但是大家不知道,沒有林靈的話,黃小月的一般般,也不至於會被人再三強調,一提再提。凡是有年紀相仿的兄弟姊妹們,恐怕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能懂得這種感受吧。比較呀,它真的無所不在。所以大家最好都安安靜靜地接受這個世界的不公平,不要做無謂的控訴。別人,永遠是勝利者,是造物者的得意之作。

「沒關係,都過去了,都會過去的。」來到『血色肉思』前,黃小月曾經這樣對自己打氣。畢竟林靈離開恩濟醫院都一年多了。天災人禍、影視八卦、院內的小道消息等,早就沖淡大家對她和林靈這對好姊妹的注意。現在大家看到黃小月,總算是看到她這一個人,而非林靈身邊的那個黃小月。

但是,那份由自卑產生的報復心,保鮮期是永恆的,不可燃、不可分解。日日夜夜作動著,在她和林靈看電影的時候、吃飯的時候、說到其他醫生偷腥事件的時候…

最近,黃小月快要按捺不住了,她想要落實屬於她的報復手段,時而陰陰鬱鬱,時而暗自竊喜。

「小月?」林靈不確定黃小月有沒有聽見她剛剛的問題。暗中打量著:「這女人在搞什麼?她一定有什麼事,神神秘秘的。怎麼搞得,整個人都變了個樣?」

自從兩人不在同一個地點上班,彼此的互動銳減,交流的方式主要是依賴通訊軟體,或是在重大節日,林靈沒有想要約會的異性對象時,才會約黃小月一起行動。可是像今天這樣,由黃小月主動邀約的情況未有前例。又是約在一家可以吃肉喝酒,越晚越不單純的美式餐廳?

「我?」黃小月終於把頭抬起,推了一下眼鏡。「沒有呀。一切順利,平安喜樂。」

呵,林靈乾笑。就是這個。誰會在周五晚上九點進到名為『Bloody Rose血色肉思』的美式餐廳,開口就用「平安喜樂」表示近日的生活?

她看著又把頭埋回菜單上的黃小月,瞧她喜孜孜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對菜單的內容感興趣,而像是第一次偷抽菸的叛逆、第一次體驗性行為那般突破禁忌,或者像是第一次在海外自助旅遊充滿挑戰以及不確定性那樣。

「我可能會點一個雞肉三明治。還有玫瑰檸檬汁。」黃小月審慎地想了這麼久之後,做了這樣的暫定。離100%決定還有至少40%未定數的考慮。她天性猶豫不決,不敢嘗試,害怕失敗。她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曾經想過,也許有一天上天會施展魔法,讓她擁有像林靈那般的美麗,特別是她那雙洞澈的大眼。那麼她對於生活中零星、偶發的不如意是否就不會那麼在意?讓她在做決定的時候,就不會顧慮太多?反正漂亮的人,無論做什麼,都會有人誇讚:「好可愛喔。」不像她得到的回應大部分會是:「是喔。」

「妳…」林靈本來想要批評黃小月的選擇太過保守,又把差點說出口的話哽住。面對一個缺乏個人特色,外貌、智商又相對平凡的女人,如果妳想和這樣的她繼續維持朋友關係,那麼妳一定不能太誠實。「嗯,」林靈翻開她的菜單。「妳不吃牛對吧?」她問。

「對。」黃小月對食肉本來就沒那麼強大的慾望,要是一整桌都是肉,她反倒會膩。特別是她媽媽從小就囑咐她不許吃牛肉,說什麼吃了運氣會不好,聽話的她就真的完全不吃,到現在也沒有想要偷偷品嚐。這點,是她少數堅守的習慣,不像某些東西可以試著改變。

「羊呢?」

「妳不用顧慮我啦。」

「一起吃呀。我還想點些薯條,我超愛吃薯條。啊,」林靈想到她上次吃過這家的薯條了,決定換一個附餐點心。「炸魚薯條也很吸引我怎麼辦!」林靈邊舉手招喚服務生邊看著菜單說。「再請服務生推薦一款啤酒,點大杯的可以一起喝喝看。」

黃小月沒有應答,代表她也想試試看喝點啤酒的感覺。今天的她,特別想要進入一種意識上的迷茫,可是當她打開菜單,看到滿滿一排的啤酒名稱,一時之間傻住了,無法從中選擇,又不想表現得什麼都不懂。

「您好。」服務生應林靈的招喚走來,是一名個頭高大的男子。站在她們的座位旁邊,完全不懂得掩飾他心情的波動,看著林靈的眼角都漾起了激賞的淚光。「點餐嗎?」他問。

「是。」林靈一根擦著黑色指甲油的食指指著菜單向服務生點餐。

看在眼裡,黃小月捫心自問,有這樣的朋友,她是驕傲中帶著妒意,妒意中又帶了點驕傲。老天就是給了林靈一個白皙的長頸,讓她戴上大耳環比誰都好看。給了她明顯的鎖骨,讓她瘦得比誰都性感。給了她標緻的鵝蛋臉,讓她從哪個角度看都美得令人如痴如醉。特別是她那雙眼!「她不該這麼完美。」浸濡在這樣的氣氛中,黃小月佯裝自己已經喝了很多酒,放肆地忌妒著她的好朋友。「站在她旁邊,我像個山頂洞人,一臉未開化呀。」她想著。

「小月?妳說妳是要雞肉三明治嗎?」林靈再次確認。

「對,還有一杯玫瑰檸檬。」黃小月來不及再猶豫了,而且她的猶豫通常沒有什麼意義。像是多給她十分鐘思考,只是多十分鐘皺眉掙扎,最後她還是會做出一樣的決定。一個不肯定自己心意的決定。

「好的。」服務生在點餐簿上記錄完畢,微笑離開。那背影,讓黃小月覺得他應該是要快步走回內場,和同伴們分享他近距離與林靈這等美女交談的雀躍。

「說吧。」林靈靈活的眼珠轉了轉,猶如一把手電筒,透過水汪汪的大眼直射黃小月扁平的臉。

「什麼?」

「妳呀,最近怪怪的唷。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說來聽聽呀。」

沒錯,就和林靈觀察的那樣啊。黃小月這樣想著,口裡卻說:「沒有呀,真的沒有。」

「沒有嗎?」

「嗯。」黃小月不知道林靈觀察出了什麼,趕緊迴避了她的眼神。心想:「對,這件事,實在不應該那麼早就和別人分享。再說這件事關乎我的報復呀。看似能成又不能成的一場戰役。或許等我攻下堡壘,撞開城門,有九成把握的時候再捧著靦腆的臉和林靈分享也不遲。呵。」

「嗯-」林靈動了動她小巧的鼻子說。「我彷彿嗅到了什麼八卦的味道。」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重機騎士摔車躺地友人幫阻車 難逃死神120秒後遭輾爆頭亡

鏡文學熱門新聞

暗網:光明中的黑暗

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

人間蒸發事務所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誕降師

泡沫之梯

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3.5:強迫升級

秋山又幾重

獻給愛情的犯罪

人皮客棧

掌上珊瑚

28年

倫.不倫,愛之外的其他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