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槍手

▲▼性感槍手。(圖/鏡文學提供)

▲性感槍手。(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陶曉嫚

穿越來的女人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奉長輩命令來協助姐姐喬遷的林道儒,手足無措地站在紙箱八卦陣之外,宋良韻塞給他一杯多多綠茶半糖少冰,讓這位插不上手的靦腆男孩,至少能插上一句話:「謝謝。」

宋良韻抬了抬眉毛,她工作場域遇到的男性幾乎不道謝,也不會臉紅,經紀人、看櫃檯的行政以及負責跑腿的老弟小弟,對小姐的溝通都是用虧的:「這件衣服好可愛啊,可愛到客人不會介意你嘴巴這麼機掰,就直接點你了。」

前來模擬選妃、淋浴完後赤裸裸趴在按摩床上,等待小姐來翻面的客人們則是千奇百怪,有的沉默異常,有的之乎者也掉書袋,有的會滑手機看猥褻的幼女ACG圖片助興,也有不少喜歡叨叨絮絮,或問各種經典的蠢問題:「你為什麼要做八大?」「你媽知道你在當小姐嗎?」「你幫我做都不會爽嗎?!」

客人們拋出廉價的關心,無非不是要凹個免費的乳交口爆顏射內射,一名五十歲的阿伯堪稱奇葩,「妳不覺得,我的老二很漂亮嗎?」昏暗的燈光下,他捏著自己老二,洋洋得意地獻寶:「粉紅色的、又乾淨、形狀又好看、大小又適中,多少小姐想騎上來我都不讓她們騎,萬一弄髒了怎麼辦?」

「……」阿伯看自己的屌越看越美,宋良韻覺得自己已讀不回很給面子了。

「妳看到我的老二,都不會想騎上來嗎?」

這是宋良韻聽過最刷下限的騙炮臺詞,但她仍甜笑著回應:「真的耶,你這麼一說,它真的是很漂亮,要不要我拔下來送博物館參展?」

其實鬼扯嘴砲些什麼不重要,不說謝謝也不重要,出來玩就別忘了帶錢,千百句謝謝,不如從口袋裡掏出小費上道。

「你看我一身邋遢又沒化妝,但是去飲料店的路上,居然還可以遇到痴漢。」

「欸?!」林道儒這才正面轉向披掛著粉紅色薄開襟外套的宋良韻,即使已被允許打量個夠本,他的眼光還是立刻從低胸細肩帶的乳溝間彈回宋良韻臉上,沒來得及欣賞她的韓版寬褲、腰臀比○‧七的致命曲線,呵呵,是一本正經的男孩啊。

「上帝給男人兩個頭,血液只夠一個地方用。」忙著挪移家當的林瑋書,多年財金記者的訓練讓她成為優秀的逗點,比口齒笨拙的弟弟還有餘裕men’s talk:「那痴漢沒對你怎麼樣吧?」

「是沒怎樣,就是嘴砲多少錢給不給上,我叫他滾一邊去,別來煩我。」見林道儒瞪大了眼,宋良韻回以一笑:「我的才華就是吸引痴漢,但叫我真的給上?呷咖麥耶。」

這份輕描淡寫讓林道儒更不可思議,林瑋書指著紙箱山的頂端,一個被麥克筆龍飛鳳舞寫上「清潔工具」四個大字的箱子:「弟,幫我打開那一箱,我需要抹布。」

宋良韻正要伸手去拿,「我來就好。」林道儒急忙將飲料放到一旁,終於有個明確指令讓他捲起袖子,「怕你弄髒。」

「沒關係,這件舊外套不怕髒。」

宋良韻的粉紅外套袖口起了些毛球,這件二手衣是從另一名小姐手上接收過來的,外出能預防曬出肩帶痕、冷氣房內又好保暖,扔了可惜,宋良韻便不客氣地從休息室的垃圾桶中將它撿回家,洗一洗又是一件好衣服,大經紀人最看不順眼她這從少女時代養成的窮酸氣,總是咕噥:「一個月賺多少錢的女人,還穿得跟乞丐婆一樣?」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幫你姐搬家?」

「剛好休假。」

「然後老爸老媽堅持要他來。」林瑋書顯然不太高興弟弟來充當爸媽的眼線,檢視她未來一年會待在什麼樣的環境,一邊當自由接案寫手一邊養病:「我可是全能極限搬家王耶!能自己搞定的好嗎?你好不容易休假,不是應該去約會?」

「呿,跟誰約啊。」

瞧林道儒被虧得訕訕地,宋良韻笑著答腔:「你做服務業?」

「呃……算是吧。」

「算是?」

「第一階段快結訓了,再一陣子要去實習。」

「連鎖店嗎?是餐飲?服飾?」宋良韻心想,做服務業臉皮卻這麼薄,以後可有他好受了。

「都不是。」林道儒搔了搔臉頰:「……是警察。」

「什麼?!──」

宋良韻驚叫,只差沒加上京劇甩頭騰騰騰倒退三步,真是可悲的本能反應,畢竟做八大行業便注定得跑給條子追。昏暗的美容室遮掩小姐厚重的妝容、鬆弛的小腹或下垂的臀部,客人們則在幽暗中釋放自我,每回燈光大亮,就是警察登門臨檢了,大家像被遙控器按下快進一般,滑稽地八倍速套上衣服,搜查哪裡掉了胸罩內褲保險套,確保包廂內的尺度是普遍級,好避免大夥兒全被招待到警察局半日遊,「公司」方面有一份耳提面命的教戰守則,「我們都是做純的,今天來按摩的是熟客,我就多給他一些殺必死……」而眼前不過是隻將跳出條子育成所又容易臉紅的菜鴿,都足以把她嚇得寒毛倒豎。

比起宋良韻,更侷促不安的反而是林道儒:「啊啊,看來這個職業的社會觀感真的滿差的。」

「不不不,不是那回事!」宋良韻連連搖手,慶幸林道儒道行淺,沒看出蹊蹺:「瑋書說你是念師範大學的,我還以為──」

「到處都是流浪教師,有開缺的學校都是代課,當萬年代課不是辦法啊。」

「小韻你吵死啦──」

隔壁房間的門忽然打開,飄出冰庫一般的冷氣,夾帶陳年煙草味混合香水味,凍得林道儒打哆嗦,一名蒼白的紙片女子裹在絨毛睡衣中,一雙鳥仔腳踏著繡花的羊毛止滑室內拖,她瞇著一雙大眼,盯著手上的iPad Pro,在叮叮噹噹的遊戲配樂中,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高速滑個不停。

「哇靠都幾點了?Tiffany你睡到現在──」宋良韻顧忌一旁的林道儒,才把「是來得及做頭髮化妝打扮去上班嗎」吞回去。

「今天新室友喬遷捏!我要跟公司請假,等一會叫個外賣吃吃。」Tiffany頭也沒抬,又將門關上了。

宋良韻吁一口氣,Tiffany那一掛酒店妹最近瘋一款手機遊戲瘋到不要不要的,正式名稱不知道是叫什麼傳說,還是什麼對決的,打一個回合要十幾分鐘,玩到妹子們被點了檯,仍拖拖拉拉不肯出休息室,被偷時間的客人自然是抱怨連連,酒店方面隨即下了禁玩令,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十六歲就下海的Tiffany,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遲到一分鐘扣五十元,換算一小時就扣錢三千元,遲到兩個小時,酒店就會要求小姐自買全場,一天不進公司的大框要萬把塊,這時Tiffany手機裡存的一長串恩客名單就派上用場了──

「大哥~Tiffany今天頭好痛、身體好不蘇胡,沒辦法去上班,但是經紀人好凶喔T_T奪命連環摳人家去公司」

「踢昏你妹妹還好吧」

「沒精神的Tiffany不能見人啦,大哥救救人家O_Q包人家今天嘛,人家下次放假時補償你~」

「好喔,但是今天哥哥沒空捏」

「今天人家醜醜不好看,感冒好了就補償大哥,放假一起出去玩~來,打勾勾嘛」

「打勾勾,約好下次囉,妳就在家好好休息」

「謝謝~~~下次來店裡玩,Tiffany請大哥桌面和果盤喔<3」

Tiffany倚著枕頭冷笑,幾通撒嬌簡訊,就有冤大頭甘心一面不見,捧著白花花的銀子替她填坑,如此還不蹺班玩個夠本,對得起誰?

三人一邊閒聊一邊收拾約半個小時,客廳的門鈴大響,四個大披薩、炸雞桶薯餅拼盤、大罐可樂之外,魚貫進入家門擺滿桌子的食物,不只有知名水產店的生魚片握壽司拼盤、五碗鰻魚飯、日式小菜加上七八樣燒烤,還有老牌控肉飯的滷排骨便當、涼拌干絲加上酸辣湯餃,而林家姊弟沒見識過滷味攤也接外送訂單的,滷蛋滷海帶滷大腸滷肝連滷各式蔬菜,那位外送員還捎上六、七杯手搖飲料,熟門熟路地向Tiffany請款。

「這根本是十五人份吧!」林瑋書瞠目,她手上還有一杯宋良韻請她喝的珍珠奶茶:「我們只有五個人要吃耶。」

「不知道你們愛吃什麼,台式日式西式各來一點。」Tiffany繼續滑平板,旁邊坐著她呵欠連連的男友,也是一手滑著手機,一手意興闌珊地用塑膠湯匙搗著鰻魚飯,Tiffany面前排著另外四隻手機,嗡嗡嗡震動叮咚叮咚響個不停:「放心,今天我請客,都算我的。」

「這、這太不好意思了啦!」

「謝謝,讓你破費了。」

可能是林家姐弟道謝得太頻繁,讓Tiffany暫時從恩客金主的海量訊息分神:「哪這麼多可以謝的?不謝。」

「弟,芹菜可以給你吃吧?」林瑋書將涼拌干絲中的芹菜夾到小盤中。

「你不吃芹菜啊?」

「不吃,那個味道我實在沒辦法。」林瑋書笑道:「如果死後下地獄,要把生前不吃或浪費掉的食物吃光才能投胎,那我的噴桶裡面大概全部都是芹菜吧。」

「我的那桶裡面一定亂七八糟什麼都有,完全就是噴!根本不是人吃得下去的東西。」宋良韻嚼著披薩,偷瞄林道儒默默吃掉芹菜,一邊將紅蘿蔔絲夾給他姐姐。

「噁,都涼了。」Tiffany啃了十分之一的薯餅,隨即滿臉嫌棄地將它丟到桌上:「不好吃的就別吃了,反正晚一點天山童姥會幫我們清廚餘。」

「天山童姥?」林道儒愣了一下,沒料到賃居這間屋齡上看三十年的分租公寓的住戶們,竟然講究到請了打掃阿桑。

大門口傳來響亮的鑰匙轉動聲,Tiffany翻了個白眼:「說人人到。」

玄關玻璃門口出現一名提著大包小袋的胖女人,桃紅色底加上鮮豔花紋的嬤嬤洋裝頂端,冒出一張汗涔涔的麻子圓臉,雙下巴差不多快抵住脖子上的民族風亮片項鍊,搭配染成栗子紅的鮑伯頭,扣除她違和感十足的服裝搭配,最為爆擊林家姐弟感官的,是她用上青少女口吻加娃娃音打招呼:「大家安安,喔哦~在吃飯啊。」

這間公寓的格局是三房兩廳兩衛浴,附帶前後兩個陽臺,前陽臺擺放了洗衣機和鞋櫃,狹長的後陽臺則與林瑋書的雅房相通。Tiffany和她男朋友的主臥室有獨立衛浴,林瑋書、宋良韻的雅房共用一間浴廁,剩下是廚房、餐廳與客廳的公共空間。林道儒納悶,天山童姥是睡在哪裡?

這個謎底很快揭曉,天山童姥一進門,先將大包小袋扔在客廳沙發上,隨即撩起連身洋裝,反手到背後去解開胸罩的扣帶,再從領口伸手進去拉出那對巨大的罩杯,然後把那件洗得泛黃的白色內衣丟在大包小袋上,整個客廳都籠罩在她的汗味和體熱中。

「有客人欸,天山童姥你好歹也遮掩一下吧。」

「大家都是女森嘛。」胖女人一扭頭,目光落在林道儒身上:「唉呦,有帥哥,小韻終於交到男朋友了!」

「北七,他是瑋書的弟弟,來幫她搬家的。」宋良韻開始害怕林道儒會覺得這層公寓住的全是怪胎。

「你好,我是林瑋書,雙木林、玉部瑋、書法的書,今天起來當大家的室友。」林瑋書擠出採訪官員學者時配戴的職業笑容,好讓自己的表情不顯僵硬:「怎麼稱呼你?」

「新室友啊?我是美美,也可以叫我天山童姥呦。」

「……真的可以叫你天山童姥?」

「都沒見過你耶,你是上哪家的啊?是最近才下──」

「喂喂喂!天山童姥你嘴巴沒個門把的喔!」宋良韻白眼快翻到後腦杓了,林道儒無論多菜都還是個警察,在他面前大剌剌地問「在哪家酒店上班」,是不是「最近才下海」,敢情是嫌大家被《社會秩序維護法》課扣的「稅金」還不夠多?

「她是小韻的同事,人很天,跟住天山差不多。」

「你跟她也算同事好嗎?!」

不理宋良韻的嗆聲,Tiffany用筷子插了一顆滷蛋,指著天山童姥吐槽:「別看她那張老臉,她才十九歲喔。」

「美美好年輕!以前我帶過暑假來實習的大學生,跟他們相處久了,覺得自己都青春起來了呢。」

「哇──太狂啦!原來瑋書姐姐已經當上媽媽桑了~」

「噗!」

林道儒和Tiffany的男友不約而同把飲料噴了一桌,當林道儒摀嘴嗆咳個不停時,Tiffany的男友抽了張衛生紙,邊擦手機螢幕邊笑罵:「天山童姥你智障喔!人家是良家婦女啦。」Tiffany則是嚷嚷著「髒死了髒死了」,把半包衛生紙都倒到桌上胡亂抹拭。

「哈哈哈,還真的跟媽媽桑差不多喔。」林瑋書腦海中閃過在財金雜誌社八年來肝腦塗地的歲月,自嘲:「不只實習生寫的東西我得核稿,怎麼查資料、怎麼算匯率、怎麼用公開資訊觀測站,怎麼寫email,連怎麼Google都要教。」

「那是什麼東東?」

「你對投資有研究啊?!」Tiffany的男友眼睛一亮,開始嘰哩呱啦地問林瑋書最近該買哪支明牌,Tiffany則是嗆他在政府開設的合法賭場股市中,不知道賠了幾個屁股進去,天山童姥坐到餐桌前,抱著炸雞桶大嚼起來,不時拋出蠢問題,但林瑋書就是有辦法讓話題動線不被打亂,也沒讓天山童姥覺得被冷落,看著熱絡起來的飯局,宋良韻與林道儒交換個眼色,除了全能極限搬家王的頭銜,真該頒給林瑋書「無敵冷場救援王」勳章。

這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在林瑋書的堅持下,原本要倒進垃圾袋的各種食物,全都分門別類裝到保鮮盒中,而滿冰箱的過期食物與調味料,通通被林瑋書掃進廚餘桶,她同時消滅了冰箱內所有的陳年汙漬,把該放冷凍櫃、該放冷藏櫃的東西排列整齊,並洗乾淨製冰器,得意地說以後就不用花錢去便利超商買冰塊了。

做完這些事情不夠,林瑋書竟然還有力氣,指揮肚皮脹成圓球的室友們下樓追趕垃圾車,連大懶人Tiffany都敵不過她的氣勢,拎著一袋塑膠類在隊伍最後哼哼唧唧。

將最後一箱紙類送上資源回收車後,林道儒說自己也該告辭了,林瑋書擺擺手,表示自己還有很多家當必須收拾,去捷運站可以靠宋良韻導航,她就慢走不送了。

「你姐真是猛,搬家搞了一整天都不會累。」

「看不出來她前陣子還躺在加護病房吧?」林道儒無奈地笑:「她是工作狂,如果醫師沒有威脅她再不好好養病,恐怕會翹辮子的話,她大概這時候還在加班趕稿。」

「她有跟我抱怨過!說住在家裡就會被爸媽一個勁催去睡覺,也不管她稿子寫完了沒,工作晚歸也念、應酬也念,坐在電腦前面太久也念,還每天逼她去考公務員,煩得她出社會才幾個月就搬出家門。」宋良韻忽然想到,林道儒就是聽話去考警察特考的乖乖牌,連忙補上一句:「只是工作到身體出問題,何必?」

「她剛進媒體的頭幾年很辛苦,抓不到業界的潛規則,後來終於上手一些,所以打死都不肯辭職。」

「潛規則」這組關鍵字擊中宋良韻心尖,她想起自己窮得要命的少女時代,每天打四份黑工,薪水加起來才堪堪破萬,大學時租給她破爛雅房的房東,認為瓦斯費應該從「偷窺女房客洗澡」的樂趣中抵扣,立志好好找份正經工作,老闆們卻都想要「潛」她──每天睜開眼睛,信箱都有新塞進的帳單或催繳通知,宋良韻將那些帳單拋到鞋櫃上,不一陣子鞋櫃上就堆出一座岌岌可危的峭壁,崩潰的她在心中吶喊:「既然你們都想上我,那就付錢啊!」

「而且,她也不是捧鐵飯碗的個性嘛……雖然她看起來和以前一樣精力充沛,但我和爸媽還是滿擔心她的。」

宋良韻恍神了一段,想不到捷運站已經近在眼前。

林道儒停下腳步,正色道:「我姐就拜託你照顧了,謝謝,麻煩你了。」

「你這麼正式道謝,我反而不好意思啦!」宋良韻連連搖手。

「對了,是不是該陪你走回去?」林道儒搔了搔臉頰:「已經這麼晚了,如果又有人騷擾你……」

「沒關係不用啦!我家離捷運站比飲料店還近,真的不用啦!」

「那個……」林道儒又搔了搔臉頰:「可以跟我換個LINE嗎?回到家報個平安。」

這種情況下,宋良韻實在說不出「不要」。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火車上狂「XXX」!小情侶「交叉摟抱」 直接脫...她傻眼:還有小孩耶

鏡文學熱門新聞

誕降師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獻給愛情的犯罪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叛之三部曲首部曲:忤

梵天變

秋山又幾重

3.5:強迫升級

八百鬼

有生之年

辦公室瘋雲

光明行

完美錯覺/米蘭歐森短篇故事集

養狗指南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