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應

 

▲報應。(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振鑫

黑令旗-第一章 活埋01 Ⅰ

  夜裡位於山區的產業道路並不平靜,明明是半夜三更,方圓十里內也沒有工廠和住家,卻有一台老舊的轎車停在路邊,引擎不停的傳出轟轟聲響。

  江世傑雙手握著方向盤,緊張的左右張望,他的手心不斷的冒汗,總覺得身邊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窺著他們一行人的一舉一動。

  幾分鐘過去,直到他確定周圍都要車子和路人經過之後,他才回頭詢問幾名同樣坐在車內的好朋友:「這裡應該可以了吧?」

  「嗯,沒有人經過,應該很安全。」坐在副駕駛座的小安說道。

  他是四人當中顯得最為鎮定的一個,一如他平常的個性一樣沉穩,沒想到幹起殺人的勾當,仍然是臉不紅氣不喘的,這讓負責開車的江世傑對小安又愛又恨,愛是因為若是沒有小安的計劃,他們四個人都得面臨牢獄之災,恨則是因為小安過於冷靜,這讓江世傑對於小安的陰險歹毒感到恐懼。

  「別說了,我們快下車吧,把這件事情處理掉之後,我們就快點下山回家。」坐在後座的楊德忠催促的說道。

  同樣坐在後座的衛信賢猶豫不安的問道:「不會有問題吧?」

  此話一出,衛信賢立刻惹來眾人的白眼。楊德忠率先罵道:「呸,不要說一些穢氣話,怎麼可能會有問題,一定不會被發現的。」

  衛信賢總是這樣,是四人當中最為膽小怕事的一個,所以老是會惹來其他三人的不悅,不過因為四人都是鄰居,國中又在同一個班級,沒想到高中和大學也都考上了同一所學校,所以四人的感情好的不得了,不管幹什麼事情都會四個人一塊行動。

  「別說了,下車吧。」小安打開車門,直接下車走到後車廂的位置。

  他拍了拍後車廂,江世傑會意的拉開開關,砰的一聲,後車箱的蓋子便往上彈開。

  江世傑和其他人一塊下了車,事到如今想要反悔似乎沒那麼容易了。

  他們低頭看向後車箱,裡面正躺著一個女人,女人的手腳都被繩子綁住了,嘴巴也貼了一張膠帶,頭髮和臉上的妝容都因為掙扎而變的凌亂。

  「把她扛出來吧。」小安吩咐的說道。他有如四人之中的軍師,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他在提供點子。

  「好。」楊德忠的力氣最大,他一把就將女人扛出了後車箱。

  江世傑和衛信賢也沒有閒下來,兩人立即將藏在車箱中的兩把鏟子拿出來。

  隨後,四個人帶著那名昏厥過去的女人和鏟子往深山中走去。

  他們盡挑特別難走的路來走,以免未來有好事的登山客會發現他們的犯行。

  衛信賢一邊走著,一邊打著哆唆,好一會兒,他終於忍不住的說道:「我們真的要這麼作嗎?」

  此言一出又惹來了一頓罵,楊德忠生氣的說道:「不然你打算怎麼辦?讓這個女人去報警,然後把我們全部關進牢裡嗎?」

  楊德忠的脾氣本來就不好,偏偏衛信賢總是能踩中他的地雷。

  「別吵了。」小安不耐煩的喊了一聲,楊德忠和衛信賢只得閉上嘴巴。

  江世傑拿著手電筒照著路,幾人又走了一段路程,直到十幾分鐘過後,江世傑才停下腳步,用手電筒照著一處地方說:「這裡怎麼樣?應該不會有人來這裡來。」

  「好,就把她埋在這裡吧。」小安說完,他向楊德忠使了一個眼色。

  楊德忠接到了指示,他將女人從肩膀上放下來,然後拿起鏟子開始挖洞。

  衛信賢吞了吞口水,壓下了心頭的罪惡感之後,也開始幫忙挖洞。

  事情起源於晚上八點多,四人一塊到酒吧去喝酒,在酒意和氣氛的醺陶之下,他們認識了一個女人,然後四人和這個女人一塊離開了酒吧,轉而前往KTV唱歌。

  衛信賢已經有些記不得中間的過程了,大概是喝的太醉,也許是因為氣氛太熱的原故,他們竟然輪姦了這個女人。

  直到女人哭喊著要告他們四人強姦,衛信賢的酒意才在瞬間全退,嚇的不知如何是好。

  沒想到,小安竟然忽地拿起酒瓶砸昏了女人,然後叫大家一起幫忙把她捆起來。

  禍越闖越大,等到衛信賢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四人已經把女人五花大綁的帶到了山區裡面。

  小安的意思是一不作二不休,既然事已經至此了,就乾脆把女人殺了,埋到沒人會經過的山區裡面。

  衛信賢拿著鏟子挖土,挖到了一半,他顫抖著聲音向小安問道:「小安,我們真的要殺人嗎?有沒有別的辦法?」

  他壓根沒有打算要殺人,這事一旦作下去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小安瞪了衛信賢一眼,冷酷的說道:「坐牢和殺人,你自己選一個。」

  「我…」衛信賢答不上話,他既不想作牢也不想殺人:「不然我們給她一點錢,把她的嘴巴封住吧。」

  「哼,事情要是那麼好解決,她就不會嚷著要報警告我們輪姦了。」小安說:「強姦她的時候,你也有份,你以為你可以逃的了嗎?還有,我拿了酒瓶砸她的頭,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強姦罪了,她甚至可以告我們四個人殺人未遂。」

  「喂,衛信賢!」楊德忠一把揪過衛信賢的領子,惡聲惡氣的說道:「要嘛你就安靜的挖土,不然我把你也一塊埋了,免得你囉囉嗦嗦的把這件事情給抖了出去。」

  衛信賢聞言忍不住一陣寒顫,他不敢再多說話,連忙拿起鏟子用力的挖土。

  一會兒時間,衛信賢便沒力了,改由江世傑過來接手挖土的工作。楊德忠一會兒也不行了,小安這才拿過鏟子幫忙。

  一個多小時過去,地上的坑洞此時已經挖了一個成年人膝蓋高的深度。江世傑也累了,他拄著鏟子向小安問道:「這樣行了吧?」

  「差不多了。」小安汗流浹背的說道。

  對話之際,四人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嚇的四人同時回頭看去。

  原來是那一名被捆綁住的女人不知何時甦醒了過來,此刻像是發現危機臨身的拼命扭動身軀,並從被膠帶封住的嘴巴裡面吐出嗚咽的呻吟。

  「糟了,她醒了,現在怎麼辦?」衛信賢害怕的向小安問道。

  「怕什麼,反正本來就準備要把她給殺了,還用的著顧慮她是清醒還是暈倒嗎?」小安不帶感情的說道。

  此話一出,女人更加拼命的搖頭,恐懼的淚水也不住的奪目而出。她努力的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的手腳全部不聽使喚,只因為不知何時被人用粗麻繩給捆綁住了。

  她的皮膚和地上的沙石、枯枝磨擦著,雖然痛的不得了,可她知道要是自己再不想辦法逃走,一定會被眼前的四個人給殺死。

  衛信賢看見女人這副模樣,頓時生起憐憫心,他本來就不打算殺人,現在再看見這一幕,就更加的心軟了。

  他向另外三人說道:「她是不是有話要說?」

  女人一聽,馬上用力的點頭。

  「聽她說廢話幹嘛,快點把事處理完畢,不然我們就別想脫身了。」楊德忠說道。

  衛信賢猶豫了一會兒,繼續幫女人說道:「就讓她說說看吧,反正不會擔誤我們太多的時間。」

  說罷,他見其他三人沒有意見,衛信賢連忙走到女人身邊,撕開了女人嘴巴上的膠帶。

  女人灰頭土臉的哭著哀求:「不要殺我,求求你們不要殺我。」

  「不把妳殺了,難不成要放妳去報警嗎?妳當我們幾個是傻子呀?」楊德忠惡聲惡氣的說道。

  「我不會去報警!我保證不會跟警察說的,求求你們饒了我,我有錢,我可以給你們錢,只要你們放過我…」女人聲淚俱下的哭求。

  小安聽到這裡,走到了女人的身邊,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問道:「妳有錢?」

  「有、我有錢,你們要錢的話,我全部都給你們。」女人急忙的說道。

  「妳的錢在身上嗎?」小安又問。

  「我有帶提款卡出來。」女人說。

  「在哪?」小安又問道。

  「在口袋。」女人說完,又哭了起來:「別殺我,求求你們。」

  小安不理會女人,只是忙著從她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女用皮夾。皮夾裡面有幾千元的鈔票,還有一張女人所說的提款卡:「密碼幾號?」

  「七二一九。」女人如實的說道。

  「裡面有多少錢?」小安露出滿意的眼神。

  女人看著小安的表情,還以為小安同意放過自己,她完全不設防的說道:「還有七萬多元。」

  「很好。」小安說罷,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給了楊德忠一個眼神,然後說道:「殺了她。」

  「不要!」女人驚惶的大喊:「不要殺我!我錢都給你們了,別殺我。」

  「對不起,我不想冒險。」小安說完,惡狠狠的踹了女人一腳。

  女人叫了一聲,頓時不再掙扎了。她安靜了下來,這和剛才的反應落差太大,使得小安四人感到訝異。

  衛信賢憂心的說道:「她怎麼了?」

  女人緩緩的抬起頭,瞪著衛信賢,她咬牙切齒卻異常冷靜的說道:「既然你們不肯放過我,那麼我──作鬼也不會饒過你們!」

  這是詛咒,以生命和鮮血所起的一個毒咒,明明只是一句聽似嚇唬人的話語,可是在場的四人卻不由得感受到一股惡寒,那股沒來由的寒氣從腳底竄上了背脊,然後爬上了頭皮,叫四人都不禁的頭皮發麻。

  幾秒鐘過去,小安這才回過神來,他惱羞成怒的拿過鏟子,一把砸向女人的臉面,嘴裡不甘示弱的罵道:「那妳就作鬼去吧。」

  砰的一聲,鐵鏟重重的打在女人的臉上,女人的鼻子和嘴巴不住的冒出鮮血,臉骨也在瞬間凹陷,可是女人卻沒有死,也沒有昏過去,她發出了陰冷的笑聲,越笑越是開心似的,不斷的大笑著:「哈哈哈哈…我會回來殺了你們…哈哈,我一定會回來,你們等著…哈哈哈…」

  四個人不禁呆滯住了,紛紛後怕了起來,因為眼前的這個女人的臉骨都被打凹了,五官嚴重變形,而她竟然還能說話,甚至是越笑越大聲、越笑越是猖狂。這種可怕的生命力宛如僵屍似的,也讓她口中吐出的詛咒更具說服力。

  她會回來嗎?真的會變成惡鬼前來索命嗎?四人都不禁懷疑起詛咒的力量。

  尤其是小安,他更加的害怕,彷彿眼前的女人在瞬間變了一個模樣,不再是那個四肢被捆綁的柔弱女人,而像是被鬼附身之後的瘋狂復仇者,小安好似能預見她穿著一身血衣回來索命的模樣。

  這個想法在小安的心裡逐漸成形,也讓他更加的慌張。「可惡。」小安粗喘著氣,他再次舉起了鏟子,可是受到剛才被詛咒的沖擊,讓他的心理壓力甚重,導致他這一棒怎麼都砸不下去了。

  片刻時間,小安放下了鏟子,轉頭向楊德忠和江世傑說道:「喂,你們愣著不動幹嘛,快讓這個女人閉上嘴巴。」

  「嘻嘻,你們殺吧,打呀…我一定會全部還給你們,加倍的還給你們!」女人大眼一瞪,朝著小安吐了一口血沫。

  小安嚇的退了兩步,奮力的擦著衣服上的血沫,可是那鮮紅的顏色卻滲進了衣服裡面,怎麼擦都擦不掉。

  衛信賢也怕的連忙逃到後方,就怕女人會發瘋的朝他亂咬。

  楊德忠大步跨向前,搬了一塊大石頭走到女人前面,他大喊一聲:「讓我來。」說罷,手中的大石頭同時敲向女人的頭部。

  「唔。」女人沉吟了一聲,可仍未死絕,嘴巴依然喃喃的說道:「我會回來的…回來殺了你們…」

  「怎麼還沒死。」楊德忠也怕了,他轉頭向江世傑說道:「你來吧。」

  江世傑沒敢動手,他猶豫了一會兒說道:「算了,直接把她埋了吧。」

  「嗯,也好。」小安點了點頭,同意的說道:「快點,把她扔到坑洞裡面去。」

  「好。」江世傑應了一聲,隨即和楊德忠一塊行動,他們一人拉著女人的雙臂,一人抬著女人的雙腿,動作迅速的把女人往剛挖好的坑洞裡面扔去。

  女人在狹窄的坑洞內扭動著身軀,四人圍著她看,不知怎麼的,先前的威風都在方才被澆息了,誰也不敢先動手把女人給埋了。

  約莫有三分鐘時間的僵持,小安這才拿過鏟子,掘了一把土往女人的臉上蓋去。

  楊德忠見狀,也飛快的把沙土堆入坑洞內。

  女人沒了呼吸的空間,很快的就不動了,四人知道她八成是窒息了,只是誰也沒敢去確認,只是一個勁的把沙土堆回坑洞裡。

  忙了一半,小安停了下來,他向全身發抖的衛信賢說道:「你過來,換你埋了。」

  「我?」衛信賢的腦袋一片混亂,他指著自己問道。

  「對,你來。」小安口氣堅決的說道:「這樣一來,你也逃不了干係了。人是我們一起殺的,也是我們一塊埋的。」

  楊德忠和江世傑聽了覺得有道理,楊德忠也說道:「對,衛信賢你過來,後面就交給你處理了。」

  「快點。」江世傑催促道。

  衛信賢吞了吞口水,礙於眾人的壓力之下,他只好接過鏟子,將土一把一把的倒進坑洞裡。

  他的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今天就不和這三人出來了,那麼現在也不必惹的一身腥。他的鼻子一酸,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一邊埋著女人,他一邊在心裡默念:「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要殺妳…都是他們,全是他們害的,妳別回來找我。」

  江世傑的心情也是複雜,他沒想到只是單純的喝酒聚會,怎麼會演變成現在的殺人埋屍。

  他悄悄看向小安,小安面無表情,一副不認為自己作錯事的樣子。江世傑頓時生起一股厭惡,他直覺自己未來得和小安劃清界線,否則不曉得自己還得被小安牽連幾次。

  這是江世傑第一次討厭小安,也是第一次認清楚小安的心狠手辣,要是不和小安漸離漸遠的話,未來可能連自己都會遭到毒手。

  眾人各懷心思的看著衛信賢把後續處理完畢,此刻已經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衛信賢結結巴巴的說道:「好、好了。」

  「嗯,走吧。」楊德忠一刻都不想再待的說道。

  「不行,再等等。」小安說。

  「還要等什麼?」江世傑不解的問道。

  「我怕她沒死,我們再等等吧,要是她爬出來的話,我們就完蛋了。」小安謹慎的說道。

  他盯著那個埋著女人的土丘看,不知是不是因為第一次殺人,所以感到特別的忐忑不安。

  楊德忠點了一根菸,大口的抽了起來。他正在用尼古丁給自己壓壓驚,殺人的時候不覺得害怕,怎麼事情一結束反倒心慌了起來。他想起了女人死前的詛咒,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江世傑想要打破凝重的氣氛,假意幽默的說道:「山林裡面嚴禁煙火,你在這裡抽菸是想放火燒山嗎?呵呵。」

  楊德忠可笑不出來,這讓江世傑變的尷尬。

  江世傑咂了咂舌頭,轉了個話題說道:「也給我一根菸吧。」

  「哪。」楊德忠把香煙遞給江世傑。

  隨後大家都來討了一根香煙,然後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

  江世傑看著那個埋葬女人的土丘,直到現在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殺人的事實,偏偏女人的面貌在他眼前揮之不去,不斷提醒他殺了女人一事。

  就在大家沉默了許久之後,江世傑說話了:「她真的死了嗎?」

  「不然你想把土挖開確認嗎?」楊德忠問道。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江世傑呢喃了幾聲之後說道:「剛才你們用鏟子和石頭砸她,她都沒有死,所以我才覺得她真的死了嗎?這麼輕易的死了嗎?」

  「別說了,人都被埋在土底下了,還能活下來嗎?」小安摘下眼鏡擦了擦鏡片,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他是四人之中唯一有戴眼鏡的,長相斯斯文文的像個青澀的大學生,可是手段卻是最兇殘的一個。

  江世傑怕會惹怒小安,只好閉上嘴巴不再多說。

  直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小安才發話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那這些東西怎麼辦?」衛信賢握著鏟子問道。

  「待會兒開車下山的時候,隨便找個山崖給扔了。」小安說道。

  四人緩慢的走出深山中,時間流逝的飛快,此刻竟然已經是清晨,天色都泛起了白光。

  為了不讓這事有東窗事發的機會,他們將鏟子扔到了山崖裡,然後幾人一塊清理了後車箱,也拿抹布把一切有可能留下女人指紋的地方都擦拭了一番,隨後才各分東西的回家去休息。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陳喬恩拒同台小S:我跟她不熟 下秒神反轉網笑翻

鏡文學熱門新聞

誕降師

噬魂喜帖【靈藝魅談之一】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3.5:強迫升級

泡沫之梯

扛轎

妝鬼師

可不可以再愛一場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