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 2

 

▲屠夫 2(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孫若萍

【1】一、雙案夾擊

大雨攻進黑夜漫漫的城市,打上家家戶戶的屋簷、浪板,光聽聲音,入冬蝕骨的寒意便游進了心底。窩在堆滿文件的書房裡,每本或立或斜的書,每份或閉或開的文件,安處在各自的角落,恬靜入睡。僅僅一台拉長了脖子的桌燈,不離不棄,點亮一盞白光,照著余宗先的頭頂和他手上的報紙。

嚓嚓嚓,他沿著一則新聞旁邊的留白處剪下。將身子和報紙的距離拉開,以免影子遮住了紙面的光源。

「他去哪裡搞到這些肉的?屠殺?委託第三方購買?」

將報紙浮貼在封面寫上「全球屠夫」的筆記本中。余宗先來來回回看了又看,感到遺憾且痛心。

伴著雨聲,余宗先用接近氣音的極小音量唸出該報導的部分內容輔助思考,就像張拓宣隊長每次開案簡報中會替隊員們收攏案件重點那樣:「澳大利亞南邊的一個小鎮裡,發生一起『食屍老人案』。一名87歲的獨居老人Brett

Whitely,因心臟病發猝死在家中數日,發出陣陣惡臭,惹來鄰人不安,報警求援。經警方破門闖入後,竟在死者家中發現多袋可疑人肉屍塊,大部分都存放在冰箱,切割整齊,就像是從超商買回來一樣。」

夜深人靜,六坪大的房間裡,余宗先埋頭在他的「全球屠夫」筆記裡,把新編入的「食屍老人案」研究個透徹,記錄下他對於發生在離他有5617公里遠的案子,心中的幾點疑惑。

1.

肉品供給? 

余宗先試想,老人Brett Whitely的鄰居說他曾經中風過,行動遲緩不暢。那麼這樣的他,有辦法自行屠宰活人嗎?如果他自己辦不到,有誰可以供應人肉給他?還用心分裝成袋?

2.

食人肉的習慣多久了?

以冰箱存貨的量來看,老人可以分批吃上數個月沒問題。根本像是一般人會去超市購入雞豬牛羊的肉品放置冷凍庫備用一樣。莫非這恐怖的食人行為是Brett Whitely的日常?

3.

肉品來源?

澳大利亞的警方會將被害者檢驗出人種,甚而查出屍塊源自於哪些被害者嗎?

以報紙上模糊的照片看來,被害者恐怕不只一人,這些可憐的人是失蹤者?老人的親友?還是…?

以無奈的心情,余宗先記錄完成了這起新的屠夫案。類似的案件,無論發生在哪裡,他都會詳加記載。進一步發現,除了原始的食人族部落,那些堪稱文明、社經發展成熟的國度裡,仍隱藏著許多有食人癖好的族群,且沒有一個是在食物匱乏的情況下啃食人肉。他們的慾念從何萌生?屠宰同類的心理,毫無虧欠?還是充滿快感?余宗先向前翻了幾頁,看到上一次紀錄屠夫案是五個月前,發生在俄羅斯的「食人酒店案」;再上一起是去年七月,南非「神祕宗教食人案」;還有前年,德國警方查獲一宗「食人派對案」。核對新聞內容,加害者的供詞,余宗先驚覺,那些食人者的共通點便是沒有罪惡感!無論男女,他們像是殺了一頭畜生,認真研究著烹飪的方式,以滿足口腹之慾。

「嘖嘖嘖,和食人有關的案件以前五年、十年才有一篇報導,現在怎麼越來越頻繁了呢?」余宗先將筆記本推到書桌的左側,手中的鋼筆,擱置其上。喟嘆道:「那些是人呀!活生生的人呀!」

說起「屠夫案」,其實那僅僅是余宗先個人對這類吃人罪行的代稱,並不斟酌於屠殺的行徑。受他關注的起源,是五年前的蕭順吉一案,那件開啟他特別探員一職的案件。

雖然在那之後,余宗先在局長郝新的庇護下,跟著隊長張拓宣以及團隊們一起辦理了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案件。但是對於屠夫案,之於初戀一般,至今令他難忘。要嚴格說起來,余宗先根本也沒有打算將它忘卻。直至今日,只要他身邊的案量稍減,一讓他得到片刻的空閒,他便會主動追蹤各國屠夫案的後續。奇怪的是,那些案件多半沒有什麼新的消息釋出,也或許是他國零星的坊間屠殺事件不會主動向國際媒體更新報導。不過余宗先從不氣餒,更不因此割捨懸念。他的直覺告訴他,屠夫之間一定存有互通的網絡。特別是近年來發生的「食人酒店案」、「神祕宗教食人案」、「食人派對案」等,都不僅是食人者個人為之的小癖好。犯行者三五成群,以美味之名、宗教之名、時尚之名犯案。問題是,屠夫們之間是如何結識?就像屠夫陳姒宇為什麼偏偏嫁給了屠夫蕭順吉?這般低調的倆人,唯一的共同好友–黃惠如,她呢?

關於余宗先在屠夫案落幕後仍持續追蹤黃惠如的這個行為,他沒向局內的人隱瞞,也不曾主動報告。因為就算他再怎麼單純,也知道局裡不可能接受他的質疑,撥出調查資源給他。

「是呀,她只是和蕭順吉熟識,又恰巧是陳姒宇的好友就該被懷疑嗎?」

余宗先重新思考了他為什麼對黃惠如產生質疑。

「不對,黃惠如是他們倆唯一的共同朋友,這點值得懷疑呀!」

余宗先無意識地拾起桌上的鋼筆,握住,壓在唇上想著。

「可是黃惠如的臉書有五千多名好友,會不會只是她交友廣闊,恰巧認識了他們夫妻倆?不對!」余宗先的頭微微仰起。「蕭順吉被抓的時候,她的供詞過分的傾向他。等到換陳姒宇被抓的時候,她的說詞大大轉了個彎呢。唉-」余宗先雙手抱頭,為自己感到羞愧。「五年了,都快五年了!我對這個人的調查一點進展都沒有呀,只像個會翻舊帳的女人,執著著一個點,死也不肯放。」

未出名之前,余宗先學著的是忍辱的生活,沒有感受過什麼叫寄予厚望的壓力。這幾年不同,他和張拓宣的團隊默契甚好,有七、八成的案件破的漂亮。只是日子越久,余宗先越覺得那是他個人運氣好,心裡發虛。彷彿置身沙漠熱浪,一叫醒來,優游的綠洲不過是一場海市蜃樓。

「如果有一天,我的運氣用光了呢?」

最近他的心情總是起伏不定,時常把自己關在漆黑的書房裡,連桌上檯燈的光,對他脆弱的心靈而言,都直率得猶如蓄意攻擊,不斷地朝著他徬徨的心刺探著。

「還不睡呀?」睡眼惺忪的郭淑芳從書房門外探頭。

「妳先去睡吧。我還要一下子。」

一聽到余宗先說還要一下子,郭淑芳立刻拋下先生,自個回房呼呼大睡。

依照以往的經驗,余宗先要是跟她說「還要一下子」,那肯定是要過四更。如果是「快好了」,那就約莫是三更回房睡覺。反正不是「好,知道了」或是「馬上來」,郭淑芳是不會強撐眼皮等候的。

妻子的身影消失在書房門外,余宗先的思路仍是他近日最恐慌的一件事:運氣。

當大家對他毫無期待的時候,他做起事來,從不做無謂的猶豫。現在可不同了,局裡的人器重他,廣告商看中他,街坊鄰居仰慕他。「我何德何能?」余宗先憶起,當初會接下這個職務,是因為興趣和局長的好言相勸。「論論斤兩,我到底算什麼?」他細細清點著局裡和他同隊的那些夥伴們。張宏銘,擅長資訊科技。能將龐大的資訊統整、追蹤、分析;葉品文,紐約大學生化學碩士,還有不少法醫學的相關背景。蒐證、鑑識的能力強;鄭宇哲,看似各方面表現平平,和張宏銘一樣害怕命案現場,外表又長得像卡通人物,但是他卻是個精通槍砲彈藥的軍事迷、曾是職業賽車手。最難以想像的,是他的父親鄭寬有武學背景,耳濡目染之下,圓圓胖胖的鄭宇哲不如他外表的可愛無害,面對敵手,他揮拳力量大,攻擊速度快;周世光專攻身心醫學及行為科學。能藉由案件判斷出凶嫌的背景及其可能的心理狀態。這份專業在國外行之有年,稱為「剖繪Profiler」。意外的是,張拓宣是裡面唯一正統警校畢業,擔任刑警五年後成為郝新旗下特別編列的偵查第十三隊隊長,是個體制內的幽靈團隊。若硬要比較起來,局內存在著幽靈團隊的事實仍沒有比余宗先任職都快五年了,一心查案的他,截至今日,尚不知他們皆是局裡看得到卻壓根不存在的幽靈人口來的誇張。他就是這樣,幾乎從不多花一點時間思考案件以外的事情。大概僅有郭淑芳例外。父母早逝,無兄弟姊妹的余宗先,整顆心早已離不開像媽媽照顧他的郭淑芳,像好朋友支持他的郭淑芳,是妻子也是戀人的她,是余宗先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是他的腦,時常被犯罪者們佔得滿滿的,能陪在妻子身邊的時間也相當有限。心中愧疚滿溢,人呢照樣埋在案堆之中。要是他因此有明顯的貢獻不說,偏偏在他表面風光之時,質疑他的人更多。有越來越多的人明的暗的掂量著他:「余宗先?也還好嘛,憑什麼出名?運氣吧!」

「是呀,我到底算什麼?不就是個連官司都打不贏的爛律師?啊-真是個不要臉的老頭,根本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拓宣他們是怎麼忍受我這老傢伙的?」

自怨自艾的余宗先,逐漸感到氣候濕涼地連表皮都起雞皮疙瘩了。他隨興地將一條紅色圍巾繞在脖子上,那是去年淑芬送給他的聖誕禮物,逼他替換掉原本的那條常用圍巾。因為它無論怎麼洗,已經沒有人看得出它本質上是一條米白色的圍巾。

感覺單薄的身軀,體溫稍微獲得保護,余宗先立即將思緒放回他的困惑,檢視著自己的不安。

莫名地憶起多年前,他還是一名律師時。因為蕭順吉一案,在警局裡瞎攪和,被張拓宣以冷淡的口氣對他說道:「說的容易。你不知道我們每天有多少敵人在盯著我們,等著我們犯錯,好抓住拽下我們的把柄嗎。」

是呀,余宗先不明白過去辦案的信心從何而來?又從何時開始,那像是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信心成陡坡式下降。讓他看待案件考慮的點比起以往來得多很多,就怕疏漏了什麼,令大家失望。這種感覺,其實和他當律師的時候很像。費盡心思,做足了功課,結果總是不盡人意。像是上個月他受邀參與永富分局「斜眼男虐童案」的簡報會議時,只因為嫌犯家門外的牆邊散落了一些小碎骨,他居然離題問道:「那他虐狗嗎?」,那些警官們沒有人回應,自動當他說了一句無意義的話;在「鋼琴家墜樓案」中,他又問當地派出所的警官:「如果是他殺,現場有其他可能的方式,兇手能將這位鋼琴家殺死嗎?」慘遭了數個白眼;「高山喋血案」最慘,余宗先資料看著看著,在會議上睡著了!睡著了!像個神智退化的老人,整天待在老人院裡亂發問,隨地打盹。但是最令他難受的是,偵查十三隊的同仁們從來沒有給他一點臉色看。

「是礙於局長的面子,不好意思批評我,讓我難看吧?」

整個人被自卑心削弱,委靡不振的余宗先,最近連看到隊員們都感到抱歉,避免與他們互動,想要花更多的時間準備功課。可是無論怎麼用功,案件從不是數學考卷上的題目,精算後,就能得到正確答案。

所以,昨天余宗先主動找上郝新私下聊聊,最終的結論是局長同意他先回家休息一周,再回到局裡。

一得知余宗先要放假的周世光,難得嚴肅地對他說:「你一定要先改善失眠的問題,千萬別輕忽!」

總是表現得很剛強的葉品文則語調輕柔地對他說:「局裡需要你,我等你。」

張拓宣隊長則鼓勵道:「社會越是進步,凶殘殺戮越是顯著。永遠沒有終止的一天,所以不能把我們有限的生命、精力全都在短時間內壓榨耗盡。好好休息知道嗎。等你回來。」

「是呀…該好好休息。」余宗先撐著腰,從坐位上起身,關掉桌上的檯燈,依靠窗外巨幅廣告的燈,緩慢的在黑漆漆的房內走動。「這一周要好好陪陪淑芳。」他這麼想著,酸麻感的腳猛然煞住,冰凍的腳趾頓了一下。「不過!」余宗先小小的腦袋瓜裡又亮起了一道希望般的光芒。「這不就表示,我這一周有足夠的時間可以來調查黃惠如?」

剎那間,蕭順吉、陳姒宇、蕭順吉、陳姒宇、蕭順吉、陳姒宇的臉孔相互交替再重疊,余宗先忘了關燈前他正在沮喪什麼,興致勃勃地轉身,看到窗外的廣告換成他幫順安人壽保險公司拍攝的廣告。圖中的余宗先穿著全身黑,撐著一把黑傘,站在磅礡大雨中。喜歡他的人會說:「這個廣告給了他們安全感(女性占了大多數)。不喜歡他的人則說:「搞得像死神一樣,是賣保險還是賣靈骨塔呀。」

余宗先拍拍大腿,刺激氣血通順。快步朝坐位走回,又將桌燈打開,在書架上抽出「屠夫案」的建檔資料,壓在「全球屠夫」筆記本上。當然,那是他個人的收集,並不來自官方。乾巴巴的手,來回翻閱,重溫當年一些待解的困惑。像是重複看著一齣喜歡的電影,明知道劇情,還是忍不住想再看一次。

「我為何著迷?」

余宗先看著檔案中蕭順吉公寓裡的照片,除了溫馨宜人,沒有別的感受。但是這裡確確實實是陳姒宇化名黃惠如,勾搭不同外貌出眾的男人的地點。並且有多位很衰的男子,疑似愛慕陳姒宇而遭到滅口、食用。雖然陳姒宇之後翻供辯稱那些男子都是被蕭順吉所殺,警方也苦無直接證據能指向她犯案,至今也只能讓死去的蕭順吉揹起所有的黑鍋。

「可是為什麼要化名黃惠如和不同的男人交往呢?是什麼樣的心態?」

余宗先自言自語,並且將這個問題編號一,紀錄在本子上。接著他翻到蕭順吉海外的小島別墅照片。這裡面的裝潢氣派,大部分是保留前屋主的設計。特別引起余宗先注意的是廚房邊,一間看得到戶外景色的書房。厚實的辦公桌上,空無一物,原木的書架上,只有幾本料理使用的工具書,以及一整列的「全球成功者」雜誌,旁邊挨著一本黑色皮製的集郵冊,相當整齊地擺放。好像這些書籍、雜誌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了。

記得那個時候,余宗先還曾隨機抽出一本,翻閱了一下。裡面介紹的人物都是全球菁英,說的故事也都相當勵志。他由衷欣賞,默默地想著:「要是大家都追求成功,而不是嗜血屠殺該有多好。」

「欸?」余宗先驚覺,他又翻回蕭順吉的公寓,陳姒宇的桃花窟。發現客廳書架上竟然也有一排全球成功者雜誌?細細核對,公寓裡的雜誌和小島別墅裡的雜誌是一樣的?「夫妻倆為什麼需要分別訂閱?」余宗先為這偶然的新發現大為振奮,如同他自己的理論 - 整個世界,不斷地產出光怪陸離的場景,就在你打聲哈欠就錯過了,或是趁著你在想:「晚餐吃什麼好呢?」就錯失了大好機會。那些都是線索呀,一定有發生的前因後果。

「對!一定有問題。」余宗先將這個需要調查的問題寫入筆記,列為編號二。整個人快活了起來,眼皮不再沉重,小眼睛在溫暖白光的書房裡亮晶晶地轉呀轉的。他更加集中精神地查閱資料,像是在看藏寶圖那樣。可惜,在安靜無聲的房內,他的眼皮再度感到發酸乾澀之前,余宗先沒有發現第三個值得追蹤的疑點。索性將資料闔起,握著刻有「y」字的鋼筆想著黃惠如這麼一個人。

她不如蕭順吉、陳姒宇的神祕,時常周遊各國,在臉書、推特上發布美食、風景或是和時尚有關的活動。生活充實、活躍,朋友眾多,特別和一個叫夏玉琳的高大、肉感女孩關係要好,合照的次數最為頻繁。

「她呢,會不會和黃惠如一樣也是展翔航空的空姐呢?」余宗先想著。

「啊!展翔航空的空姐?」他拍案擊掌,從坐位上跳起了起來。翻著屠夫案的紀錄,他找到專門登載黃惠如臉書資料的那幾頁。隨機指向其中一個日期,並從該日期往下閱覽。

2013年11/2中午,黃惠如和全球讀書會的三、五好友在法國里昂的餐廳L'Archange用餐。

2013年11/7深夜,黃惠如在法國巴黎一家名為BAM Karaoke Box Richer的酒吧狂歡。

2013年11/11晚上,黃惠如到緬甸參加當地富商的宴會,並獲得一條冰種翡翠的項鍊。

2013年11/14中午,黃惠如在巴西聖保羅國際機場打卡,抱怨飛機誤點。

2013年11/27中午,黃惠如帶著外甥到台北101的鼎泰豐吃飯。

2013年12/1晚上,黃惠如、夏玉琳和一名俄國人在中國廣西一家甘家界牌檸檬鴨店吃飯。

「不不不,該死,為什麼我現在才注意到這麼可疑的疑點?」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糊塗人夫拍水龍頭邀功!正宮一看竟抓到「全裸小三」

鏡文學熱門新聞

學姊好色

誕降師

學長,嫁給我吧!

噓!見鬼之前請噤聲

秋山又幾重

獻給愛情的犯罪

人間蒸發事務所

3.5:強迫升級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約好了,不說再見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