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後,雷歇雨止》

《戀後,雷歇雨止》

▲《戀後,雷歇雨止》。(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硫犬

001 - Stay Together

「吶,妳有沒有讀過奧維德的《變形記》?」

「沒有。那不是卡夫卡的作品?」

「不,我說的是羅馬詩人奧維德的版本。」

「沒聽過。怎麼了?」

「沒什麼。再為我彈奏一支曲子,好嗎?」

窗玻璃外,孤風冷雨,似無止盡。

有限空間裡,昏黃燈光下,醇酒般濃烈、抑鬱的音符,在墨色隔音牆面間衝撞、彈跳。

畫面一角,妝感冰冷、僅憑紅辣眼影勾起一絲迷魅的女子輕甩長髮,認真撩撥手中電吉他琴弦。

另一側,著連身長裙,搭配七分袖皮質夾克的短髮女性,眼瞼輕闔,隨迷幻樂音擺動身姿,貓般沉靜。

老式風扇在天花板無聲旋轉,懸臂陰影落在雜亂樂器間,慵懶,且不在乎。

聽歌的女子壓抑悸動、壓抑跟著旋律哼唱的渴望,深怕歌詞一出口,淚水也隨之潰堤。

「Come to my house tonight
今夜,在我家渡過吧
We can be together in the nuclear sky
在核污染的夜空下
And we will dance in the poison rain
共舞污濁的毒雨中
And we can stay a while in Heaven today
今日,我們安歇天堂
Let's stay together
讓我們長相廝守
Let's stay, these days are ours
停駐在獨屬我們的時光
Let's die together?
是否攜手共赴死亡?
Two hearts under the skyscrapers
兩顆心,葬於高樓之下。」

青春的誓言就像終曲餘音,隱隱閃爍,恍惚之間,便已不知行蹤。

當初,是如何相聚一起?最後,又是為何分開?

音樂停止。那壓在琴譜與香菸盒上的手機顫動幾回,再歸於沈默。

「未婚夫來接妳了?」樂手小心翼翼將電吉他置於架上,輕抹額上汗水,接過唯一聽眾遞來的飲料。

「嗯。我該走了。」

「他看來是個好男人。上回,在小紫的 Instagram,看見妳們的合照。」

「如果在乎,妳應該直接加我好友。」

「三年來,妳不也未曾向我發出邀約?」

兩人對望。凝視間,那股苦澀只比微溫啤酒清淡一點,那份寂寥僅較空蕩雙人床擁擠一些。

分別前,那長滿厚繭的五指抓住離人手腕:

「下回,再一起團練吧!」女子努力提振聲調,仍難掩不捨,「也找上小紫、歡歡與岑哥。」

「不了。」充滿空氣感的俏麗短髮,隨掛著淡漠微笑的臉龐輕輕搖晃。

「今天不是團練,是獨奏。我只是想見妳,想再次獨佔妳的琴聲。當年妳選擇逃離,如今,歌聲終止,誰也回不去那段時光。人總要長大,各自遠颺。」

走下樓梯時,不知是否受練團室沉悶空氣影響,短髮女子步伐備感沉重,一時不察,竟讓生鏽扶手劃破絲襪。

背景是紅瓦外裸、貼滿廣告傳單的老舊建築。雨聲更響,清冷滂沱。

她走出屋簷,步入雨中。馬路另一頭,稍早才傳來簡訊的男人,急忙撐起大傘,不顧往來車流,橫越馬路奔跑而來。

男人的面貌模糊不清。雨水,矇矓了視線。

懷念旋律仍縈迴耳畔。歌詞,是這麼繼續唱下去的:

「Come to my arms tonight
今夜,在我懷裡安歇
Just you and me together under electric light
霓虹下緊緊互相依偎
And she will dance in the poison air
毒氣之中少女舞動
And we can stay together
我們終能長相廝守
Two hearts under the skyscrapers
兩顆心,葬於高樓之下。」

※ 插曲:Suede Stay Together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爽玩滑水道!衝下來「心臟停了」 23歲男當場死在遊客面前...

鏡文學熱門新聞

誕降師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學姊好色

詭誌前傳2-墮血僧

學長,嫁給我吧!

3.5:強迫升級

連線

流浪殺手

終結愛情先生

鬼界之島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他媽的,見鬼了!

諸星異聞錄

當怪盜來敲門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