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死囚「為錢殘殺年輕律師準新郎」 蓄髮原因有洋蔥:我是壞人但頭髮不是

圖、文/鏡週刊

因強盜殺人罪遭判死刑定讞的死囚蕭仁俊,偶然間看見癌童紀錄片,起心動念想蓄髮捐贈,但礙於法規,男性受刑人只能留三分頭,行善心願一度受阻。今年6月終於如願獲得矯正署的同意,得以在等待執行槍決期間,在獄中蓄髮捐贈,讓他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長髮死囚。


「台北看守所重刑犯接見室中,電風扇吹出微微徐風,稍稍吹動蕭仁俊及肩的髮絲,加上他額頭上的鋸齒狀瀏海,讓他的外表格外顯得和一旁受刑人不同。」探望蕭仁俊的友人轉述說。

蕭仁俊看了紀錄片《九三病房》,心疼癌童化療掉髮,決定蓄髮捐贈。(翻攝兒童癌症基金會臉書)

該友人透露,蕭仁俊說起當初他蓄髮的動機時,露出略為靦腆的笑容說,早在2、3年前他就已起心動念,當時從看守所電視中,看到紀錄片《93病房》,對片中罹患癌症的病童,小小年紀就必須接受重重的治療,產生滿滿的憐憫,「我覺得他們好可憐,很想幫他們做點什麼。」

著略長頭髮、鋸齒狀瀏海的蕭仁俊(左圖),和23年前被捕時的模樣(右圖)相差很大。(東森新聞提供)

但他在獄中沒有收入來源,零用錢都是家人送進去的,捐錢似乎無法真正表達他的心意,之後他想起片中癌童因做化療而沒了頭髮,讓他們除了身體的病痛外,還需面對外界的異樣眼光,「我後來想到,可以捐頭髮給他們,我想這應該是我被關在裡面能做到的。」

23年前蕭仁俊遭逮時,還眼露凶光,如今卻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東森新聞提供)

蕭仁俊說,他當時就曾和獄中管理員及長官表達蓄髮捐癌童的想法,起初多收到支持與認同,「我原本以為應該沒有問題,但不知道更上級的長官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後來就跟我說不行,我想說那也沒辦法,當時就按照規定將頭髮理掉,是今年6月才獲同意,開始留。」


更多鏡週刊報導
【死囚蓄髮有洋蔥2】「我是壞人但頭髮不是」 他為癌童抗爭2年
【死囚蓄髮有洋蔥3】外傳申請充氣娃娃解「套」 他說其實是為死囚爭性權
【死囚蓄髮有洋蔥4】年輕律師隔天當新郎 卻被他殘殺9刀套頭躲索命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撞擊現場曝!行人閃違停車往外車道走 消防車經過後照鏡撞頭噴飛命危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