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教父

 

▲刑警教父。(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林慶祥

〈門徒〉埋伏

從「城市經典」B棟六樓之二的陽台看過去,對街這部車子,剛好被路旁黑板樹的密蔭遮住,居高望下,不要說車裡的動態,連樹下有無停車也看不分明。這是劉國忠假裝櫻花公司專員,到B棟六樓之二那戶毒蟲鄰居的陽台「檢查」熱水器時所探知的結果;從對方的視野、方向來檢視自己的埋伏點,他很篤定,目前所在位置是個絕佳的監控地點,這點小聰明,當場換來陳江老大的肯定,直誇他心細。

陳江總是利用辦案時教導徒弟。他說:「萬一屋內有其他人,發現咱,打電話「照水」(注一),就白了工囉」!

而且,陳江他們沒有搜索票,必須在這個綽號「浩呆」的毒品小盤商進入屋內前攔截住他,這傢伙肯定身上有安非他命,這時就能依法執行「附帶搜索」,進入屋內,看看有啥斬獲。

不過,這隻毒蟲也有可能不走大門,而是開車進入另一側的地下室停車場,直接搭電梯上六樓,所以,他們四個人,除了刑事小隊長陳江之外,三個偵查員必須輪流到停車場對面的小雜貨店蹲點,喝著汽水佯裝顧客監控。

說起來,兩邊的任務都不算累,而且雜貨店阿婆厭惡極了常惡聲惡氣硬要賒帳的浩呆,很熱情的配合辦案,但因為太熱情了,輪到停車場這邊,得忍受她喋喋不休,實在受不了。

早上七點不到展開埋伏勤務,每兩個小時輪一次。最先是劉國忠花言巧語讓阿婆自願配合,省了大家不少麻煩,接著又以不能擅離職守為由,塞一千塊台幣給阿婆,讓她跑去附近一家雜誌報導過的知名燒餅店買早餐給大夥兒吃,飢腸轆轆的陳江直說讚,當然錢也不用找了,警民皆大歡喜。

一個上午過去了,第三波的陳煌正快「下哨」,他有點心不在焉的故意打電話給還在睡夢中的女友,藉此逃避阿婆的糾纏,但聊得太投入,也就沒有那麼緊盯著車道,突然,眼角餘光看到那部期待已久的墨綠色TOYOTA,車牌號碼也對,可是已經駛進車道,鐵門正緩緩下降。

按照計畫,負責阿婆這邊的人,必須在車子出現街角時立即以無線電通報同伴,陳江他們一整個上午未熄火的偵防車,油門踩到底、不到三十秒就能衝到地下室入口前,將人車攔住,此時絕不能一個人單獨攔車,浩呆可能會駕車衝撞警察,甚至開槍突圍,陳江叮嚀過多次:「槍毒不分家,抓毒販必須整個警網一起行動,絕不能貪功」。

這下可好,地下停車場的閘門已經關下。接獲通報,陳江當機立斷,奔向正門的電梯,只見電梯上頭一整排的數字只有「2」亮著,這意味著,他們必須爬樓梯,而且得比電梯更快。

曾經是全國大專盃跆拳道比賽冠軍的大建一馬當先,拉開步伐就是四、五個階梯,劉國忠緊追在後,或許是頑童亂按電梯吧,浩呆分別在三、四樓空停,才上到六樓,正當他轉動大門鑰匙時,大建一抬腳就往浩呆的背部踹去,他頭撞鐵門眼冒金星,接著「倒彈」跌坐在地,馬上被壓制住,這時劉國忠才趕上,連忙拔槍吆喝,在一旁警戒。

幾分鐘之後,氣喘吁吁的小隊長陳江也爬上了六樓,而差點搞砸了整個行動的陳煌正,居然很白目的搭電梯最後一個到。已經好久沒有如此勞動的陳江,看到好整以暇的阿正一滴汗也沒流,劈頭就是一頓罵,連他祖公祖媽的神主牌都請下來問候。

這個無驚無險只是累了點的勤務,是刑事組裡很普通的一件工作,不太有機會見報,也沒有頒獎表揚那一套,但弄到十多公克安非他命、兩個吸食器,最重要是還有一個電子磅秤、兩包夾鏈分裝袋,就算浩呆不承認,警方要用「販賣」的罪名移送也肯定沒問題,分數比起單純吸食的高多了,這組人、這個月,過關了!可以涼一兩禮拜,不用汲汲營營找線索,衝績效。

陳江不忘叮嚀他們:「趁這幾天有空趕緊處理公文,嘜擱壓了,尤其是阿忠,你尚皮啦;另外地檢署的交查案件、轄區報案的;該傳的證人、關係人,筆錄嘛卡緊問一問,函送出去」。

根據修改過的刑事訴訟法,檢警共用廿四小時,中午抓到人,扣掉夜間不偵訊的時間,他們可以慢慢來,等明天天亮趕第一班,讓警備隊移送嫌犯。陳江他老人家當然不用幹這種問筆錄、按指紋、寫移送書的雜活,他回分局沖個涼,換套衣服,就到自強路地檢署找熟識的檢察官泡泡茶,聊聊天,然後回家補眠,晚上還有一堆酒攤飯局咧!

而這幾個小的,老大不在,本性都露出來。雖說三個和尚沒水喝,但有個被戲稱「革命警察」的大建在,總是不會口渴,由於這條線是阿忠報來的,大家都分享他了的成果,所以當他懶憊的推托著,說是昨天喝多了,睡不到三小時就爬起來埋伏,接著叭啦叭啦的聒噪著奉上一堆諛詞,直說大建打字快,偵訊技巧好,肯定能多問出幾個「藥仔腳」,還奉煙倒茶,向來吃軟不吃硬的大建搖搖頭,打開電腦默默工作。

口口聲聲說累了,但阿忠這痞子看起卻像個過動兒,他不曉得是今天被陳江老大連連誇獎,有點忘形,竟揚著臉支使算是同梯的陳煌正,要他趕緊帶嫌犯驗尿,調閱口卡、素行記錄表,一副老大模樣的搬弄陳江教過他們的辦案技巧。

「喂!阿正,等伊放完尿,把伊手機比較有問題的通聯調出來,看能不能申請掛線(監聽)」

「‥…‥…」

阿忠還看不出阿正一臉大便,兀自聒噪著說:「我的線人告訴我,浩呆都在第一廣場那一帶交易,如果有那附近發話的號碼,可能就是他的藥仔腳,你要注意,這兩天把資料調出來」

「之前浩呆的藥仔腳,都給恁爸『烏龍轉桌』,要不是那天我跟他『博硬的』,伊奈ㄟ說出浩呆的巢穴」

「‥…‥…」

就這樣,兩個伙伴也不答腔,劉國忠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值日組「顧廟」的同事泡茶「畫唬爛」,還不時虧一下送公文進來的一組小學妹。

心情鬱猝到了極點的阿正,帶著要尿不尿的浩呆進出驗尿室兩三回,逼他喝水也沒有尿意,阿正恨不得踢破他的膀胱。

反正甚麼都不順,好不容易搞到了一瓶浩呆的尿液,還來不及封存,陳煌正捏著鼻子拿在手上,斥罵著浩呆:「幹,你是吃啥小,火氣大喔,耐那麼臭」。

這時備勤室裡傳來手機鈴響,劉國忠衝進去欲接電話,在狹小的走道與正仔撞個正著,尿液潑得他滿手騷臭,阿忠來不及反應,阿正憋了一整天的的鳥氣突然無預警的爆開,他用力推了阿忠一把,對方跌坐在地,接著他舉起拳頭,正準備衝過去,沒想到拉鍊還來不及拉上的浩呆,被這種場面嚇到了,習慣當小弟的他好像做錯事的是自己,竟然攔腰抱住正仔,直嚷著:「嘜啦!大人呀,嘜打啦」,錯愕的阿正頓了頓,猶豫一下下;毆打同事,再有理都是錯,但對嫌犯他可就沒那麼客氣,惱羞成怒,回身一記肘擊,浩呆本來就矮小,他屈身彎腰攔抱人高馬大的阿正,剛好鼻樑骨不偏不倚被擊中,血流如注,浩呆扯開喉嚨大叫:「警察打人啊,救命喔!」。

要死不死,某日報記者周儀俊剛好在刑事組泡茶,職業本能讓他想都沒想就衝過來,鏡頭對準滿臉是血的浩呆,快門按個不停。

大建與另一名綽號「救心仔」的刑事小隊長尤松青趨前解圍,大建喝道:「阿正,你衝啥小」。

救心仔趕緊摟住周儀俊的肩,把記者拉回泡茶桌旁,再遞上一口總是不離身的檳榔,你兄我弟博感情。

禍首阿忠機靈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屁股,加入勸阻記者的行列,拙於言詞的正仔心裡恨得牙癢癢的,覺得又被阿忠吃了豆腐,但他也只能放下身段向浩呆道歉,再低著頭拜託儀俊。

(注一):「照水」是道上常用的黑話,意即把風;「水來啊」,就是條子來囉的意思。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女同事傳睡衣照!木頭男秒石化 見「清涼銷魂引誘」網:逆天單身派

鏡文學熱門新聞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誕降師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鬼島故事集》壹・靈異先生

秋山又幾重

獻給愛情的犯罪

噬人嬰

3.5:強迫升級

《鬼島故事集》貳・玩伴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他媽的,見鬼了!

四十天晴

混蛋國軍血淚史

花姿傾城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