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島故事集》殺破狼

 

▲《鬼島故事集》殺破狼。(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飲馬人

楔子・1 托孤

荷塘映月,一片再普通不過的平靜沃野,忽然一個人駕匹快馬,急急忙忙奔馳於田畝間,直抵一間紅磚青瓦大宅院。一下馬不待大門左右通報,便喘氣高叫道:「報!急報……」

正廳中早有一老翁來回踱步於左右兩排太師椅間,他雖已年逾六十,但身子骨仍相當硬朗,一口花白長鬍,更是磊落漂亮。他的身旁站了一個著內侍服色的宦官,也是模樣焦急地候著。並不斷勸說道:「哎呀,王爺您再這樣走,可先把我給轉暈了!」

耳聽後邊廂房不斷傳來產婦聲嘶力竭的叫喊,他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卻又半分使不上力,只能祈求神案上的祖先牌位,歷代高祖皇帝,保佑這唯一血脈能平安落地。

此時一聲清亮的嬰兒哭喊劃破焦躁的廳堂,產婆趕緊派人來報喜:「恭喜王爺,賀喜王爺,喜獲麟兒啊……」

「哎呀!這是天大的喜事,咱們朱家有後了!」一旁的太監更是樂道。

「什麼?是帶把的?哎喲,高祖保佑,祖宗保佑,老夫有幸能得上天垂憐……」趕緊向神案上的牌位磕頭,向祖先報這喜訊。這老王爺過去曾夭亡一兒,長年膝下無一兒半女,如今老來得子,叫他怎能不欣喜無限。

不久產婆也抱了這猶在襁褓中的男嬰來到廳前,老翁不住地伸手逗弄,整個眉眼笑成一線,嘴中不斷喃喃樂道:「祖宗保佑哦!」

「義臨啊,依你看這小子有幾分像我?」王爺問道。

「那自然是十成十像王爺,耳高於眉是聰明相;三停勻稱是長壽相;鼻頭有肉是富貴相。這娃子恐怕是天上謫仙人,老祖宗送來延我大明國祚的。」義臨滿口稱讚,王爺聽了更是不住叫好。

就在這時,忽然一匹快馬從遠處急奔而來,到得門前大叫道:「報!急報,承天府軍情急報……」

王爺一看,是他派去打探戰情的探子,知道事關重大,揮手讓產婆帶嬰兒進房,回頭要探子立馬回報。就聽那人上氣不接下氣道:「報…殿下,韃子兵…攻陷澎湖,島上守軍……皆降於施琅,武平伯他……正率領殘部……趕回台灣。」

「敗了?劉國軒敗了……」王爺大驚,魁梧的身軀為之一震,像株要倒塌的大樹,險些站不穩,義臨趕忙來扶,讓他坐上一旁的太師椅。就見義臨雙手亦不住顫抖,也被這敗訊驚得六神無主。

「殿下,韃子大軍轉眼席捲攻台,日後咱們將作何計?」探子急著問道。

老翁長嘆一聲,看著堂上祖宗牌位思道:「你說咱們還能去哪?普天之下還有呎土不是異族所佔;人間哪有吋地再讓我苟活貪生?」說完揮揮手,逕往後廳而去。

他來到房中,剛生完孩子的侍姬秀姑,正氣息懨懨地躺在床上,臉上盡是和著汗水的髮絲,看到王爺來了,欲起身行禮而不能,老王爺上前握住她的手,要她好好休息,誇她為朱家立了大功。但其他人卻見王爺臉上神色悲催,如此大喜之時,不知還有什麼心事。

產婆將洗淨後的嬰娃讓王爺抱在手上,老翁看著,越看越是老淚縱橫,不禁嘆息道:「我何其有幸能得汝;汝何其不幸生我落難王孫家?老天啊,汝何其殘忍,真要我朱家無後乎?」

這老翁乃寧靖王朱術桂,史載他人品雄偉,美髯弘聲、善書翰,喜佩劍、沈潛寡言、勇敢無驕,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孫,生長於荊州,因避張獻忠之亂入閩依了國姓爺,之後永曆帝命其為鄭成功的監軍。永曆十七年(康熙二年、西元1663),清朝與荷蘭組成聯軍,進攻廈門金門,兩地相繼失守,剛奪位成功的鄭經,趕緊將寧靖王朱術桂接來台灣,並在承天府署(今赤崁樓)旁興建「寧靖王府」作禮遇,其中亭台樓閣,園林廣闊,有「一元子園亭」之稱。東寧王朝一開始還能供給寧靖王歲祿,直至清廷實施海禁,歲給更顯困頓,後來鄭經還要征其田賦。而個性謹慎持重的寧靖王,也深怕橫遭鄭經猜忌,於是便帶領族人來到萬年州竹滬莊(今高雄路竹鄉)一帶,開墾田園達數十甲,這座紅磚青瓦宅即當時所建,至於「寧靖王府」則是遇有國朝大事才回去………

永曆三十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康熙二十二年、西元1683),清軍攻陷澎湖,小朝廷內議論紛紛,台灣島中人心惶惶,上下亂成了一鍋粥,有主張再戰的,打算轉進呂宋島做根據地,一開始這想法獲得了朝臣馮錫範的支持,不料馮錫範根本只想劫掠一場,無心復國。後來敗戰之將劉國軒又與馮錫範力主降清,這些明鄭諸臣個個貪圖個人榮華富貴、直把幼主鄭克塽晾在一旁,巴不得賣主求榮也就算了,沒想到就連魯王世子朱恆、安樂王朱浚、巴東王朱江等當初隨鄭成功來台的明朝皇室,也跟著見風轉舵,寫起了「仰冀聖恩、天命有歸、逆亡順昌」的降表。

不幾日,又一匹快馬來到竹滬莊的寧靖王宅,下馬便扯直喉嚨報道:「殿下,郡王他……他已決意……降清了!而且眾王爺們也……」後面的話,探子遲遲不敢再說下去。

原本以為寧靖王聽到這消息會深受打擊,甚至不支倒地,沒想到此刻老人卻堅強地挺拔,只說道:「知道啦!下去休息吧!」此時他看著廳上古畫,畫裡故國山河依舊,遙想荊州二十多年的故鄉時光,之後逃往南方各地的南明二十年;與輾轉來到台灣的二十年餘命,不禁一陣潸然淚下,最後淡淡自語道:「是時候啦!老夫去見高祖皇帝的日子到了!」

第二天,他把鄉親與莊園佃農僱傭都找來,奉了茶水跟他們說道:「這些年來,辛苦各位跟著老夫來這荒山野地開墾,如今莊稼有成、四季田園豐茂,這都是大家的功勞,我忝為主人的著實汗顏不已。」

眾人聽了都不明其意,他們知道寧靖王雖貴為大明王爺,但所有春耕夏耘全都親力親為,捲起衣袖與村中老農同耕同食,是佃農眼中的大好人。又聽寧靖王說道:「再過幾日吾將歸矣,到時這片莊稼還有勞各位多費心盡力了。」

眾人一聽,只道王爺有意歸返中原故土。當時降清之勢大局已定,也聽說不少王爺大臣都獻了降表,甘做韃子鐵蹄下的順民。於是有的為王爺能重歸父母之地賀喜;有的則不捨王爺要渡海遠行。

「義臨啊!」王爺吩咐道:「去把那些田莊地契全拿來!」

「是。」一旁的宦官躬身應道,隨後將一疊疊畫押的地契全都候上。

「燒了吧!」王爺說道。一時所有人又驚又喜,義臨更是不解其意,回頭看王爺叫道:「殿下,這……」

「唉,這片土地本非吾之所有,卻肯收容我這海外孤子末代王臣,我又何敢佔有這一山一水,不與這些自食其力的百姓所共?」眾人一聽,有的叩首謝恩,有的手舞足蹈,看著地契燒成灰燼,老老少少像看到一方新樂土,個個喜不自勝。

到了晚上,待寧靖王打點其他事物畢矣,他先到房中看了心頭肉,小娃兒正由幾個嬪妃哄抱入睡,秀姑雖初為人母第一次生產,所幸「註生娘娘」與「十二婆姐」護佑,經過幾個晚上休息,氣色已經好很多。寧靖王的正宮羅妃死得早,幸賴還有五位妃妾在側,亂世浮生,王爺府上的體制早已大不如前,幾個妃嬪姬妾雖然嬌貴,但也得勞動其身。幸好大家同住一屋簷下,彼此相扶持,五個老婆像是親姊妹般互敬互愛,感情可說是特別好。

寧靖王一進房就急著抱起娃兒,揣在懷中又親又抱,想到此後人世變化難料,自己還有多少時日能與這娃兒朝夕相伴,殷殷看他長大成人。想到這不禁又是一陣鼻酸落淚。這男嬰說也奇怪,本來剛吃飽奶水睡得正香甜,王爺一哭,他竟也跟著哇哇啼哭,孤燈之下父子對泣無語………

那晚,寧靖王把最忠心耿耿的太監義臨請來內室說話。義臨一進房中,見桌上幾盤青蓮甲魚、千張肉、龍鳳配、沔陽三蒸、紅燒野鴨與八寶飯,一道道俱是荊州名菜。他們來自荊州,生於斯長於斯,闊別四十多年,對這些故鄉菜色,竟猶如他鄉遇故知般百感交集。就見王爺為義臨斟酒,義臨忙起身謝道:「不敢不敢,王爺這可折煞小人了……」

「義臨啊!你來我這幾年了?」王爺斟酒問道。

「回王爺的話,小人是先帝崇禎六年(西元1634)到王爺府上,當時我還只是個十來初的小監,沒想到一轉眼,頭髮都已經花白了……」

「是啊!咱記得那時我也不過是十來初的小毛頭,在荊州王爺府咱倆就像是兄弟,只是我調皮挨爹娘罵的時候,你也總是少不了一頓責罰!哈哈哈……」兩人以湖北鄉音聊起往日時光,自當又是一陣歡笑。酒過三巡,王爺又問道:「義臨啊!你說說,本王待你如何?」

義臨雖覺得王爺今兒問話奇怪,但也不好多問,站起來朗聲回道:「王爺待我如兄弟,義臨願與王爺同生死,共犯難,王爺去哪,義臨就去哪!」

「好!好兄弟,咱們乾了這一杯」王爺舉杯,義臨也一杯喝盡。王爺繼續說道:「那兄弟,咱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哎呦王爺!您這『拜託』我可擔不起,您一句話示下,小人這就去辦!」

「唉!」王爺長嘆一聲:「國事凌夷,賊子掘我先人棺槨,我與清狗勢不兩立,老夫此生絕不剃頭易服,看韃子臉色!」再說到清兵入關以來種種屠戮漢人的行徑,講到「嘉定三屠」、「揚州十日」,兩人又是一陣義憤填膺,話到激動處,義臨手中銅杯一握,瞬間就是一道深刻指痕,足見內功修為著實驚人。

「嘆只嘆總舵主壯年早逝,才讓馮錫範這等國賊當道,致我反清復明大業無以為繼!」義臨感慨道。「而且這事確實有古怪之處,總舵主向來身子硬朗,一身武功更是獨步江湖,怎麼會突然仙逝撒手人寰,只怕…是有奸小從中作怪………」

「唉,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莫非真是天意,天意……」王爺也對陳永華之死一陣嗟嘆,想到東寧局勢在總制死後便國政日衰,不禁又是嘆息再三。

「義臨啊,眼下台灣就要保不住了,老夫浪跡天涯大半輩子,此刻亦已無意他往,不想再遠遁海外了………」

「這………」義臨忽然一沈吟,趕緊接話說道:「是啊王爺!台灣山明水秀,若能在此落地生根,是再適合不過了!王爺若不想回中原,咱們就在這安享餘年也是好的。」義臨明知王爺話中有話,卻故意把話頭說到這上。

寧靖王喝了一口酒,又繼續說道:「我當初會來台灣,就是不願受韃子的骯髒氣,如今台灣也將降服於清,看來此處再無我立命之地。我生不降清,死亦不受辱。義臨,我已決定身殉大明,以清白之身,見高祖皇帝於九泉之下!」

「王爺……」

「義臨,你我兄弟一場,王世子……王世子,我這個尚在襁褓中的兒子,兄弟我就將這風中殘燭托孤於你,待我去後,望你好生照顧,讓這盞暗室明火,不致斷送在異族手中!」說罷,老翁起身伏地,竟行起了叩頭大禮;義臨一見大驚,也趕緊跪了下來,不住地叩頭流淚,見王爺以身托孤,情深意重,主僕兩人又是一陣對拜對泣………

「王爺,快快請起,此事萬萬不可!」就聽義臨收淚說道:「韃子的鷹犬在台灣耳目眾多,我這日日夜夜在王府出入的家臣,恐怕也早已是他們欲除之後快的眼中釘,到時韃子兵佈下天羅地網,王世子跟在我身邊更是危險!」義臨說完,寧靖王聽了也覺得有幾分道理,不禁坐地對天呼嘆:「當真天亡我大明!都說韃子狼子野心,殺人不眨眼,視我漢人如草芥,我這天可憐見的朱家血脈,如落到賊兵手中,又豈有活命之理?」

義臨一聽,心頭一酸,見老王爺好不容易老來得子,最後竟是徒增悲嘆,思慮不禁千回百轉,苦思有無計策以對。就在這時,忽然靈光一現,趕忙扶起老王爺,確定裡外無人後低聲說道:「小人青蓮堂下有一會眾張老六,他的媳婦剛生了孩子,前幾天卻不幸夭折了,若王爺不介意……」

王爺一聽,當下明白其中不可說之處,連連點頭聽義臨繼續道:「古有『狸貓換太子』,今有『死胎換世子』。而且王爺知道我們天地會中的兄弟,個個視死如歸守口如瓶,誓願保住這大明最後一滴血脈,以圖謀日後復國之機!」

王爺連連點頭稱是,又聽義臨說道:「王爺不多時只需對外人說,王世子突然遭逢噩耗,到時我便以死胎來換駕,並為之舉哀弔祭,讓眾人皆知。只是娘娘那一關……」說到這,義臨臉上頗有難色。

「這我明白……」王爺說完,主僕心頭各有尋思,義臨心中更有其他打算………

欲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陸軍女士官不倫已婚中校飛官 私密照曝!航特部:屬實就嚴懲

鏡文學熱門新聞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

夜班車

學姊好色

性感槍手

誕降師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秋山又幾重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倫.不倫,愛之外的其他

3.5:強迫升級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獅頭花

有生之年

獻給愛情的犯罪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