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即地獄

 

▲身即地獄。(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吳威邑

序幕 當歷史大方向你展示了一具屍體,往往只為了掩蓋另外一具。

烈日下,強風掠過墓園颳起一地冥紙。

扒土的野狗停下動作,牠嗅聞著空氣,示威性的咆哮。

枝上的鴉群越聚越多了。墓碑上也是。牠們開始躁動不安,鳥喙彼此碰撞,泛白的眼珠不約而同反射出野狗的獵物。棺墓遭盜後,屍體半掩在土坑裡,壽衣敞開,長斑的皮膚逐漸由紅轉黑、滲出水來。整體而言還算新鮮。

當野狗張嘴撕下一塊腰肉,烏鴉叫了。

枝葉搖晃,一雙雙黑亮的翅羽快速顫動著,野狗果斷掉頭的同時,鴉群直撲而下。

「媽媽,那邊有很多很多烏鴉,有的像人一樣大喔……」

「噓,別亂講。」

群鴉之中,有隻烏鴉歪著頭脫離了同伴,沿著死者的手臂一路啄食來到手腕處。印象中牠是吃過的。指肉細而彈牙,像螃蟹腳,和此刻同伴們大啖的腰肉、腹肉相比要美味多了。嘎,好在只有牠知道。喙起喙落直至見骨,好不痛快。然而剩指腹上的軟肉時,牠停住了。和指節內側的肉比起來,那裡顯得油味稍重,但還不至於無法入口。牠回頭看看同伴,再看看指腹上的渦狀紋路,嘴喙微張,向前躍了一步──

嘎。

──一隻灰色的手掐住牠,拇指一推,啪嗟折斷了鳥頸。

鴉群受驚後,群起而飛。

「是真的!還有一個像鳥的人。」男孩瞪大眼睛,在墓園外佇足,「妳看,那個人有翅膀,黑色的翅膀,他頭上有角、手指有蹄,全身都是毛,臉上還套著麻布袋……」

「上課要遲到了。」

「媽媽,那是怪物嗎?」

「又來了,以後不准再看漫畫了。」

一口吃掉鳥屍後,「那個人」伏下身將死者的手拾起,仔細端詳。儘管受烏鴉啄食,指關節和手背已剩白骨,但指紋的部份仍算完整。蹄指相觸的剎那,麻布袋下傳出急促的喘息,他拱起黑色的翅膀將自身包覆,像蛹,而死者的手攤在一旁,指腹紋路退去變得平坦。先是棺木被盜,這回死者又被竊走了指紋。

狂風颳起,翻湧的烏雲吞沒太陽。

「那個人」的羽毛逐漸內縮化成黑色西服,腳上的蹄也蛻變成皮鞋。

麻布袋落地的同時,腳邊的死屍隨之腐敗。

「媽、媽!妳看過死人復活嗎?」

循著聲音,「那個人」望向墓園外的公車站牌,孩子的母親正朝逼近公車揮手,完全忽視男孩的問題。

噓。

他朝男孩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我知道你看到了,但你得學會閉嘴,就像那些假裝看不到的大人一樣。」

男孩連忙摀住了嘴巴。

──不然我會殺死你。或者,我也可能放任你,讓你被這個時代殺死。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辣模辛尤里醉趴東區街頭 柏油路上打滾..黑色底褲全都露

鏡文學熱門新聞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誕降師

獻給愛情的犯罪

噬人嬰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鬼島故事集》壹・靈異先生

完美人類

報應

泡沫之梯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3.5:強迫升級

秋山又幾重

室友‧前男友

MY SOUL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