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物語

▲▼妖物語。(圖/鏡文學提供)

▲妖物語。(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青山曉

【第一卷. 狐妖】第一章


「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

夜涼如水,萬物具靜,歲月靜好。
她臥在塌上賞著星宿,正如以往那般一副閒散自得好時好刻。
可惜這美好的夜色,卻被一連串的嗚噎啜泣聲給劃破了,扶妖擰著眉頭,默默將一盞茶抵在粉色唇間,細細拉長耳朵聆聽尋找,找那劃破夜色的兇手究竟是誰?
「別哭了,妳這麼突然哭做什麼呢?」一個男聲慌亂又疼惜地,揉住了那嗚噎聲的主人。
「我倆好不容易湊得這相處的片刻,妳便要這麼哭哭啼啼一夜嗎?」
女子的嗚噎聲在聽得這一句之後有著短暫的停歇,接著又被男子的一句話給惹哭了。
「哎喲,我好不容易攢了幾個銀子去給妳買的香酥脆糕,妳怎地一看就哭呢?妳嚐嚐嘛,這東西聽說可是京城裡頭姑娘家都愛吃得不得了,可搶手得很哪,我這一大早就給妹子妳去買,妳瞅也不瞅一眼……」
「我就不愛吃嘛,你做什麼買給人家?」嗚噎之中還能趁隙埋怨一番情郎送糕很是糟糕的行為。
這香酥脆糕的確是京城裡頭姑娘家爭相競買的一款小甜點,在這一年一度的七巧節裡更是比平時貴上雙倍的價格,可是姑娘愛吃,姑娘的情郎怎能不去買?就算翻倍的貴上,還是得想辦法給買到手,否則又怎能得姑娘一個笑顏、一個心甘情願呢?
可男子這好不容易賣掉家中唯一值錢物所買到的香酥脆糕卻不受心儀對象的待見,男子急慌慌地,一時手亂足錯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妳愛吃什麼?我去給妳買去好不好?」
嗚嗚噎噎的聲音陡然一收,微微喜道:「真的?」
「真的!妳愛吃什麼?告訴哥哥我好不?」
「真的會給我吃嗎?」女子聲音裡頭透露著既期待又懷疑的音調。
「真的真的,」男子一聽這吳儂軟語登時是急色攻心,語帶動作的撲倒了女子,溫柔地問著:「告訴哥哥,妳想吃什麼?」
「我想吃……」女子嫣然一笑,唇邊綻放著奇異的青煙:「你。」
說時遲那時快,男子還以為女子僅是開玩笑,正要笑顏回覆床笫狼語,誰曾想那女子一張嘴竟真的一口就吃掉了……男子。
將男子吞嚥入腹之後那張嘴滿足地咽了一咽,打了個大大的飽嗝:「吾願足矣。」
女子不多時便隨著青煙默默地消失而去。

扶妖淡淡地喝掉那盞擱在嘴邊已不知冷卻多久的茶,似有所感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這便是「織女與牽牛」的故事啊,天可憐一年見一次面,牛郎每次都還是被一口吃掉,真是年復一年半分都沒長進。 「嘆什麼氣呀?」一個相當好聽的男聲,隨著剪影從扶妖背後紙窗上漸漸浮現似是男子側臉輪廓,與聲音相稱一般好看乾淨的男身樣子。
「嗯,織女又把牽牛吃掉了。」扶妖淡淡地撐起身子,將茶盞放入一旁燒著壺水的器皿裡頭,溫熱的茶水澆在那冷卻的瓷杯上,動作反覆了幾次,細長的鳳眼微微透露著一股哀傷。
「這不是年復一年的戲碼,有何趣味?又有何可歎?」好聽的男聲也不急著顯身,隔著這一窗軒與扶妖閒聊了起來。
「嗯,就是覺得從沒改變這一點讓人有些哀傷,男人嘛,怎麼總是學不乖呢?」扶妖頓了頓手勢,有些黯然。
男聲略帶低音噗了一聲笑道:「男人若是精乖了,那些妖物又該以何維生?」
這世道妖物橫生,本來就是與人心貪嗔癡戀有所關聯。
越是欲望深濃的時代,越是有妖叢生。
說穿了便是人心豢養著這些妖物們。
天地最初造物並無妖物這一類,只因百千萬年來人的奇思百想欲念從而衍生出這些妖物,有些為無形之妖、有些則為有形之妖,無形體之妖為惡則有收妖師滅之,有形體之妖為惡者則為化妖師渡之。
然則扶妖承接的家業便是扶持著有形體之妖,譬如貓妖、蛇妖、狐妖等由動物轉體而成的妖物,這些持身善念的妖物在這魑魅魍魎橫行的世代之中,若不加以管束,很容易便在一念之間或是受操縱而成為惡妖,扶妖的存在便是監督著這些心存善念的妖物,加以防範不讓其變體為惡妖,進而將這些善妖渡化轉道脫離妖界,此為扶妖也。

這紙窗的剪影男聲,便是扶妖祖上傳授管束下來的一只妖物,也算得上是家業之一,他的形體便是映在窗上的剪影,至於來歷卻是說不得亦道不得,扶妖多次輾轉問過窗妖,可他卻從不露出一絲口風。
扶妖淺淺地笑道:「你不也是男人?」
「這可不同,我可是又精又乖的男妖~說我是男人,哎,多~俗~氣 ~呀……」窗妖相當不以為然地哼道。
窗妖已在扶妖家業中傳承百年,也是獨生女小扶妖的解語花,她還記得第一次遇見窗妖的那日,是個青月黑夜的晚上,小扶妖的爹親娘親正心無旁騖以妖術法術大戰七百回合,沒人看管著小扶妖時,她落寞地蹲在廊下,支著小手盯著土裡的一株四葉草,便在那個時刻,窗妖緩緩顯身,帶著戲謔的男聲搭訕:「小扶妖,怎麼一個人啊?」
「爹爹娘娘正在吵架,不讓我在一旁觀戰。」小扶妖沒有回過身,白皙靜秀的小臉蛋上也不見一絲懼怕,依舊專注盯著那株孤支四葉草。
「那妳可以偷偷去瞧一瞧呀。」窗妖提議著。
「有什麼好瞧的?娘娘是隻妖,她不願意讓我看見她的原身,爹母之命不敢違也。」小扶妖也不避諱,雖然這是第一回窗妖出現,可她卻覺得他一直都在身邊那麼熟悉,似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小扶妖的爹親有戀妖癖,但凡美豔的妖物總讓他情不自禁地迷戀,直到遇上小扶妖的娘親後,他更是死心踏地糾纏著扶妖的娘親,直到對方心甘情願地留在他身邊,直到小扶妖出生漸漸長大,直到一人一妖漸漸一言不和就開打,小扶妖便只能躲在暗處默默等著爹娘人妖大戰結束。
妖物有著永恆的生命,即便是有形體之動物妖,即便原主已燈盡油枯,妖物卻依舊能宿在原主的體內,由妖物支配著原主四肢身軀,一切便如往常栩栩如生,可其實那形體早已是一具死屍。
戀妖所戀上的是一隻貓妖,貓的壽命不過十年,他遇見貓妖時已是貓齡二歲,正是人的壽命二五年華之際,生下小扶妖後就這麼安安穩穩地過了五年,信手算來貓妖已屆年老,形體身死已是指日可待。
扶妖(戀妖)便是抗拒著這一點,想讓小扶妖的娘親能夠棄妖道從人道,想讓兩人從此可以白首攜老、壽有所終以便之後能夠進入輪迴,生生世世都能重新相遇、再度相戀、共度每一生。
由妖入凡身,本就是逆天的行為,既然逆天所要付出的代價自然是不容小覷,小扶妖的爹親自然是為此奉上了自己寶貴的生命,可是卻依舊無法將小扶妖她娘給導入人道,扶妖(戀妖)在失去性命的那一剎那,也永遠失去了小扶妖她娘。
為了扶妖(戀妖)的一時執念,年紀尚小的小扶妖在旦夕之間失去了雙親,餘下陪伴她的只有窗妖而已。
之後,小扶妖便一個人在大宅子裡獨自生活,偶有妖物來擾,有些會留在宅子自願侍候扶妖,因而扶妖的飲食起居皆有小妖們照顧無虞,這麼年復一年漸漸長至成年扶妖。
扶妖換了一隻手撐著下巴,隨著衣袖滑落而出的蔥蔥玉手猶如出水芙蓉般,很是襯著主人那靜秀妖媚的容顏。
因為娘親是貓妖的關係,她的長相也偏妖媚,可妖媚之中卻又帶著七分端莊穩重,是一種極度矛盾的長相,這樣的長相很容易便會招致禍端,可喜的是她不太需要去外頭拋頭露面掙得營生,有祖傳家業可供日常所需,又有小妖供她驅遣辦事,這樣的日子毋寧過得挺是輕鬆愜意。
窗妖得不到扶妖的回覆,等著等著也乏了,正想另起一個話題聊聊,卻在起心動念那一刻廊下一串風鈴搖曳,星夜無風卻搖動了幾下叮零叮零,似有人來訪,正由正宅門口的小妖應門,窗妖一喜道說:「噢,有客人。」
算算也好些日子沒有人上門來了,窗妖對著這不愛言語的扶妖也著實有些疲累,能有其他人上門來讓他玩弄玩弄打發打發時間,正是他的小嗜好來著。
隨著窗妖這麼一說道,負責值門伺的小妖振著翅子翩翩飛來,停在廊下扶妖的塌邊,翅子依舊嗡嗡嗡個不停歇。
「主子,有位韓將軍來訪。」小妖飛過庭院之處點點閃亮了起來,像是天然的照明,也像黑夜中的星子落滿整座庭院中,甚是美麗。
「嗯,接引進來吧。」扶妖淡淡地說道,默默收起半露在外頭的青蔥玉手,起身正經端坐。 整座京城一共有五位將軍,姓韓的就占了四位,依照最近京城裡的謠言,此時來訪的應該是那位末席小將軍韓寒無誤。
韓將軍隨著引路的小妖步入至庭院中,原先在此處散玩的蟲子,在此人踏進月亮門之後,便一隻一隻如同有吸引力般的往韓將軍附近飛去盤旋著不放。
「喲,是美男子喲。」窗妖忍不住偷偷贊道。
扶妖用細長的鳳眼瞄了一下紙窗,窗妖立即逃散,留下那被燭光照耀的一片暈黃色紙。
至於他逃去哪了?扶妖從沒問過,也不想知道。 「這時辰韓將軍來訪必有要事,請坐。」
茶爐的另一方隨著扶妖話落,便出現了一塊軟墊,接著茶爐又似有人在執事分茶,茶道禮儀一應俱有,只是就這麼憑空出現,一杯茶分至扶妖塌邊小桌几、一杯茶分至客用軟墊桌几旁。
那將軍見狀也不訝異害怕,只是繃著臉落座,除下頭上的黑軟帽,露出一張極為出色的臉。
「請用茶。」扶妖淡然有禮地略盡主人之儀。 韓將軍默默地將茶杯執起捧握在掌中,卻沒送進口中的念頭,唇數度啟齒,卻又一字不出。
扶妖也不急,徐徐地捧起自己那杯熱茶慢慢喝起來,天地萬物寂靜星寥,她有的是時間等待。
庭中的繁星點點越晚越稀少,那便是螢火蟲子都去睡了,只剩下幾隻依舊不肯離去,彷彿想要偷偷聽些什麼八卦茶資。
待扶妖手中那盞茶默默見底之後,將軍終於開口說話了:「我聽京城裡人說先生這府邸可解常人不可解之事,故而星夜來訪,還請先生見諒。」
扶妖淡淡笑了一下:「我這裡多半是夜裡才有人來,將軍但說無妨。」
茶壺裡頭的滾水熱騰騰的直冒煙,正上方飄渺的煙霧逐漸形成一張臉。
那將軍看了煙霧裡頭有著五官的臉皮,是他同床數載的結髮妻子楊詠心,他忍不住臉色一緊,終於開口道:「我家夫人被一隻女狐妖附身,望扶妖先生能相救。」
「若然如此,請將軍去找化妖師即可,又何必星夜專程來我府邸一訪?」
將軍又陷入了沉默,緊閉著雙唇再度不發一語。

有形體之妖為惡者則為化妖師渡之。

這位韓將軍之所以不去找化妖師除去附身在他夫人體內的妖物,恐怕是別有隱情。 「將軍請說實話。」扶妖瞇著細長的鳳眼,態度閒適地逼問著那長得相當英俊的韓門第四位將軍。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昆凌比基尼「重點部位」尺度好大! 粉看ID嚇慘:周杰倫生氣了

鏡文學熱門新聞

泡沫之梯

金牌律師之一:華服上的血漬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3.5:強迫升級

獻給愛情的犯罪

阿霞

誕降師

獅頭花

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叛之三部曲首部曲:忤

洗鬼店

我們不能是朋友

假面歌姬

約好了,不說再見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