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劫

▲▼天地劫。(圖/鏡文學提供)

▲天地劫。(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方也真

一  東洋甲螺       

明朝天啟元年,西元一六二一年。    

正是東北風席捲的十一月,冷風慄冽,天色陰鬱不定。    

十幾艘鼓著風的船隻,疾疾穿行過暗流藏伏的海灣,從日本方向,往南全速前進。    

船上的武士神色緊繃,領頭船的船頭甲板上,正豎著一幅繪有日本應神天皇的武裝肖像,身著鎧甲,手持長刀,面容透著一股肅殺之氣,完美詮繹著日本武士尊其為八幡戰神的稱號,圖幟下方直列著由漢字書寫的「八幡大菩薩」五個墨黑行體字,穆然磅礡的氣勢,似乎在向世人警示著,此乃威震東亞的八幡戰船,正是一隊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海盜艦隊!  

船身中央的主桅杆上,還隨風飄揚著一支畫有甲螺圖案的旗幟,正頂在全船的至高處,獵獵作響,呼嘯不停的風吹旗擺聲,儼然把船頭前的八幡戰神旗的風采給壓過。頂風的旗幟是黑色的方形布掛,其上有著橘紅色的甲螺圖形,甲螺形似貝殼狀的號角,卻又鑲著金光閃閃的飾物。    

海盜船隊的領頭者,穩穩站在甲螺旗幟下方,用望遠鏡看著遠方,年紀約莫五十上下,留著兩撇八字鬍,身形高大壯碩,正是人稱東洋甲螺的海盜大頭目顏思齊。    

這些海盜們穿著日本的武士短褂,鬢髮邊沁著汗,焦灼地往前張探。突地,顏思齊瞇起眼睛,再湊近望遠鏡凝神專注,看了一會兒,在巨浪滔天的海勢中發現了一隊商船,回頭興奮大吼道:     

「一官,通知艦隊,全速前進!」     

顏思齊說著的正是道地的閩南話,跟身上的日本服飾顯得格格不入。    

隨侍在側、站在甲板上的一位船隊副手,膚色略白,卻蓄著一臉落腮鬍,全身散發一副既文兼武的特殊氣息,正是小名喚作一官的鄭芝龍。鄭一官急忙敲打響鐘,拔下甲螺旗幟,左右揮舞得虎虎生風,喊道:  

 「快!全速前進!」      

海盜們催緊船舵,朝著商船接近,狂風襲捲之下,浪滔一陣一陣催逼著兩隊船隻。海盜們野心勃勃,揮舞著長刀,攀著纜繩,亟欲大開殺戒。商船們發現苗頭不對,竭力想將船隻行駛得更快,奈何船身沉重而難以加快速度,兩隊船在緊迫的北風催逼之下,交纏在了一起。    

「兄弟們,衝啊!」顏思齊大聲一吼。    

 眾海盜們迅速分頭列隊,跳幫登船,不難看出輕盈純熟的架勢和早以慣成習性的默契。海盜們舉著長刀東劈西砍,殺害商船上的船員,張狂地洗劫財物,一時船上哀鴻遍野,海盜們一洩連月來被日本德川幕府緊迫追殺的惡氣,被當作獵物的商船閃避不及,已被一湧而上的海盜圍捕殆盡。    

站在八幡船上督戰的顏思齊,眼神突然變得深邃,似乎回想起數個月前,在日本的長崎和江戶之間,來回奔走,對德川幕府的腐敗統治,不斷怨埋心中,原想長居日本、棄盜從商的願望,早已破滅殆盡,剩下的只有江湖弟兄們賞臉賜封的甲螺名號。    

怨怒之下,顏思齊便廣交海陸豪傑,與結盟弟兄們私自密謀,一圖推翻德川幕府,企盼建造新局。    

誰料到,原本以為計劃周詳的秘密行動,卻因奸細反叛,讓事跡敗露,德川幕府下達舉國追殺令,顏思齊無奈,在隨從鄭一官的建議下,只得領著手下們倉皇逃難,遠離德川幕府的緊逼追趕。    

回憶至此,顏思齊不禁暗自苦吞漢兒淚,此時,突然耳邊傳來一聲叫喚:    

「弟兄們,上最後一艘船!」  

鄭一官粗獷的叫喊聲,喚醒了顏思齊的苦思冥憶,回到了現實。    

鄭一官帶上一隊人馬,搜羅最後的商船,船上的人多已倒下身亡,卻只見一婦人傷勢嚴重,懷裡緊緊抱著一昏迷的孩童,嘴裡狂亂地唸叨著令人費解的語言,鄭一官往前一躍,便疑惑道:  

 「怎麼會……有女人,難道……這不是商船?」  

眼見婦人膚色略黑,耳上和頸上掛著串珠飾品,不同於中原女人的裝束,鄭一官用刀挑開婦人身旁的布蓋,底下全是金燦華麗的大箱子,手下們興奮地一湧而上,好奇開箱,在豔陽的照射下,箱子裡全是金光閃閃的珍貴珠寶。     

鄭一官眼神銳利,盯著箱上雕刻的動物圖騰,形似一頭蒼狼,回頭拔起婦人頸上的項鍊說道:    

「蒙古皇族?……快!快叫大頭目來!」    

顏思齊聽到手下們呼喚,幾個縱躍來到貨箱前,先是一愣,來回審視著婦人的頸鏈與箱中的金銀珠寶。    

鄭一官忍不住插嘴:    

「大兄,我追隨你這麼多年,從沒看過哪支船隊,載過這些東西,這都是無價之寶呀!」    

顏思齊再看了一眼婦人,眼見她雖身負重傷,意識不甚清楚,仍刻意地退縮一旁,不斷揮舞右臂,伸往後方揣摸掖藏,似乎想以身翼護著她身後的箱子,顏思齊隨即命令手下打開箱子。    

婦人滿身是血,起身阻擋,海盜手下擊出一掌,婦人被一揮而倒,海盜們湊前開箱。    

顏思齊伸手撈起幾把寶物,忽地,箱中散發出一絲溫潤的光芒,顏思齊瞪大雙眼,鄭一官急問道:    

「大兄,怎麼了?」    

顏思齊難掩興奮地道:    

「一官,這些東西非同小可,絕對能讓我們東山再起!」    

鄭一官掃了一眼眾人,滄茫大海,浮浮蕩蕩,黃昏餘暉下難掩眾人經歷了一場暴亂後的疲憊,但更多的是被寶物迷惑的心神不定的眼神。    

顏思齊深吸口氣,緩緩說道:    

「長崎……我們是回不去了,好不容易躲開了德川,我們必須再找個地方重新開始。」    

「如今,我們還有哪裡可以去?」鄭一官疑惑地問道。    

顏思齊要來海圖,手下兩人各執一端拉開海輿圖,顏思齊略一沉吟,伸手一指,指著圖上標示著葡萄牙文的福爾摩沙島,振臂一揮,海盜們迅捷抖擻地登船啟航,滿載著寶物,浩浩蕩蕩駛向了南方的一座小島。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雞蛋糕妹「一件式」秀美腿 她嬌喊:這闆娘很可以!

鏡文學熱門新聞

邊緣記者事件簿之上吊紅衣女屍

學姊好色

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誕降師

秋山又幾重

獻給愛情的犯罪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鬼島故事集》長生禮儀社

3.5:強迫升級

人間蒸發事務所

養狗指南

倫.不倫,愛之外的其他

辦公室瘋雲

私刑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