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鬼》創作拼圖 源自作者不可思議的經歷

鏡週刊/圖文

神鬼對抗遊戲《打鬼》在網路進行群眾募資,製作人是曾在大學擔任講師的林岳漢。他透露一段在高中時期的經歷,外人看來或許覺得不可思議,卻是《打鬼》最初的創作源頭。

《打鬼》遊戲製作人林岳漢。(圖:宋岱融攝影)

我是基督教家庭,從小就是被壓到水裡去受洗的那種小孩。我爸非常虔誠,他常灌輸的觀念就是「鬼在哪裡?叫鬼出來給我看,我就在這裡等它!」所以從小我就很鐵齒。直到高中的一段經歷,才讓我知道,原來真的有這種東西存在。

高二時跟同學去高雄山上烤肉,那是不用戴安全帽的年代。我沒有摩托車,就偷騎我媽的小50,在同學後面跟得很辛苦。突然騎在我前面的班長翻車了,人飛到空中,所有人都嚇一跳,因為根本沒有東西撞到他。他衣服都破了,皮膚滲血,他說因為看到有老太太在馬路中間才緊急煞車,但全班40幾個人都沒看到。

在他翻車的瞬間,我的臉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打到,照鏡子發現嘴角有兩條瘀青,就像小時候被皮鞭打的感覺,很痛。那天就像一個分水嶺,我開始沒有辦法睡覺,要睡著時就會被壓,眼睛可以睜開,但身體動不了。一開始覺得好玩,因為沒碰過,我就用全身的力量掙脫,一掙脫就沒事了,可以繼續睡。

但後來情況愈來愈嚴重,被壓的力量愈來愈大,連在學校睡午覺趴著也會被壓。我已經快一個月沒有睡覺,我開始四處求救,但我爸還是覺得我在怪力亂神。後來碰到一位對宗教靈學有興趣的學長,他開始帶我去學校附近的廟宇求助。

我們去了好幾間廟,第一間廟的人直接把我們擋住,指著我說:「這是你自己的事,我們沒有辦法處理。」第二間廟也是一樣,到第三間廟才終於讓我們跨進廟裡。師姐看到我劈頭就說:「你後面跟著一個女的。」她問我最近是不是有去哪裡玩,我說是,她幫我做法後,我們就回去了。

但當天晚上情況卻沒有好轉,重量大到像全班玩疊羅漢壓在我身上,之前手指腳指還可以慢慢掙開,但現在沒辦法。後來學長又幫我找了一間廟,那間廟在一條小巷子內,門口有一尊很大的觀世音菩薩像,外頭排了長長的人龍要問事,到半夜十二點多才輪到我們。

我一坐下來,師姐就跟我說:「很難睡吧?」當下脊椎都涼了。她繼續問:「你一開始還爬得起來對不對?」我說對。「但現在都動不了對不對?」我說對。她說:「因為整個床上都是呀,你怎麼爬得起來。」我才恍然大悟。她很生氣,覺得孤魂野鬼不應該去叨擾陽間的人,因為這在陰府是違法的。

當時師姐叫我用「冥想」的方式走回家,從道壇走出去,到家門口的時候眼睛睜開,這樣她就知道在哪裡了。她說晚上會帶天兵天將過去。後來她做了法,也給了一些護身符要我放在枕頭下。真的很難想像,那夜就一覺到天明,之後每天也睡得很安穩。

那個月對我來說很黑暗,但讓鐵齒的我開始去尊敬那個領域的東西,我才發覺到,原來真的有另個世界存在。那時我18歲,我沒有想到20年後我在做遊戲的時候,也成為一塊生命的拼圖,至少我真的經歷過,不是天馬行空在講這些東西。

更多鏡週刊報導

【獨立遊戲專訪(上)】打鬼:原汁原味的台灣神鬼對抗線上遊戲
【獨立遊戲專訪(下)】《打鬼》創作拼圖 源自作者不可思議的經歷
首創台灣3D政治漫畫 失眠造就林岳漢的驚異奇航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興奮汪看診「狂彈跳」1分鐘 媽受不了...網笑:牠嗑藥嗎?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