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對他人說」送行者獨白 接觸死生...金寶山禮儀師的痛與憾

影音新聞中心

「死亡」或許是多數人的禁忌話題,但對於走在生者、死者之間的「送行者」-禮儀師,卻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給逝者尊嚴、陪亡者走完最後一哩路的禮儀師,往往被貼上”特殊標籤”、投以畏懼的眼光。被親友排擠是難以言喻的痛,送不到至親是難以言喻的憾。看透生死的他們,抱著「給往生者怎樣的服務,未來別人也許會用同樣的方式來服務我」的信念,堅持工作、替往生者送行。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面對恐懼的最好解方 就是正面對決

生長在宜蘭蘇澳漁村的禮儀師張智勝,從事禮儀工作已超過6年,對殯葬產業的第一印象,是小時候家鄉有人舉辦喪禮,遠遠就能看到搭棚,經過時長輩還會不斷叮囑閉眼睛、口中唸誦「阿彌陀佛」。或許是小時候的印象太過深刻,讓他對生命禮儀產業一直有個懸念,從職軍退伍後,他便轉戰禮儀工作,「我想藉由入行,深入地去了解殯葬業在做什麼,為什麼會讓那麼多人畏懼。」

▲禮儀師張智勝。(圖/張智勝提供)

▲ 張智勝工作樣貌(圖/張智勝提供)

剛入行時張智勝心裡不免有疙瘩,「曾經有次到太平間,到B1電梯一打開,有很多棉被用白布包覆起來,當下很怕,覺得會不會是一堆人堆疊在一起。」經過前輩的指點,加上自己心態的轉變,才慢慢克服了恐懼。

忌諱導致親友疏離 比工作更加挫折

有5年資歷的禮儀師林羿伶,是金寶軒唯二的女性禮儀師,在學長的引介下踏入這行。身為少數的女性禮儀師,工作內容都能克服,唯一讓她感到挫折的,反而是親友以異樣眼光看待她。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禮儀師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與姊姊同住的林羿伶,起初下班回家時,姊姊都會覺得「怪怪的」。「那是妳的心理作用,我們是去幫助他們,沒有對他們不禮貌,往生者也不會對我們有太多影響。」多次解釋後,姊姊雖能放寬心,但也因為姊姊講了這些話,林羿伶下班後,開始不會直接回家,會先到其他地方稍做停留,再回去。

擁有一群從高中到現在的死黨的張智勝,在禮儀師這工作中,受挫最深的,是朋友的疏離。當朋友們知道張智勝從事禮儀行業後,想方設法推辭聚會邀約,張智勝若想要到朋友家拜訪,更是難上加難,「甚至有人說,那我們約外面,或是我們改天再約,言談之中你會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當下其實滿難過的。」

「不瞞你說,剛開始真的不敢講,深怕所有的朋友因為這樣而遠離你。」說到過往的痛,張智勝面露許多無奈。在一次機緣下,幫朋友的家人從事禮儀服務後,朋友們才慢慢改觀,「喪禮結束之後,朋友親手握著我的手,跟我道謝,當下我覺得我被感動了。」慢慢受到朋友肯定後,張智勝才開始敢將自己的名片遞出去,大方介紹自己的工作。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張智勝工作樣貌(圖/張智勝提供)

人生送行者 卻有送不了至親的遺憾

若說親友的異樣眼光,是難以言喻的痛,那送走無數個往生者的禮儀師,卻送不到至親,則是難以言喻的憾。林羿伶說,她曾服務過一組家屬,過程已不太順利,到了告別式當天,覺得快要圓滿了,卻在前往告別式的路上,得知自己的奶奶過世。「禮儀師得要站在家屬的立場來協助所有的事項,可是我發現那一天,很難…妳會覺得,為什麼我的家人過世了,我卻在這邊協助另外一組的告別式。」林羿伶用難掩情緒波動的聲音訴說著。為客戶服務完成後回到南部,奶奶早已入了冰櫃,她未能見到至親最後一面。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林羿伶奶奶(圖/林羿伶提供)

張智勝則是在爸爸往生時,遇到了類似的狀況,「那天我值班,除了難過之外也很無助,因為公司專線總是要有人接,你跑不了。好在同事幫我這個忙,先幫我接班,然後另外一個同事,帶著我到我爸的身邊說,你不要難過…」張智勝憶起當天的景象,難忍情緒潰堤,落下了男兒淚。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張智勝與家人(圖/張智勝提供)

留下「最美容貌」 讓往生者走得有尊嚴

禮儀師的工作雖然有他的無奈,但替往生者留下最美容貌,讓往生者走得有尊嚴,對張智勝來說,卻是無比的福報。獲得朋友跟往生者家屬的肯定和信任後,張智勝為了讓往生者獲得更細緻的服務,原先就讀電子工程科的他,到化妝品應用系二次進修,「做給活人看之外,我覺得是留下最好的容顏給往生大德。」身為班上少數的男性同學,明明非本科系卻超認真的學習態度,讓張智勝在進修時期獲得了不少獎狀;畢業後,還實際到專櫃擔任彩妝師,扎實習得一技之長。他表示暫別工作認真讀書、研習彩妝,就是希望重返金寶山服務更多往生大德。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張智勝二次進修成績優異(圖/張智勝提供)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張智勝曾任專櫃彩妝師(圖/張智勝提供)

莫忘初衷 禮儀師編導圓滿人生劇

「我希望給往生者怎樣的服務,未來有朝一日,別人也許會用同樣的方式來服務我」,因父親離開時的親身經歷,讓張智勝更加用心、同理每組服務家屬,他認為透過跟家屬的真摯溝通,圓滿人生的最終幕,正是禮儀師存在的價值。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張智勝工作樣貌(圖/張智勝提供)

▲禮儀師張智勝、林羿伶(圖/記者李冠廷攝)

▲ 林羿伶工作樣貌(圖/林羿伶提供)

日夜跑往生室、為他人送行,禮儀師也會有職業倦怠,當一切工作都變成制式化後,想起守望的初心,就更重要了,林羿伶表示:「我覺得就是莫忘初衷,不要忘記妳當初為什麼選這個行業、妳的原因。」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禮儀師的工時彈性、還領高薪,其實不然。當工作「以人為尊」、「以往生者的時間為時間」,自己的生活時間其實是被切割的。提到工作甘苦,兩人都說曾想過要放棄,但想起「莫忘初衷」,又讓他們燃起工作熱忱、堅持下去,因為替逝者圓滿走完人生最終章,是無比的福報,這也是對於這行業有想法的後輩,共同共勉的回答。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浪橘媽進家作客!場勘完叼出5寶 全家「強勢入住」網笑:貓選之人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