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少女魂斷納粹槍下…親筆日記鎖保險箱70年 妹妹淚訴:痛苦到不敢翻

▲▼波蘭猶太少女蕾妮亞斯(Renia Spiegel)。(圖/翻攝自Renia Spiegel Foundation)

▲波蘭猶太少女蕾妮亞斯(Renia Spiegel)。(圖/翻攝自Renia Spiegel Foundation)

記者張方瑀/綜合報導

1942年7月,波蘭猶太少女蕾妮亞斯(Renia Spiegel)被德國納粹發現躲在閣樓裡,下一秒立刻被拖出來槍斃,年僅18歲的她僅留下一本寫了整整3年的日記,裡面記錄著戰爭的殘酷,以及猶太人被迫害的痛苦。戰後日記輾轉被交到倖存的家人手上,但他們卻不敢再次面對傷痛,決定將這本日記鎖進保險庫,直到2012年,蕾妮亞斯的姪女才發現這本日記,決定將它譯成英文出版,讓全世界記住這個慘痛的教訓。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蕾妮亞斯住在波蘭東南部普熱梅希爾市(Przemysl),這個地方在納粹入侵以前,一直都在蘇聯的控制之下。蕾妮亞斯從1939年開始撰寫日記,當年她才15歲,長達700多頁的日記記錄著她如何躲避炸彈攻擊、猶太人如何被迫害等所有戰爭的殘酷,而當時蕾妮亞斯母親與姊姊伊莉莎白(Elizabeth)住在德國,她每頁日記的結尾都寫著希望上帝跟媽媽能夠救她。

▲▼波蘭猶太少女蕾妮亞斯(Renia Spiegel)。(圖/翻攝自Renia Spiegel Foundation)

▲蕾妮亞斯的日記厚達700頁。(圖/翻攝自Renia Spiegel Foundation)

正值青春期的蕾妮亞斯,也在日記裡記錄了她與初戀男友施瓦澤爾(Zygmunt Schwarzer)的戀情,寫著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寫著兩人第一次接吻的羞澀,施瓦澤爾也成了這本日記結局的作者。1942年7月,躲在閣樓裡的蕾妮亞斯被納粹發現,當場槍斃,在這之前她將最珍貴的日記交給施瓦澤爾,施瓦澤爾也在日記的最後一頁心痛地寫下,「三槍!三個人!我只能聽到槍聲。」

施瓦澤爾被抓進最大的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為了保護日記的安全,他先將日記轉託給其他人。最後施瓦澤爾平安活了下來,搬到美國後,開始努力尋找蕾妮亞斯的母親與姊姊,最終成功將日記轉交給他們。由於日記內容太過沉重,她們始終沒有閱讀,甚至是翻開它的勇氣,所以就把日記鎖進了銀行的保險庫裡。

▲▼二戰期間,納粹德國在波蘭建造了六個大型集中營,其中以奧斯威辛集中營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規模最大,共有110多萬名猶太人在此喪生。集中營內迄今保存當年猶太人的遺物,也可以看到毒氣室與焚燒屍體的火化爐等等。(圖/記者譚志東攝)

▲共有110多萬名猶太人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喪生(圖/記者譚志東攝)

2012年,伊莉莎白的女兒貝拉克(Alexandra Bellak)才發現了這本塵封70年的日記。貝拉克說,這段記憶對她的家人來說太痛苦了,她們甚至改掉了原來的名字,也沒有讓貝拉克學習波蘭語,「但我想了解我的過去、我的傳統,還有這位素未謀面的阿姨,我的中間名就是來自於她。」

貝拉克表示,隨著反猶太主義、民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在近年不斷被提起,她認為有必要讓全世界的人了解戰爭的殘酷,記起種族屠殺的血腥歷史,「我了解這本日記的成熟度與深度,任何人讀它都會感到心碎。」

►600萬波蘭人喪生 德總統二戰80周年低頭:請求原諒納粹暴政

這本書時常被與《安妮的日記》相比,不過安妮(Anne Frank)年紀比蕾妮亞斯小了3歲,書寫的心境與角度自然也不太相同。知名作家舒爾曼(Robin Shulman)也指出,安妮從戰爭開打即躲入密室,蕾妮亞斯則是直接經歷了戰事,「從不同的作品,透過第一手資料理解大屠殺,如此衝擊的力量是無可比擬的。」

二次大戰期間,共有600萬名猶太人遭納粹屠殺,種族滅絕、清洗的行動在世人身上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二戰發生後至今80年,德國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9月初出席在波蘭舉行的紀念儀式,請求波蘭原諒納粹德國當年的暴政,「我向在維隆(Wieluń)被攻擊的受害者鞠躬低頭,向德國暴政下的波蘭受害者致敬,而我請求寬恕。」

►修圖修到厭世!這款CP值很可以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救命啊!雪貂被鱷魚吃掉 表情超到位可以報金馬獎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