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港女盂蘭盆節現場直擊 阿飄搶食比電影喪屍出籠逼真

中元普渡,拜拜,農曆七月,中元節,好兄弟,孤魂野鬼,民間信仰,祭拜,鬼月,供品(圖/記者季相儒攝)

▲港台兩地都有鬼月祭拜習俗,台灣稱為中元節,香港則是沿用佛教傳統稱為盂蘭盆節。(圖/記者季相儒攝)

記者洪菱鞠/台北報導

農曆七月鬼門開,港台兩地都有鬼月祭拜習俗,只是台灣稱為中元節,香港則是與日本、越南一樣,沿用佛教傳統稱為盂蘭盆節,主要祭祀時間在七月十四。香港作家陶貓貓在個人的靈異奇談新作《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完整記述她從5歲開始至今的陰陽眼實錄,其中一篇就談到她在盂蘭節「看見」普渡時的盛況。

●精選書摘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起燒祭品,每逢農曆七月十四盂蘭節燒街衣(類似台灣中元節設食普渡孤魂野鬼),我總會見到很多遊魂野鬼,抱著一大堆金銀和衣服,還有像缺氧時忽然獲得氧氣般,大口大口猛力地吸食祭品的氣味,偶爾也會見到搶食的情況。最深刻的一次見到有位嬸嬸,她只準備了一磚豆腐和一份衣紙,當她開始燒衣時,遊魂們蜂擁而上去搶那份衣紙和豆腐,場面真的跟電影中的喪屍出籠差不多。

有一回,我跟我媽去普渡布施,當我拿出祭品時, 頭頂上的街燈突然熄滅了。我心知不妙,抬頭一看,眼前只有一個穿上整齊西裝的男性靈體等著。以我經驗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每次盂蘭節我都會看見一批批的遊魂野鬼,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圍滿普渡者四周,但這次……

「我要吃燒肉飯!」那西裝男靈體向我咆哮著。第一句我裝聽不到, 接著它再對我咆哮說我:「妳不用裝作看不到,我知道妳是看得到的,我要吃燒肉飯。」這麼惡,應該是這一帶停留得比較久的地痞流氓吧!那時我媽正在燒東西,我若突然跟她說要加料,她必定會被嚇到。而且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我去哪裡弄一盒燒肉飯來呢?總之,根本就不應對這樣的無賴和不禮貌的靈體就範。

之後一個晚上,我如常在家附近夜跑,突然耳機沒有聲音,大概是故障,那就靜靜地繼續跑。一路跑,一路跑,突然感覺到有人跟著我跑,為安全起見,我加快速度,誰不知那人也跟著我加速,於是我嘗試放慢腳步,那人居然也跟著我放慢速度,我忍不住轉頭一看,一個人都看不見。

別想那麼多,盡快跑回家好了。誰知跑不到幾步,有一道力從後方拉著我的外套帽子,然後有把聲音跟我說:「幹嘛走這麼快? 都說過妳是看到我的。我已經在這裡三十多年,有什麼人、什麼事可以騙到我呢?我要吃燒肉飯、飲燒酒!否則我一直跟著妳!」

既然它可以拉著我,也就說應該是有點功力的靈吧!為了自保,我還是決定不跟它糾纏:「好吧好吧,我可以帶給你,明晚在前面的榕樹下等吧!」它點頭並鬆開拉著我㡌子的手,回過神來,下一秒我已經跑回家了。我知道自己已經跟它交感了,答應過的也要守信。再想深一層,當中一定發生過什麼事而令它戀棧人世,三十多年仍然未肯輪迥, 以靈體角度出發,這也是有點傷感的。

翌日,我帶了燒肉飯和燒酒到榕樹下。遠遠已經見到它站著等候,我並沒有跟它打招呼,也沒與它交談,只聽到它喃喃自語說:「終於可以吃到好吃的了,我等了很久……」我點起香燭及打開飯盒後,它像餓了很久似的,用力地吸著吸著那盒它等了很久的燒肉飯。我再把燒酒灑在地上,未到半分鐘它已吸酒氣吸到忘我,那刻我知道什麼叫酒鬼了。我繼續把其他祭品化掉,這邊化,那邊它就拚命地把祭品塞呀塞進自己的衣服裡面。火種熄滅後,我快手快腳地收拾一下,然後趕快離開那兒。

回想起來,之後的盂蘭節,我真沒有再見過它,莫非它真的吃飽了?有氣有力,有金有銀,終於可以上路投胎去了。若真的這樣,也是一個好結局啊!希望是吧!
 

《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圖、文經時報出版授權,摘自《 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 》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美女作家腹痛「下體飄異味」 手一摸傻了:差點死在自己手裡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