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皓明/吹哨者不該被凌遲 正義的堅持竟成為刑責

2019年06月4日 12:50

▲▼霸凌,職場霸凌,排擠,團隊合作,分工合作。(圖/視覺中國)

▲《揭弊者保護法》草案規定,不論是雇主、政府或其他上司,都不能針對揭弊者採取任何不利的對待。(圖/視覺中國)

你可曾想過,自己為了「正義」而揭發不法,但最後壞人沒被繩之以法,反而自己有可能遭殃嗎?5月14號,《揭弊者保護法》草案排進立法院的委員會審查,這讓我特別有感觸,因為手上有一件案子正好與揭弊者相關。

揭弊者犯了什麼法?

揭弊者,又稱「吹哨者」,是指將身處機關內的貪腐、不法向檢調或外界揭發。看起來是對的事情,但是揭弊的本質就是一種「洩密」行為,因此衍生各種法律責任,例如違約金(洩密賠償)、罰鍰,甚至是洩密罪,都是揭弊者可能面臨的風險。

舉例來說,通常在大公司的勞動契約中都會訂有「保密條款」,要求員工不得將公司的資料或秘密洩漏出去,否則就要負擔鉅額的賠償金。即便你覺得自己在揭發不法,但由於契約條款不可能會告訴你「不法除外」,因此你還是有可能需要承擔洩密的賠償,也就是違約金。

即便公司不要你賠償,也可能用「不利待遇」來處罰你,例如調職、降職、減薪等。至於刑事責任,端視你的身分不同,例如公務員的揭弊者可能涉及刑法第109、132條的洩漏公務秘密罪。

我國對於公務秘密的定義很廣,舉凡內政、外交、司法、財政、經濟、監察、考試等政務上應保密的資訊,都可能算是公務秘密。甚至是為了公務而經手的個人資訊(例如車籍、戶籍),也會被當作是公務秘密的一種(參考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3388號判決)。

因此,公務員為了舉發不法而向檢調或媒體揭露資訊,就很可能涉及刑責。不僅如此,公務員依法有對政府機密有「絕對保密」的義務(《公務員服務法》第4條),公務員擅自向外界揭發內部消息,更有可能會被依《公務員懲戒法》遭受懲戒。

即便是私人,洩漏秘密也可能有刑責,例如刑法第316到318條之1的洩漏私人秘密、工商秘密罪。舉例來說,洩漏「報價」可能就會成立本罪(參考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金訴字第2號)。因此,若揭弊者帶著帳簿、客戶資訊向政府、大眾爆料的行為,看似正義,卻可能構成刑責。以上種種,意味著雖然揭弊者的行為看似正當,但其實有可能涉及洩密的民事、刑事與行政責任。

做對的事情還要被處罰?

依照現行法規,某些揭弊行為是有可能免責的,例如刑法洩漏商業秘密罪有「無故」洩密裁處罰的條件,意味著如果你是「動機正當、目的正當」,也許有機會在法院一搏,請法院判決無罪。

至於賠償金,或許能主張對方是「權利濫用」來拒絕賠償,但這也只是理論上可行,目前似乎沒有類似的案例。因此,雖然揭弊者是在做對的事情,但還是有可能被處罰,這一點就是草案重要的地方。

《揭弊者保護法》草案第12條免除揭弊者的所有責任,從民事、行政到刑事責任,只要符合法律的揭弊條件,就可以不用害怕被雇主、機關或政府針對或欺負。這種普遍性的免責要件,對揭弊者的影響真的很大。

我手上的這個案件,是個涉及政府單位的揭弊案,當事人並不是沒有充足的證據,只是深怕自己揭弊反而要面臨各種法律責任,因此遲遲不敢去揭發內部的惡行。然而,依照現行法律確實有風險,鼓勵他檢舉,反而是陷其於不義;要求他自保,又是讓正義被蒙在鼓裡。這個沉重的壓力,是沒有人能夠替他分擔的。

最壞的情況是,都已經揭弊了,但卻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而讓雇主把他視為眼中釘,開始在職場上用各種手段刁難,簡直是一種職場凌遲。而修正草案也有處理這個問題。依照草案第7條,不論是雇主、政府或其他上司,都不能針對揭弊者採取任何不利的對待,包含降職、調職等,這也是給揭弊者實質的保護。

永豐金弊案或許就是最血淋淋的案件。當時永豐金因涉及建設案及詐保案兩個弊案,兩位內部人士勇敢向政府揭發內情,但這兩位也迅速被雇主開除,甚至提告,揭弊者草案有多麼重要,由此可見一斑。

當然,這次草案也不是沒有值得改進的地方,例如揭弊的範圍廣至各個法領域(例如貪瀆、政府採購到就業服務、老人福利),但又有限制種類,可能會讓揭弊者無所適從;又或是草案第6條要求先向上級揭弊,才能向外部揭弊,會不會根本上扼殺揭弊者的保護,也值得深思。

不論如何,希望《揭弊者保護法》草案能盡速改善、盡速通過,好讓那些願意發聲的揭弊者不畏風雨,勇敢站出來。

好文推薦

雷皓明/惡鄰退散,你可以依法這樣做

雷皓明/計程車內是公共或私密場所?竊錄影像不違法?

雷皓明/幼犬未絕育遭罰 《動保法》是保護動物或懲罰飼主

▲雷皓明律師●雷皓明,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著有《一不小心就被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