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台灣一樣!20屆首爾酷兒遊行7萬人拉起彩虹 她淚喊:存在被認可

▲▼首爾酷兒遊行。(圖/翻攝自臉書/서울퀴어퍼레이드 Seoul Queer Parade)

▲ 昨天的酷兒遊行約有7萬人參加。(圖/翻攝自臉書/서울퀴어퍼레이드 Seoul Queer Parade)

記者陳宛貞/編譯

首爾酷兒文化慶典素有「性少數者的節日」之稱,2019年迎來第20屆,1日舉行最具代表性的酷兒遊行。若看做是人類,酷兒文化慶典從新生兒到成年階段展現出驚人的成長,自2000年僅50多人的活動長成今年逾7萬人參與的盛會。參加民眾則異口同聲的將20年來的酷兒慶典定義為「將LGBT的存在告訴大眾的過程」。

《韓國先驅報》指出,同性戀在南韓並不屬於犯罪,但沒有法律禁止對性少數族群的歧視。大多數南韓人不能容忍同志,尤其是長輩和保守的宗教團體,將同性戀視為一種罪惡且可以被治癒。

《中央日報》報導,南韓國內第一場酷兒遊行2000年8月在首爾大學路舉行,50多人淋著雨、僅以一台卡車展開簡陋的遊行。最初幾年的遊行在梨泰院、鐘路等地舉行,儘管參加人數逐年增加,仍被視為僅有性少數者才會參加的活動。

2007年是首爾酷兒遊行的轉捩點,當年法務部預告,將立《禁止歧視法》,規定任何人不得以性向、學歷、病史等7個事由歧視他人。性少數者自此展開活躍,同時與身心障礙者、勞工等族群攜手合作。

▲▼ 20屆首爾酷兒遊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主辦方拉起彩虹大旗,對街則有反方抗議。現場還有1萬名警察隔離遊行隊伍及反方。(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20屆首爾酷兒遊行,反方對街抗議。(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後,原先對酷兒慶典帶有負面眼光的民眾逐漸改變,酷兒慶典也將據點轉移至弘大、新村等地。第14屆酷兒慶典2013年便在弘大舉行,不僅參加人數明顯增多,附近商家也表態支持、插上彩虹旗聲援。

然而,在酷兒文化慶典成長的同時,以基督教、保守團體為主的反對LGBT勢力卻也冒出頭來。他們高喊「反對制定《禁止歧視法》」,持續向轄區地方自治單位投書,15屆酷兒慶典在新村舉行時也在現場舉著「反對同性戀」的標語。

首爾市政府2015年6月批准酷兒慶典在首爾廣場舉行,卻也引發爭議。在象徵首爾市中心的首爾廣場插旗是主辦方長久以來的心願,此前也曾多次遞交申請書,每每遭到駁回,直到申請首爾廣場使用權自許可制轉為申告制後才終於成功,此後每年都在此地舉辦。

邁入第20年對酷兒慶典來說別具意義,1日的酷兒遊行更是慶典的高潮,卡車上放著熱鬧的音樂、參加民眾興奮的跳著舞前進,也是遊行隊伍20年來首度前進市中心中央的光化門。

▲▼首爾酷兒遊行。(圖/翻攝自臉書/서울퀴어퍼레이드 Seoul Queer Parade)

▲ 人們開心高舉彩虹旗前進。(圖/翻攝自臉書/서울퀴어퍼레이드 Seoul Queer Parade)

已經是第7年參加酷兒遊行的一名民眾表示,「曾經承受著人們銳利的視線向前走,但這次經過光化門、明洞的時候,市民都很高興看到我們,眼淚差點掉下來,有種『我的存在被認可了』的感覺。」

27歲李姓女子已經和女朋友交往2年,從未向親友出櫃。她坦言,「這是一年中最快樂的一天,我可以在這裡做最真實的自己、我們可以團結一致,希望更多人來參加這樣的活動、支持我們。我希望同性婚姻能像台灣一樣合法化,《禁止歧視法》可以趕快通過。」

參加民眾不分本國或外國人,還有帶著小孩的一家人,格外引人注目。帶著6歲女兒一起參加的39歲尹姓民眾表示,「從小就被灌輸對人權議題的敏感度和開放式思考模式,所以希望告訴世人,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且他們和我們沒有不同。」41歲的德國籍參加者歐文則表示,「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成為會歧視或仇恨他人的人,所以就帶他來了。」

此外,遊行現場設有性別友善廁所,不論性別、有無身心障礙都可獨力使用,裡面沒有小便斗,只有馬桶和洗手台。2010年美國加州一所大學跨性別學生遭到霸凌,人們才開始注意到性別友善廁所的重要,美國隨後設立全球首座性別友善廁所,瑞典、加拿大等國仿效,南韓也有幾個人權團體辦公室跟進。

►►從50到6萬人!20屆「首爾酷兒遊行」今登場 反方對街喊:性平等NO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踮腳短裙女「白皙屁股蛋」露出 網激動:沒穿內褲!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