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永浩證詞:解開北韓體制持久不墜與外交靈活彈性之迷

▲▼ 北韓「最高人民會議」議員選舉。(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文 / 董思齊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這個自稱為朝鮮,他人稱之為北韓的國家,是上世紀蘇聯與東歐共產主義國家相繼瓦解、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對峙的冷戰時期結束之後,今日少數仍由共產黨所領導的國家中,唯一一個未曾推動過改革開放的國家,同時也是個歷經三代世襲統治的神秘國度。

這個自詡由「最純潔的種族(朝鮮民族)」,所打造的「最幸福的國家」,其領導者為避免其民族與國家受到外部險惡世界的污染與威脅,自主地選擇與世隔絕,在宣稱其堅守社會主義路線的同時,又嚴厲地批判其他採取修正路線的社會主義國家。在蘇聯解體與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歷經1990年代中葉因飢荒所導致的「苦難的行軍」時期,「擁有核武」被北韓視為能與其他「大國」(主要是指邪惡的美帝)平起平坐的重要生存手段。而近年來,這個主張業已完成核開發大業的國家,在其第三代領導人金正恩的領導之下,竟與美國這個世界超級強國進行一連串的外交攻防,令人不禁好奇:北韓的金氏體制為何如此持久不墜?北韓的外交手腕又為何如此靈活高明?而這兩個問題的解答,似乎都可以在前北韓駐英國公使太永浩先生的這本書中,找尋到蛛絲馬跡。

今年有本可說是太永浩個人傳記的《三樓書記室的暗號》出版,全書分兩大部分,第一部分:「平壤權力核心」,記述了太永浩先生的外交工作史;第二部分:「為了解放奴隸」,則可說是太永浩先生的個人生命史。

在第一部分中,描述北韓這個國家為了在國際社會中生存,開始發展核武,同時積極尋找外交突破口;而身為北韓外交官的太永浩,又如何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之下,為了在體制內生存,想盡辦法完成上級所交待的各式各樣不可能的任務。在第二部分中,太永浩回顧了個人的求學史、家族史,以及北韓社會的演進史,從而得到了目前北韓從封建社會退化為現代版的奴隸社會之結論。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一樣,在奴隸社會中成為奴隸,他選擇帶著妻兒逃離北韓,同時希望能讓外界了解北韓的真實狀況。

根據太永浩先生的描述,北韓是金氏家族的「神」和各種下級組織間的縱向體制存在的社會,幾乎沒有橫向體制。這種結構將北韓領導人打造為「如同神般的存在」,無論任何部門,都無法全面性的掌握事件的原貌。匯集所有部會與黨組織之資訊,角色如同民主國家總統府秘書室的「三樓書記室」以及北韓領導人,自然就掌握了實權中的實權。而太永浩先生唯一一次接受到「三樓書記室」以暗號(密碼形式)傳來的行動指令,則是接待擁有金氏家族「白頭血統」的金正哲之祕密訪英行程。

只是在自豪自己能順利完成陪伴金正哲61小時的特殊任務之後,太永浩先生驚訝地透過在英國求學中的孩子的眼中,發現將金氏家族視為「上帝」的自己,只是完成了奴隸服侍奴隸主的工作罷了。從太永浩先生的敘述中,我們可斷定他絕對是北韓體制下的菁英。雖然出身平凡,但透過自己的能力與判斷,完成許多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在對外維護北韓國家尊嚴的同時,對內也頗能順應體制,在充滿鬥爭與不確定的狀況之下,維護自身與家人的安全。但這位北韓體制之下的菁英,卻因為思考到自己下一代的未來,還是決定切斷奴隸的鎖鏈,希望讓孩子能在自由的國度中追夢。

▲▼ 北韓士兵2012年東倉里西海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地球觀測衛星「光明星3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由太永浩的證詞之中,我們可以發現他認為:重視組織與宣傳,壟斷資訊,同時以不斷地肅清,是北韓維持世襲政權不墜的方法;而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之下,為「求生存」,北韓必須用盡方法發展核武能力,而北韓的外交官則必須想盡辦法,動用所有手上的資源來完成上級所交付的各種使命。而透過太永浩公使對北韓政權的貼身觀察,為我們解開了北韓之所以體制持久不墜,以及外交之所以靈活彈性之迷。

對中文讀者來說,這本原是寫給南韓讀者,希望讓南韓民眾了解北韓真實狀況的類傳記體書籍,由於充滿著許多不是那麼熟悉的北韓體制、人物以及歷史事件,難免造成閱讀上些許的困難。而就學術價值來看,這種以作者個人主觀角度來回憶記述的行筆為文,或許還需要加入更多的考證工作,方能完備其可信度。但對於完全未曾經歷過北韓體制的他者來說,太永浩的一手證詞,值得所有關心北韓人權議題、北韓核武議題,以及韓半島和平與東北亞安全的人,加以重視與留意。

●作者董思齊,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辣模辛尤里醉趴東區街頭 柏油路上打滾..黑色底褲全都露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