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偷窺洗澡還抓胸部...小咖女星只能忍!澳洲艱困的#Metoo運動

▲▼澳洲女演員亞爾·史東(Yael Stone)。(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澳洲女演員亞爾·史東為#metoo運動發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記者錢玉紘/綜合報導

鼓勵性犯罪受害者站出來揭發故事的「#metoo」運動已在全球延燒一年多,也有許多勇敢的公眾人物站出來。33歲的澳洲女演員亞爾·史東(Yael Stone)就是其一,但因為澳洲和美國國情不同,加上有嚴格的誹謗法律,即便她和其他女星站出來,也難以讓「#metoo」運動在澳洲推行,更可能讓她們的演藝事業面臨阻礙。

史東是澳洲知名的女演員,她在好萊塢也有不錯的發展,在熱門影集《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中飾演其中一位女囚犯蘿娜。去年12月,她向媒體揭發《神鬼奇航》演員、奧斯卡獎得主傑佛瑞·洛許(Geoffrey Rush)曾在2010年舞台劇演出期間對她做出性騷擾舉動,包含在她洗澡的時候拿鏡子偷看,在她面前裸體跳舞,還有用「情色態度」撫摸她的背等等。

時代雜誌報導,排練舞台劇的期間,兩人共用一間更衣室,裡面有個洗澡的地方,在某一場表演之後,史東發現洛許趁她洗澡的時候,在她頭上拿著一面鏡子,「我還記得我一抬頭,看到那個鏡子掛在兩間淋浴間中間,他正用來看我的裸體,他可能只覺得好玩,卻讓我感到很沒安全感」。

▲▼奧斯卡獎得主傑佛瑞·洛許(Geoffrey Rush)。(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被控性騷擾的奧斯卡獎得主傑佛瑞·洛許(Geoffrey Rush)。(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東也提到,洛許還曾經邀她到公寓,對她上下其手,「他很明顯就是對我有那種意圖,我不可能會搞錯」。她也表示,事情發生之後她感到很害怕,卻因為個人生涯理由沒講出來,「想想看,對方是個巨星,他們會開除他還是我呢」,但是在去年看到許多女性因為「#metoo」運動而發聲,才決定出面響應。

洛許則是透過律師發表聲明指出,史東的指控是不正確且毫無根據的,「很明顯地,史東對於我平時就會帶到工作場合的這份『熱情』感到不舒服,若對她造成任何的壓力,我誠摯且深感懊悔,最重要的是,這從來都不是我的本意」。聲明中還提到,「如同我過去說過的,我厭惡任何可能會被他人視為騷擾或是恐嚇的行為,不管是在職場或是其他場合」。

▲▼澳洲女演員亞爾·史東(Yael Stone)。(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東以《勁爆女子監獄》打開知名度。(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事實上,這不是奧斯卡影帝洛許第一次被指控性騷擾,在2017年時,澳洲小報「每日電訊」(Daily Telegraph)刊出了一系列的文章,內容是女演員諾維爾(Eryn Jean Norvill)控訴在2015年,與洛許共同參與舞台劇「李爾王」的演出時,曾被對方在觀眾面前公然摸胸部,並對此事感到很困擾與害怕。

事後,洛許也一概否認這一切的指控,並且對最早刊登文章的「每日電訊」提出誹謗控訴,官司目前還在進行中。史東也提到,她曾經跟諾維爾見過面,也一起吃過飯,不過兩人並未談到這個案子。

不過,諾維爾一開始並沒有想要在自己的案子中表露真實身分,後來才同意出庭作證。BBC報導提到,在澳洲還有許多類似的案例,即使#Metoo運動在全球盛行,許多女性提告之後都希望可以匿名,一名受害者、澳洲廣播公司的記者拉珀(Ashleigh Raper)就在聲明中提到,「我很清楚,通常這種行為曝光、提起告訴之後,女性才會是受害的那一方」。

▲▼女性遊行,#MeToo運動,受到性騷擾的受害者站上街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Metoo運動在澳洲恐怕難以推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統計,在過去5年內,有三分之一的澳洲勞工曾在職場上遭到性騷擾,但是只有不到5分之一的人受害者有提出申訴。澳洲國家大學的教授桑德斯(Dr Skye Saunders)指出,「這些女性可能擔心她們工作的安危,變成被八卦談論的對象,或是被貼上『製造麻煩』、『騙子』等標籤」。

桑德斯教授認為,#Metoo運動的確幫助許多人面對挑戰,但是在澳洲,由於嚴格的誹謗法律,阻礙了對話空間。在澳洲,提出控訴的原告有法律責任證明他們說的是事實,在美國則是被告人的責任,因此,澳洲的女性在走上法律程序前必須要更加謹慎,否則很可能反過來被告誹謗,失去#metoo運動的原意。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猴子HIGH起爬腿上「幹大事」 正妹崩潰驚叫:趕快下來QQ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