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說法/【年假看電影】《刺激1995》:受刑人該享基本人權

2019年02月3日 00:10

▲▼刺激1995。(圖/取自網路)

▲《刺激1995》講述銀行家被誣陷入獄,透過獄友的第三者角度敘述其獄中生活,也讓更多人看見受刑人在獄中缺乏基本人權保障。(圖/取自網路)

一個人犯罪後,該過怎麼樣的生活?犯罪者在監獄中,就該在監獄中被迫接受不合理的紀律?被虐待?被侮辱?被活活打死?被迫活在懼怕當中?或許會有人認為,當他犯罪侵害他人人權時,他就不配也不該享有人權,但你能夠想像,沒有人權的生活嗎?

《刺激1995》講述一名銀行家安迪,被誣陷謀殺妻子與妻子的情人,法院判處他無期徒刑,進入肖申克監獄服刑。電影劇情改編自史蒂芬・金的原著作品《麗塔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以瑞德,這位待在肖申克監獄超過20年的受刑人,用第三人的角度,敘述著安迪進入獄中的種種生活。

入獄第一晚   獄友被獄警活活打死

安迪進入獄中的第一天,獄友就開始打賭猜測這批新入監者,誰會在今晚崩潰。

「第一晚是最難熬的。他們會讓你像剛出生時一樣光著身子排隊走,你得忍受除虱的鬼東西撒在身上帶來的灼燒感和近乎失明的感覺,然後他們把你關進牢房,緊緊關上門時,你就知道這是玩真的了。眨眼間,整個生活都被毀了。你一無所有,除了餘生的時間來思考。」─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而就在這晚,一名新生承受不了壓力,哭喊求饒,換來的卻是獄警的一陣毒打,之後被送到醫務室,卻因為醫護人員早就下班,無人救治而死。但這位受刑人的死亡,並沒有為施暴的獄警帶來任何麻煩。

似乎沒有人在乎一個人就這樣被打死。在肖申克監獄,獄警動用私刑的情況十分常見。獄警代表著監獄這個小型社會中絕對的權威,面對這樣的權威,只能服從,只要稍有閃失,可能就會變成下一個獄警棍棒下的可憐蟲。

體制化,讓人懼怕石牆外的社會

安迪在獄中度過15年歲月後,一位負責獄內圖書管理的獄友布魯克斯,這位受到大家尊敬的長者,卻突然拿著刀架在獄友脖子上,大家認為布魯克斯瘋了,但同樣已經待在獄中很久的瑞德卻語重心長地說到,布魯克斯沒有發瘋,他只是被體制化。

「這些牆很有趣,一開始你討厭它;再來你習慣它;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這就是體制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布魯克斯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是因為他的假釋申請被核准了。布魯克斯在獄中待了超過50年,他在獄中是一位受人尊敬、受過教育的人,但是在外面的社會,他什麼都不是!因此,他想要犯錯,想要繼續待在獄中。但布魯克斯仍然被假釋出獄。出獄後,他住在輔導機關提供的房間裡,接受輔導機關給予的工作。假釋一段時間後,布魯克斯寫信給安迪和瑞德,信中透露他內心的絕望與恐懼,最後,他在自己房間內上吊身亡。

恐懼束縛著你的心靈,希望釋放著你的心靈

安迪在獄中代表著自由與希望,他利用他的專業,協助獄警節稅、幫典獄長洗黑錢,讓他在獄中得到不同的待遇。他為獄友爭取到某日的黃昏午後,在屋頂上暢飲冰啤酒的特殊待遇;他被允許對外寫信,爭取在獄中建置圖書館讓獄友考取正式學歷……,他帶給獄友能在短時間中,體會到和一般人一樣的生活。

即便我們並不知道安迪的這些獄友,當初是犯下什麼樣的惡行而入獄,但在沒有任何有色眼光下,我們可以用更單純的角度去觀察,這些人是怎麼在這樣體制化的封閉社會中生活著。當他們習慣這樣的生活後,再次回到社會後,除了受到歧視,他們也很難再次融入。

就像瑞德在最後一次假釋的詢問中所述:

「我無時不刻地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感內疚,這不是因為我在這裡(指監獄),也不是討好你們(指假釋官)。回首曾經走過的彎路,我多麼想對那個犯下重罪的愚蠢的年輕人說些什麼,告訴他我現在的感受,告訴他還可以有其他的方式解決問題。可是,我做不到了。那個年輕人早已淹沒在歲月的長河裡,只留下一個老人孤獨地面對過去。重新做人?騙人罷了!小子,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蓋你的章吧,我沒什麼可說的了。」─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監獄存在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矯治這些人?懲罰這些人?還是只是為了隔離這些人?當我們希望這些受刑人能夠順利地回歸社會,而不是在司法系統中一再徘徊,那麼監獄的體制、規範、人權就是我們該去關注的!(本文轉載自法操FOLLAW

好文推薦

給說法/【長榮奧客事件】空服員也要幫乘客擦屁股?

給說法/【慟!兒虐】重點不在加重刑責,檢察官可用殺人罪起訴

給說法/監察委員的手可以伸入司法嗎?

法操,司法監督網路媒體。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