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屍裝炸雞桶」沒錢找葬儀社 高中生小爸爸急哭:能冰這嗎

▲男嬰,男童,嬰兒(示意圖/視覺中國)

▲小生命來不及成長。(示意圖/視覺中國)

文/BigBrother大師兄

我第一次看到小產嬰兒的屍體,是一個深夜。

這天還是我跟大胖一起上班,原本是輕輕鬆鬆的一個平安夜,直到一台摩托車開了進來,才讓這個平凡的夜晚,有了不一樣的故事。

那時候的我在辦公室裡面,遠遠看著一台摩托車騎了進來。其實我也習慣的,這邊大半夜來的人其實不少。來抓寶的呀~來探險的呀~來跑步的呀~一堆奇奇怪怪的人,我也是見怪不怪了。

但是這次的人真的很奇怪,是個看起來應該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仔。不知道為什麼車停在我們辦公室前面。他車停下來之後,我看著他有點手足無措的呆在哪邊,那時候我覺得有點奇怪,於是我就出去問他到底要幹什麼。

「你好請問你是要?」

「我想請問一下假如我家裡有人往生要送進來,是不是要在這裡辦手續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呀,請問接體車已經在路上了嗎?你要先進辦公室等他們過來嗎?」

「只有我來而已,遺體在我車上。」

我看著哪台摩托車,不知道這個是在瘋幾點的。

我直接跟他說:「阿弟,動物我們不處理唷!」

那個阿弟仔急忙地說:「不是動物……是我兒子。」

我呆呆地看著他,心想如果等等他坐墊打開來是黏黏的衛生紙這種兒子的話,我肯定打死他!

墮胎,流產,胎兒,嬰兒。(圖/CFP)

▲小爸爸無力處理嬰兒的屍體。(示意圖/視覺中國)

只見他慢慢將坐墊打開,裡面有一條毛巾包著一個成型的胎兒。他輕輕地把毛巾抱起來,溫柔地看著毛巾裡的胎兒,跟目瞪口呆的我說:「我可以把他冰在這裡嗎?」

我回答:「呃……他是小產還是出生後死亡?有死亡證明或是死產證明嗎?」

阿弟仔:「小產,沒有死產證明。」

我:「你好歹也給他一個屍袋吧!這樣比較衛生,我還沒看過毛巾包一包就進冰箱的,或是用堅固一點的箱子也好!」

那時候大概是半夜兩點多,外面根本不能買屍袋,那個阿弟仔找了半天找不到可以用的箱子。我想起我那天晚上跟大胖吃了肯德基的全家桶,當我拿出那個桶子的時候,阿弟仔的眼淚立馬掉了下來。他沒想到自己兒子這樣沒了之後,還要被裝在全家餐桶裡面。

我跟大胖只能在一旁安慰他,全家餐桶不錯了啦……堅固,上面還有蓋子。之前還有人燒完放乖乖桶的,這個真的可以了啦……

這個年輕的爸爸在我們安慰之下,才好過許多。但是當我們要給他辦手續的時候卻又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我跟他要他們兩個的關係證明文件時,這小子卻遲遲拿不出來。

我跟他說這樣沒辦法給你進,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他老爸呢?這個阿弟仔才吞吞吐吐地說:「我跟孩子的媽沒結婚,所以我們沒有可以證明關係的東西,我女朋友在家裡做小月子,不方便前來,可以通融一下嗎?」

我為難的說:「首先你沒有給合法業者承辦,加上你們又看不出有關係,到時候你消失了這個小朋友找不到人來幫他辦後事,很麻煩。不然你看你女朋友能不能給你張委託書?或是你明天花點錢找業者來幫你處理?你考慮一下,但是現在一定不行。」

阿弟仔難過地搖搖頭:「我跟我女朋友都是高中生,女朋友流產後,就被家人接回去了,丟下小孩要我處理。我自己還不敢跟家人說,也不敢把小孩放在家裡,更沒錢去找葬儀社辦理……大哥你幫幫我一下,拜託你……」

▲▼結婚,婚禮,伴娘。(圖/達志/示意圖)

▲生下孩子的小爸爸、小媽媽還沒結婚。(圖/達志/示意圖)

我一聽也是搖搖頭,未成年,沒經濟能力,還沒想清楚就想生小孩,誰能幫得了你?

阿弟仔看著沒辦法幫他忙的我,也不說話,拿著那個全家餐桶,騎著機車,就往殯儀館外騎走了。

之後我打聽後來有沒有這麼一個人有帶小朋友進館的,沒人說有收到。

這件事情過了很久之後,某天我看到一具被母親的同居人打到遍體麟傷的小孩遺體,突然想起當初那個年輕爸爸,想想那個當初沒有來一趟人世間的小孩,覺得他沒來人世間一趟,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畢竟,很多可憐被送過來的孩子,都是被那種只會生不會養的父母親生下來的。

在父母親都沒準備好的情況下,無法出生,或許是一種幸福吧!

本文經BigBrother大師兄授權轉載;《你好,我是接體員》近期由寶瓶文化出版,作者為殯儀館接體人員、PTT媽佛版紅人。

#線上收聽預告 #你好我是接體員   你好,我是殯儀館的接體員。 我們這裡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許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老實說並不多,倒是因為常常接觸屍體,看多了死亡面前所展露的人性,讓我對「...

BigBrother大師兄發佈於 2019年1月18日 星期五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消防員實拍「工作日常」超忙碌 24小時值勤!警鈴一響立馬出動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