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富豪曾自信拒絕騰訊投資 如今只求「跪著也要活下去」

▲▼ OFO 。(圖/路透)

▲ OFO創始人戴威。(圖/路透)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27歲、身價35億、北大學生會主席、官二代,這是2017胡潤百富榜上一位90後首富的標籤,從一個普通的碩士研究生,到深受資本追捧的成功企業家,再到胡潤榜上富豪,戴威只用了兩年。

然而從人生的頂峰再跌到低谷,也只是短時間的事情。在前段時間的「全民退押金」風潮下,戴威和他創的共享單車公司OFO都陷入了黑暗時刻,線上OFO退押金等待人數甚至超過了1000萬,就有人調侃,他連退場都創造了一個傳奇。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陸媒報導,生於1991年的戴威算是官二代出身,父親是某間中央企業的高管。但戴威從不因為自己的家庭背景自滿,從小就非常努力、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在北京人大附中上中學的幾年裡,從來沒有跌出過全年級排名前三,2009年更以優異的成績考進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他也在大三的時候當選北大學生會主席,這也造就了他的不平凡人生。就連後來真格基金徐小平投資OFO的一大原因,都是因為戴威曾經的學生會主席身份。

實際上,OFO並不是戴威第一次創業,據其身邊的同學分享,之前戴威把學校周邊咖啡館夜間的運營時段承包下來,經營一個通宵的咖啡館,為的是讓北大學生在考試之前有咖啡館可以通宵讀書,這筆創業資金是戴威從家裡拿的,原本運營效果還不錯,後來因為咖啡館被老闆關閉,這生意才不得不停下來。

▲▼ OFO 。(圖/路透)

▲ OFO從校園單車走進城市,後來還進軍國際。(圖/路透)

而OFO最初也不是用於共享單車,而是戴威和同學一起發想的一個騎游項目,在一段時間的運營後發現市場規模過小,於是才想到了「共享單車」的點子。最初OFO是一個只針對校園的共享單車項目,由於起初沒有資金,只買了少部分的自行車,然後向北大所有學生發起了號召,讓大家共享出自己的自行車,2015年9月,OFO用這樣的方式在北大校園誕生了。

OFO很快地就取得了初步成功,它讓提供單車的人可以免費騎車,其它人可以用1分鐘1分錢人民幣的費用騎車,上線的第一天就收穫200多個訂單,兩個月後日訂單量突破4000,戴威覺得這個模式已經成功,於是和團隊開始把OFO向北京其它學校推廣。這時的戴威可能還不知道融資為何,但日益增長的用戶規模和學生的口碑,很快讓投資人找上了他。

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率先找到了戴威,戴威了解到共享搭車平台滴滴也是金沙江投資的之後,就接受了朱嘯虎的1000萬A輪融資,資金的注入讓OFO擴張瞬間加速,在2016年9月正值開學的那段時間,平台單日訂單量漲到40萬,一年之內漲了100倍,而那時的OFO仍然是大學校園內的OFO,戴威也還沒想要進軍都市發展。

甚至在騰訊投資主動上門要求領投B輪,並建議戴威要至城市發展的時候,戴威都婉拒了,他認為OFO模式還不成熟,於是B輪選擇了經緯投資,可惜的是,後來的戴威沒能夠一直堅持自己的初心。

▲▼ Mobike,摩拜,共享單車。(圖/路透)

▲ 摩拜的成功推著OFO往城市發展。(圖/路透)

就在同樣的時間,摩拜(Mobike)APP上線了,甚至宣佈進駐上海,而被戴威拒絶的騰訊更是轉而投資了摩拜。可想而知,城市的用戶市場比校園大太多,眼見摩拜的用戶量瞬間衝上成為業內No.1,讓OFO兩大投資者金沙江與經緯都相當不能接受,而戴威既已接受資本挹注,當然也就不能一直只守著校園的有限市場,於是在滴滴以數千萬美元殺入共享單車市場時,戴威也帶著OFO走出校園,進入了城市競爭,後來更入駐全世界21個國家地區的250座城市,擁有逾2億用戶

從那之後的一年多時間裡,大陸很多城市總能看到黃色和橘色的自行車停靠在一起,除了鋪天蓋地的廣告,還有各家無止盡、無底線的價格競爭,但遺憾的是,1塊錢的優惠卻換不來用戶的忠誠。無論OFO還是摩拜,在以為燒錢就能通往成功之路的同時,卻都因為巨大的車輛損耗和維護費用超出了預期收入,導致盈利遙遙無期,最終都犧牲掉了用戶的體驗

兩敗俱傷之後,原本以為OFO與摩拜可以像當初的滴滴和快的,透過合併壯大,然而最終還是分道揚鑣。幸運的胡瑋煒抓住了合適的機會,將摩拜賣給了美團,並獲得了過億的回報;而自以為能拯救OFO的戴威,卻依舊還沒有找到方向。

有人說如果一直做大學校園,或許如今的OFO會是另一番景象。

▲▼ OFO 。(圖/路透)

▲ OFO退押金人潮圍繞了整個總部。(圖/路透)

根據公開的數據顯示,OFO欠的押金和債務超過100億,根據《中國企業家》報導,早在今年11月份的OFO員工大會上,戴威對員工做了回應。對於押金,戴威說:「退押金沒有問題,只是週期變長了」;對於供應商債務,戴威則說:「有供應商願意債轉股。」看起來戴威似乎輕鬆化解了OFO所面臨的一切問題,而12月21日就被爆出戴威和OFO都收到了限制消費令,不僅不能坐飛機、軟臥,也不能在星級賓館等場合消費。

這似乎意味著這位90後首富被市場驅逐,但戴威在公司內部信中表示:

「在最困難的時候,我們仍需堅守信念,哪怕是跪著也要活下去,只要活著,我們就有希望。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認同並堅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持過我們的用戶負責。」

在一次採訪中,面對記者「你覺得自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還是一個商人」的提問時,戴威回答「更多的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如果說共享單車行業的爆發成長是讓戴威的理想步入現實,那麼2018年資本泡沫的破滅,或許正在讓他的理想走向幻滅。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女友生日他買花「停車場給驚喜」 撞見交纏畫面哭了...頭頂綠綠der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