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車壓縮的是豬屍!寶爺憶口蹄疫惡夢「我忘不了牠們瀕死前的眼神」

▲▼網紅寶爺談到當年當兵參與撲殺口蹄疫豬隻的狀況。(圖/翻攝梁嘉銘臉書、路透社)

▲網紅寶爺談到當年當兵參與撲殺口蹄疫豬隻的狀況。(圖/翻攝梁嘉銘臉書、路透社)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為了防堵非洲豬瘟,農委會17日宣布18日起攜帶肉品入境,將罰20萬,網帥寶爺(梁嘉銘)在臉書上談到民國86年,他在當兵時遇上口蹄疫情,全連出動撲殺豬隻,事情過了20多年,他還忘不了「那些豬隻瀕死前的眼神」。

寶爺梁嘉銘的PO文開頭就強調「忘不了,那些豬隻瀕死前的眼神,我忘不了」。回想起民國86年的一個午後,他在營區站安全士官,突然接到一通來自師部的電話,通知「明日996營各連全員支援撲殺口蹄疫豬隻,只留下衞哨人力。」隔天,幾百名阿兵哥,前往養豬場,預計殺死1200頭豬,撲殺方式先電擊擊昏豬隻之後,搬運到已在場外待命的子母垃圾車後車斗集中壓縮,運往指定地點消毒掩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實際執行卻不是如此,寶爺說,進到豬圈,幾百斤的大豬公被電擊沒昏,而是受到驚嚇尖叫後開始亂竄,忙了半天,電瓶沒電,一隻豬也沒被電昏,接著長官下一道命令,拿棍棒直接擊昏豬隻,一群壯碩的阿兵哥手持木棍包圍一隻大豬公,接著像圍毆仇家般,往大豬公的腦袋上死命招呼過去,集體暴力的環境下,大家很快跟著瘋狂,一棍比一棍用力,一棍比一棍殘忍,眼前的豬被打到滿頭鮮血直流,打到眼珠跑出來,有些眼球還吊在半空中,不停的哀嚎

▲▼豬,非洲豬瘟,小豬。(圖/翻攝自Flickr/AnimalsAustralia)

▲寶爺說,當時被撲殺的豬隻生不如死。(圖/翻攝自Flickr/AnimalsAustralia)

寶哥說,豬生不如死,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被如此殘忍的對待,而豬圈裡也有一些豬隻,沒被攻擊,但卻嘴角潰爛抽搐著,不停的滲出透明組織液和鮮血,牠們四肢的蹄不停往地上磨蹭,有的磨破、磨穿、直接磨到肉,也出現血紅,寶哥形容這景象太過詭異,讓他混身冒出止不住的雞皮疙瘩,這也才懂了原來這就是新聞不斷播報的「口蹄疫」,這些豬隻全都被感染了。

亂棍打過豬隻後,醫官拿著氰化物來,要大家改用「注射撲殺」的方式,要大家拿針筒快速插進皮下,一次打進幾cc後,立刻把針筒拔出,大約15至20秒豬隻就會開始有反應,過程中不要靠近,等到痙攣停止再搬運上垃圾車,接下來的養豬場陷入異常的安靜,一直到全場撲殺完畢,大家都吃慈濟提供的素食炒米粉,雞腿、牛肉便當乏人問津,沒人想看見肉。

大約一個星期時間,他們每天重複這樣的日子,多少生命在他們手中結束,沒人敢算。那段日子,大家把屍體丟進垃圾車之後,每一輛垃圾車的大鐵板不斷的重複將豬隻往車內壓縮的動作,但今天壓縮的不是塑膠瓶和紙袋,而是一具具血肉之軀。靠近一點,會看見垃圾車底已成一泊血池寶哥說,那陣子,全台灣的豬隻被撲殺殆盡,每一座養豬場都成了煉獄。

許多參與撲殺的阿兵哥每晚回到營區後吃不下,睡不著,睡著了也不斷驚醒,就算進了夢裡也全都是惡夢連連,滿腦子都是白天自己當劊子手的恐懼與內疚,覺得自己滿手血腥。後來有人開始去看心理醫生,開始去宮廟收驚,大部分的人有好長好長一陣子完全不吃排骨飯或滷豬腳

▲▼臘腸,紅腸。(圖/防檢局提供)

▲民眾稱不清楚規定,將臘腸和紅腸帶入境,被攔下開罰。(圖/防檢局提供)

寶哥把這些恐懼與殘忍的過程寫出來,文字的描述,只能將當時的景況表達不到十分之一。寶哥衷心盼望這樣可怕的場景不要再現!也告訴攜帶肉製回台灣的民眾,事情沒有您想像的那麼簡單,只要一隻感染就是全場撲殺,而且那感染的速度之快,範圍之廣遠遠超乎您所想像。拜託別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別讓這樣的歷程再現。

寶哥說,撲殺,殺的不只是豬隻,還有許多不得已上場當劊子手的人的生命感受,根本是一種凌遲。那些豬隻瀕死前的眼神,我忘不了。從疫區帶進來的不只是一塊肉,而是一支開啟生命浩劫的惡魔鑰匙

相關新聞:

初犯20萬、第2次100萬 防非洲豬瘟違規帶肉入境罰鍰提高

影/澳門飛台!他聽隔壁大嬸爽聊「帶滿鳳凰卷」 一下機奔檢舉...結局超療癒

告訴你非洲豬瘟可怕在哪 名醫也來宣導:覺得離我們很遙遠?錯!

「豬瘟病毒能讓台灣崩盤!」 呂秋遠:吃不到滷肉飯是小事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鮪魚錄影中「彎腰走光」急拉泳衣 小鐘驚喊:胸部都看到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