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夢好貴!年薪250萬房租佔一半 專訪日月光美國公司員工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灣區在尖峰時刻交通壅塞。(圖/記者周康玉攝)

記者周康玉/美國舊金山報導

矽谷是科技人的夢幻殿堂,孕育出最多獨角獸,也擁有全世界最大創新生態系。然而築矽谷夢背後,卻有昂貴的生活支出。《ETtoday》記者專訪兩名在矽谷日月光實驗室工作(ISE LAB)的員工,發現矽谷確實充滿機會和新知,但當地的高消費,讓人不敢恭維。

年齡約30的工程師Juan Neito,具有亞裔血統,14歲就遷居來美國加州,從事系統工程;在矽谷待9年了,換過5~6份工作,因為專長和志趣都在半導體,因而選擇全球最大的封測公司日月光。

Juan Neito談到,日月光是他第一份的台灣企業,與其他企業最大不同,就是中秋節吃月餅、新年要遊行慶祝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一個有趣之處,是台灣企業的管理風格。Juan Neito說,台灣企業步調雖快,但行程很精簡,一周只要跟主管開一次會;相較美國企業則是過多的會議,每個會議時間都很長,台企相對是更有效率的。

灣區一隅。(圖/記者周康玉攝)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9年矽谷人生 還不想回家鄉

除了科技巨頭比鄰而居,Juan Neito認為大多的新創團隊在矽谷孕育,太多的夢想工作(dream job)在這。然而每個從外地來的矽谷人,都不得不面對昂貴租機和一餐10美元(約台幣310元)起跳的生活成本。

Juan Neito舉例,如果在市區租一人臥房,月租約3000美元(約台幣9.2萬),至少占去薪水一半,換言之,縱然在矽谷年薪超過台幣200萬,卻有100萬得拿去付房租。

Juan Neito說,矽谷不只生活成本高,交通也非常糟。記者實際體驗,尖峰上下班時刻在舊金山市區開車只走了半條街,不到0.3英里(約500公尺),卻花了半個小時;加上停車費貴得嚇人,一小時10-20美元(約台幣310-620元),當地人進城常常寧可搭Uber。

房租貴、存錢難,為什麼還是願意繼續待下去?Juan Neito說,當然人永遠會有另一個選擇,然因為很習慣灣區的氣候 文化,在這也交了不少朋友,有一天也可能會搬走,但不是現在。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Juan Neito。(圖/記者周康玉攝)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另一位接受訪問的日月光美國員工是來自台灣的Echo。

Echo從台灣大學畢業後,先在台灣工作一陣子,再到美國念碩士,爾後直接在美國工作,擔任日月光美國子公司的投資人關係。

和Juan Neito不同,Echo比較晚來到美國生活,因此面臨一些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除了語言溝通外,要在美國安定下來,像是買車、開車、認路等生活條件是很大挑戰。

既然選擇要定居,房事是免不了的。Echo因為當時還單身,在南聖荷西找一個房租便宜一點的房子,因為較偏遠,通勤得花40-50分鐘,但房租約2000元美金,她比喻,如果同樣房型在市區的話,至少3500元美金。

雖然得負擔矽谷高成本的生活,Echo還是很推薦「來看看」,主要因矽谷有很多的科技論壇、演講,比其他地方有更多機會聽到產業領袖的分享一些新科技。

然而真的要搬過來,還是要評估生活開支,Echo提到,有很多工程師帶一整個家庭來,但太太因為無法在當地工作,來到美國就只能在家帶小孩,不僅沒收入,也沒自己生活圈。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Echo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日月光美國矽谷子公司ISE LAB。(圖/記者周康玉攝)

▲▼日月光美國子公司(ISE)員工談海外工作。(圖/記者周康玉攝)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