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搜 網搜焦點

大吼我們不要再見了!「瑜邁CP」被選舉推開…辯論會一抱讓韓國瑜笑了

文/職業腐女

陳其邁,陳哲男之子,著名的政二代。他的基因中似乎被刻下了政治的因子,並不斷的顯現。

政治,彷彿為他舖下紅毯,而他只要照著父親指揮的路走下去,就可以看見光明。

當然他也曾抵抗過,畢業後就去擔任醫生,兩年後或許抵擋不了政治基因的驅使,他還是棄醫從政了。

在他父親的部屬下,他成為了第三屆最年輕的立法委員,當時他才三十歲。

那一年,他第一次見到韓國瑜。

韓國瑜照理說是他最不屑的人,政治理念與他不同,人緣卻很不錯,兩黨間都有好友,整個人如同因他後退的髮線,而嶄露出來的額頭一樣澄亮,自帶光芒吸引著周圍的人,有點兒活潑過頭。

「恭喜你當選立法委員。」韓國瑜向他伸出友誼之手,他只是淡淡的睨了他手一眼,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虛偽面具,輕輕與他虛握一下。

「謝謝。」他不感激的回應。

他們也就這樣當了好一陣子不冷不熱的同事,就像兩條平行線一般,偶而因政務需要而有了點交集。

當韓國瑜邀他一起出國的時候,他有點兒懵,他們倆的交情好像沒有好到可以一起出國玩對吧?

「為什麼?」

陳其邁其實很想去,帛琉,那個國家他想去許久了,只是沒有規劃也沒有伴。

「我聽說你潛水很厲害,一起去看看怎麼樣?順便帶帶我們啊,教練!」韓國瑜臉上依舊帶著真誠的笑容,好像上次開會他們倆互罵只是陳其邁作夢似的。

這個人臉皮也忒厚的。

不過……看在摑、民兩黨都有人一起了,那他去了應該也不惹眼吧?

在帛琉藍天白雲下,他們倆坐在沙灘上,隔了一臂之遙,靜靜享受這寧靜的美好。

國會上為了選民喜好而互毆互打的同事們,現在正一起在遙遠的國度的沙灘上玩水,想想還有點小諷刺呢。陳其邁邊喝飲料邊心不在焉的想著。

「你不是摑黨的嗎?怎麼跟那麼多民黨的是好朋友?」陳其邁無聊下先起了個頭。

「雖然政治理念上摑民兩黨是對立的,但有時候還是需要溝通的。」韓國瑜望著藍天說道:「溝通的時候,有時候會覺得,欸,你人很不錯欸,值得交朋友,所以就當好朋友了。」

▲▼  2018高雄市長辯論會,高雄市長辯論會,韓國瑜 ,陳其邁 。           。(圖/三立提供)

▲陳其邁與韓國瑜在辯論會結束後握手相擁。(圖/三立提供,下同)

「哦。」

「你知道嗎?」韓國瑜轉過頭望著他,那雙眼像璀璨的星光,是那麼奪人眼目、炯炯有神,「政治是一時的,好朋友是一輩子的,沒必要為了政治不交值得交的人。」

語畢,四目相對,陳其邁突然有些手足無措,熾熱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讓陳其邁覺得有點熱。

「我覺得你很不錯,阿邁。」韓國瑜語氣充滿了愉悅:「我覺得我們可以當朋友。」

「……」陳其邁無言,這個人臉皮厚度不是普通人的程度,誰准他直接叫他阿邁了?

「你雖然看起來跟每個人都很好,但卻讓人一直很有距離感。」韓國瑜語氣突然變得很輕,不像他在人前那樣活力四射:「你一直無法與人交心,是不是因為你爸爸?」

「嗯……」他們討好他是因為他有個好父親,不是他自己本身,又有什麼值得好來好去?

「哈,有爸可靠直須靠,哪像我沒什麼背景,就這樣幹上來。」

「我不想要別人這麼想。」

▲▼ 2018高雄市長辯論會,高雄市長辯論會,韓國瑜 ,陳其邁           。(圖/三立提供)

▲▼ 2018高雄市長辯論會,高雄市長辯論會,韓國瑜 ,陳其邁           。(圖/三立提供)

「阿邁,這點你無法改變,只能接受,煩惱也沒用。」韓國瑜笑著搖頭,但又接著說:「不過我想跟你交好,是因為你真的很不錯,很有能力,我看得出來。」

「你願意當我好朋友嗎?」韓國瑜這次問的有些鎮重。

鬼使神差下,陳其邁點頭了。

後來他們如普通的好友一般,下了會議會一起吃個飯,到彼此的地盤會當作地陪招待,漸漸的他發現韓國瑜其實整個人是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沒什麼遮遮掩掩的,也就真的與他交心,勾肩搭背當好兄弟。

只是後來韓國瑜競選失利,就漸漸淡出圈子了,不過陳其邁卻沒有因此而與他失去聯絡,反而時不時邀約韓國瑜吃飯跟遊山玩水,感情好的跟麻吉一樣。

陳其邁為韓國瑜覺得可惜,韓國瑜其實比一些人有能力也更有理想,卻還是敗了。

待他再次在政壇上聽到他的名字的時候,是韓國瑜出任北農的消息。

「恭喜你啊。」陳其邁知道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韓國瑜賀喜。

「謝謝,不過真可惜,你現在是立法委員,我能碰到的都是市議員,又不能常常見面了。」

「沒關係啊,有空我們再去潛水吧。」陳其邁聽了覺得心底很舒坦,這是他難得幾個讓他走進心裡的朋友。

「好啊,找一天,走!」韓國瑜的嗓音聽起來很有力,就如同他本人一般。

陳其邁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開心,像冬日的暖陽。

現在的政壇上有個奇葩,叫做柯文哲,因為他並不屬於任何勢力卻又擁有龐大的民意基礎,而成為惹眼的存在,與之沾親帶故的人都會跟著遭殃。

韓國瑜就是如此幸運之人。

看到韓國瑜在市議會被K針鋒相對、處處刁難後,陳其邁終於忍無可忍打給每次開會都在表演的民黨同事王先生,忍不住抱怨:「你太誇張了吧?老是針對韓國瑜,你稍微收斂一點行嗎?他是我兄弟!」

電話那頭傳來宏亮的笑聲︰「我的支持者愛看沒辦法啊,而且這次是黨的意思。」

「黨的意思?做做樣子就好啦,搞什麼這麼認真?」陳其邁為之氣結,難得動怒。

「好啦好啦,我放過他一次,但只有讓他輕鬆一下,不打他我沒法交代。」

讓他稍微輕鬆一點也好,陳其邁嘆了口氣,他也說不清對韓國瑜到底是怎回事,愛才之心吧。

只是最後沒想到,分屬於摑、民兩黨的他們,最終還是落入俗套「反目成仇」。

他們同時競選的高雄市長。

陳其邁有些恍惚,今年年初在聚會上碰到韓國瑜時,他還忍俊不住抱了一把他,那時候他們約好下次再一起出遊。

「你聽說了嗎?」韓國瑜致電過來。

「嗯……」陳其邁聲音聽起來有些悶。

他早該知道的,他們政治理念不同,分屬於不同的政黨,總有一天會對決上的,不是像立法委員那樣互相爭執,而是在競選上彼此爭鋒相對。

不是你輸,就是我敗,沒有餘地。

一個人贏了更上一層,另一個人的政治生涯就會停滯。

他一直耽溺於兩人之間的友情,不願去面對可能發生的一切,過了好幾年掩耳盜鈴的生活,卻還是發生了。

「我們不要再見面了。」陳其邁顫抖的聲音,緩緩說出這句話。

「嗯?為什麼!我們雖然一起競選高雄市長,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當好朋友……」

「不行!」陳其邁一反過去溫吞的形象,大聲厲喝:「我們現在是對手,哪一天我們聊天、喝酒,說了不該說的話,把彼此的機密說出去,對我們都不好。」

越說卻越小聲,聲音還帶著顫抖。

電話的那一端陷入沉默,一直沒有回應,許久,韓國瑜才緩緩說:「好。」

「我尊重你的想法,你是很好的人。」韓國瑜語氣帶著遺憾:「我一直以為我們會是很好的朋友,我跟你志趣相投。」

「沒想到選舉可以把我們推開。」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致詞時激動落淚2130(圖/直播截圖)

▲陳其邁選前之夜落淚。(圖/《ETtoday新聞雲》)

說完,韓國瑜等待著陳其邁回應,但陳其邁只是過了一會兒,隻言片語不說便掛了電話。

陳其邁沒有流淚,但他覺得心臟難以承受,好像被挖空了一般,空蕩蕩的。

但他不能失落,因為他,必須打一場戰,一場與好友之間的戰爭。

「韓國瑜,我會贏的。」

陳其邁喃喃自語,好像贏了,才對得起這場難忘的友誼。

本來高雄是民黨的主場,然而韓國瑜的空降再加上擔任北農間炒起來的知名度讓市民覺得很新鮮,同時韓也主打許多理想,帶著澎派激情的言語,在高雄帶來一場旋風。

這股旋風有如當初的柯文哲,讓陳其邁著實招架不住,民調開始滑落,許多在困窘的經濟下生活絕望的人們,將希望寄託在韓國瑜身上。

韓國瑜就同當初在立法院那樣,擁有強大的個人魅力,只是當初感受到魅力的是他,這次是高雄市民。

這段期間韓國瑜還是會打給他,但他們之間僅止於表面上的噓寒問暖,不似從前般那樣的交心,陳其邁雖然難過,但這也是因為他自己把韓國瑜推出去的。

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選舉到了尾聲,他們一同參加電視台的辯論會。

這是他們好幾月後第一次見面,陳其邁難掩心中的激動。

▲▼高雄市長辯論,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會後記者會。(圖/記者林敬旻攝)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韓國瑜辯論會後陳其邁記者會,陳其邁。(圖/記者季相儒攝)

▲韓國瑜、陳其邁辯論後雙雙召開記者會說明。(圖/記者林敬旻、季相儒攝)

他們針對彼此的政見、言行進行激辯,他側頭望向韓國瑜,依舊是當初的韓國瑜,台風穩健、侃侃而談,雖然之間針鋒相對,但並不口出惡言,而是針對彼此的不足之處探討。

還是那麼的韓國瑜。

最後結束後,陳其邁有些鬆了口氣。

他們站在舞台中間,韓國瑜那雙眼依舊那麼有神,他們互相簡單的握手,然而韓國瑜另一隻手也握上來,那雙眼彷彿在告訴他:「我們還是好朋友。」

與之交握的手都熾熱的有些燙人。

最後韓國瑜給他一個擁抱,在他耳邊輕輕的說:「我們還是好朋友行嗎?別生氣了,原諒我可以嗎?我應該先問過你。」

語氣中還帶著笑意,就如同過去那般,陳其邁覺得內心某些部分被撼動了,有點想哭。

「嗯。」他如同過去般矜持,簡短的回應。

韓國瑜聽到回應後,笑的眼都彎了。

走出電視台,媒體一哄而上,將他團團圍住。

「陳先生,請問剛剛你們擁抱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陳其邁帶著淡淡的笑,開玩笑的說:「有啊,我說,我愛他一萬年。」

只能隱晦的將自己的感情,開玩笑的透過媒體隔空喊話,就已經足夠了。

隔天,韓國瑜聞訊打電話過來:「嚇死我了,這麼肉麻!」

「不這麼肉麻無法表達我的歉意。」陳其邁語帶笑意。

「夠了夠了,寒毛直豎、雞皮疙瘩。」

「哈哈哈哈哈哈。」陳其邁大笑。

「所以什麼時候再一起出去玩?」

「夠了喔你,快選舉了你還在想著玩?」

「哎呀,你贏了我贏了都差不多啦,我贏了你來當我副市長怎麼樣?」

「你是不是忘記我是民黨的啊你。」

「這不是最近正夯?打破藍綠圍籬、攜手合作、邁向未來!」

「嗤,占我便宜你最會,我看透了,這些年的浮潛教練費該結一結了。」語畢,陳其邁很配合的拿起計算機,故意敲得啪啪作響。

「別!我最近阮囊羞澀啊,而且你的背景再加上你的資格,收費一定很貴,你想害我破產啊?」

「得,你會破產?這是最好笑的笑話吧,別忘了你是發大財市長候選人,你破產了怎麼讓高雄市發大財?」

彷彿能看到韓國瑜如同往常般腆著臉說:「嘿嘿,所以饒過我這次吧。」

「好吧,勉為其難。」

陳其邁笑了。

這一次,不會再把韓國瑜推開了。

不會了。

全文刊載於批踢踢政黑版,已獲原PO授權。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