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選舉激情後,該面對美中的「最大公約數」

2018年11月28日 12:15

▲「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范疇/兩岸趨勢專家。

有關2018選舉的微觀討論和分析,已充斥媒體,因此此文聚焦於選後的台灣宏觀大處境。首先,略帶傷感情的說,此次選舉的勝負結果,恐怕對台灣當下的區域處境無關宏旨,並沒有使得台灣更安全或更不安全。

但若把時間拉長兩年至2020年,宏觀之下就有討論的意義了。這是因為,2020大約就是美中爭霸戰的終局,而美中之間的終局,也就是台灣的終局。請不要誤會了,這兒的「終局」,並不是指從此誰就完蛋的意思,而是路線鬥爭的結束點,從此路線和命運,不管是好是壞,就幾十年固定下來了。

中共的狀態和動向,對台灣社會人心的影響不但人盡皆知,並且公開討論頻繁。然而美國的狀態和動向,台灣人雖心知肚明但卻不太討論。為什麼有這差距?因為一方面台灣人比較信任美國,另方面知道台灣的命運其實靠美國保護,因此華盛頓比北京更得罪不起。話雖如此,台灣整體對美國其實並沒有一致的戰略思維;民進黨執政兩年以來,雖然對華盛頓所主動的事務採取「不脫隊」原則,從來不說NO,但是也保守謹慎的不採取任何主動,這大概是吸取了以前陳水扁被美國歸類於「麻煩製造者」的關係吧。

2018年是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轉折年份。經過卅年的交道和世局的變化,美國兩黨達到共識,已將中共視為核心戰略對手,在川普總統的赤裸裸大剌剌性格推動下,以及潘斯副總統的細膩下,形成了一條戰略主軸-區隔中共和中國、反共不反中、反共產體制不反中國人民。

台灣政府及台灣社會在這件事上的反應相當遲緩,從2018年的選舉過程來看,台灣還是陷在「中共就是中國、中國就是中共」的情緒混淆狀態下。這對華盛頓來講,就是台灣已經從美國的最新定位「脫隊」了。

2018選舉已經結束,其結果必然會使得民進黨和國民黨各自內部派系重組,料想之下兩黨的脫黨人物都會有所增加,加上世代翻轉因素,未來兩年台灣的政治生態令人難料。在這樣多變的政治生態下,最令人擔心的是台灣能否跟得上美國的腳步,還有因此而生的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策。

有些人會不同意這樣的看法,但我認為,在美國的新戰略下,固然美國自己也會受傷,但是中國共產黨的體制,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在這境況下,中共實質上以武力對付台灣的條件並不存在,雖然恫嚇動作會不斷。以川普的性格和手法,一定會善用中共的弱勢,忽冷忽熱、忽前忽後的對中南海投出變化球。問題是:台灣看得懂川普的變化球嗎

台灣知道何時該被動、何時該主動嗎?

舉個剛發生的例子。美國本來並未明顯介入台灣2018選舉,但為何在最後幾周出動AIT的兩位前後任官員,對整體選情、尤其是高雄選情發表意見?執政黨和在野黨和台灣社會,究竟看懂了沒有?

試想,倘若美國與中共在南海發生中級以上的軍事衝突,在菲律賓已經明白投共的現實下,最適合美軍船艦和軍機補給的地點在哪?在美國有需要的時候,執政黨和高雄港會不會對美國有「配合不力」的狀態?倘若台灣令美國有如許擔心,白宮會對台灣做出怎樣的動作?

再如,倘若美國在和中共衝突之後,需要台灣對中國人民表達最大善意,台灣做得到嗎?

因此,當2018的選舉激情過後,台灣應該冷靜下來,各政黨和社會,想想未來兩年對美國政策的最大公約數何在,對中國及其人民的態度上最大公約數何在,這才是要務。

熱門文章》
►在九二共識下「討生活」 高雄將成中國對台新試點

►2018大選揭曉/點我看【全系列觀點文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新聞網》。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