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笑「死Gay」 他來自排灣族跳舞挺平權:我是男生也愛男生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林易增走過被嘲笑的痛,現在能接納自己的不同之處。(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記者丁維瑀/採訪報導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為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

明(24)日就是九合一與公投合併選舉,林易增將用自己的選票支持婚姻平權。他日前在臉書上傳舞蹈作品,鼓勵大家能去欣賞不同的人,「我是思絳•拉薩那凡,來自台東排灣族,我是同性戀,我驕傲!」引起廣大迴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林易增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從小在台中求學,26歲的林易增現在到台北工作,擔任街舞教室的外聘舞蹈老師。他接受《ETtoday新聞雲》採訪時說,以前因為個性較陰柔、皮膚較黑,他受到同儕的嘲笑,所以他不斷壓抑情緒,也試圖逃避自己是同性戀、原住民的身分。

讀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林易增還記得,他很欣賞隔壁班的男同學,在畢業前寫了信給對方。他心儀的對象則把信丟到垃圾桶,最後被他的班導撿起來,貼在公布欄上讓所有學生觀看。

「他們班的同學跑來跟我說,他們全部都在笑。我當時非常難過、受傷。」林易增說,那時候他也不敢跟父母講,就怕也是排灣族的父母親會生氣,只好自己悶在心裡。

成長過程中,林易增持續摸索自己的心情,直到國二才非常確信自己喜歡同性,接著來到高中,因為讀的是表演相關科目,有一半的朋友都是同志,他逐漸打開心胸,接受自己的性向。同時,他也慢慢去瞭解排灣族的文化,並反覆問自己,「為什麼我不能勇敢去接受我自己?」

林易增說,他與爸媽的關係其實很好,只是對於感情這一塊還是模糊地帶;雙親似乎隱約知道他出櫃,以前會問怎麼不交女朋友,現在則是完全不會問了。至於會不會希望未來能與爸媽坦承自己的性向?他說,「會希望,只是我還是會怕,比較怕他們難過。」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林易增不斷去瞭解排灣族文化。(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雖然曾經歷過許多低潮與懷疑,林易增依舊感謝身邊兄弟姐妹的支持,「我親兄弟姐妹,還有我表堂哥姐,他們都知道(性向),他們都很支持我。」有時只要他被嘲笑,這些人都會挺身而出保護他,他非常感激。

這次的舞蹈作品,是林易增一直想做的事情,他非常喜歡歌手阿爆(阿仍仍)的歌曲,「以前就一直很想把我的街舞跟原住民做融合,第一次聽到Vavayan這首歌的時候,就很想把它拍成作品。」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林易增在海邊穿上族服。(圖/林易增授權提供)

反覆思考後,他把自己的故事與舞蹈結合,穿上珍貴的族服,在海邊舞動身體,鏡頭前相當有自信,影片最後的字幕寫道,「我是思絳•拉薩那凡,來自台東排灣族,我是男生,也愛男生。感謝所有的一切成就了現在的我。」

▲▼來自台東排灣族的林易增在海邊跳著舞,展現他對於自己身分的驕傲,但回到小時候,他曾因為個性內向被取笑「娘娘腔」、「死Gay」,無法接受自己是原住民與同性戀,也不敢跟較傳統的爸媽傾訴。如今,他已自己為榮,透過美麗的舞蹈作品來發聲,希望每個不同的個體都能更愛自己。(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如今,林易增感謝每個身邊支持他的人,也期盼世界能更多元。(圖/林易增、Chris Yang授權提供)

「我不是一個很會用講用文字來表達的人,所以透過我的舞蹈來表達。」林易增最後表示,他明天會去投票,不管每個人來自哪裡,有什麼樣的背景,都希望能學會更加愛自己。

這次的拍攝,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個舞蹈作品,是在說自己的一段故事。 我生長在傳統教育的家庭,在那環境裡,我壓抑自己、害怕、逃避、難過。 從小因為我皮膚黑,個性比較陰柔,遭受許多人的嘲笑、排擠。 以前,我很討厭被大家問是不是原住民、是不是同性戀,覺得身為原住民、同性戀是件非常丟臉的事。 ㄧ直到,認識了跟我一樣性向的朋友,慢慢了解排灣族的文化,一直在思考,原住民、同性戀這兩件事情,都不是我能選擇的。 為什麼我不能勇敢去接受我自己? 最後想說 希望大家都能多去了解、欣賞、與你不一樣的人,讓這個世界更多元,更有愛。 我是思絳·拉薩那凡,來自台東排灣族,我是同性戀,我驕傲! 影片完整版:https://youtu.be/wu8KpxjE7zc 攝影: Chris Yang 歌手: 阿爆(阿仍仍) 音樂:VAVAYAN 謝謝辛苦的 伊娜黃 辛威鴻,陪我騎了好幾個小時的車,還擔任拍攝助理及音控,辛苦了 謝謝 Vavan Li 和阿姨借我珍貴的族服,真的很謝謝 謝謝我的朋友,陪我一起走過那一段 再次謝謝你們 #vavayan #阿爆阿仍仍 #paiwan #be_a_man #ivan_lin

林易增發佈於 2018年11月4日 星期日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Lulu認愛了!對象是「萬秀洗衣店」金孫 大街牽手摟抱「認識已半年多」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