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億餐飲首富四年就摔落谷底 負債累累無力繼續經營

▲▼ 湘鄂情,孟凱 。(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 湘鄂情創始人孟凱 。(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2009年11月11日,孟凱一手創辦的高端餐飲品牌湘鄂情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營餐飲企業,孟凱也因此以39.37億元人民幣身價問鼎餐飲界首富,這是孟凱一生中的榮耀時刻。但僅僅四年後,湘鄂情的業績就一落千丈,在經歷了關店、轉型和內部紛爭等一系列痛苦的波折後,孟凱從與自己相伴23年的湘鄂情黯然出局。

湘鄂情一出風靡市場 孟凱成行業首富

請繼續往下閱讀...

深圳蛇口一條不起眼的小街,見證了孟凱夫妻兩人1994年起步時的艱困:40平米的簡陋空間、4張餐檯、一座自己砌的爐子,孟凱一人身兼數職,有時還要親自入廚房炒菜;就連開店的本錢都是從鄰居那裡借來的。

綜合陸媒報導,孟凱原本在糧食公司做工程主管,轉而想要開餐廳源於他的一個發現——在蛇口,到處是來自湖南、湖北的淘金者,他們不約而同地吐槽當地的湘菜、鄂菜太難吃。25歲的孟凱很快意識到,這是一個開餐廳的機會,只要做出道地的湘鄂味,就不愁沒顧客

事實證明了他的判斷。雖然他的店很不起眼,但憑藉口味正宗、價格實惠,外加孟凱講義氣,好結交朋友,兩湖人很快便將這間小店當成了蛇口的「根據地」。

那時候,孟凱有個習慣,每天用電腦統計菜品,每月撤下銷量排名倒數的5樣菜,時常更換新菜色。用心堅持3年後,小菜館升級成1000平方公尺的酒樓,還在繁華的東濱路開出了第二家店,「湘鄂情」也正式掛牌。

生意獲得成功 讓孟凱起了帝都夢

1999年,孟凱對北京市場調研發現:在一餐動輒數萬的奢華飯店和大眾消費之間,缺少一個中間檔。這個級別的消費大都是公務、商務宴請。而北京作為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首都,中檔餐飲必會有巨大的市場。基於這一判斷,孟凱果斷地將裝修奢華、富有荊楚文化風的湘鄂情開進了北京。

同樣瞄準這塊市場的還有川菜品牌「俏江南」。在孟凱進京的第二年,俏江南的第一家店開在了國貿附近。

與俏江南不同,孟凱直接把店開到了政府機關的家屬聚集區——定慧寺。據孟凱當時的助理回憶,孟凱很自信,常常到各個包廂輪流向顧客敬酒,結識了不少權貴。這段時間,孟凱還迎合顧客對海鮮的喜好,在湘菜、鄂菜基礎上加入了粵菜。

正宗菜品、好人緣、滿足公務宴請的面子需求,在這三大要素加持下,湘鄂情無論是千平大廳還是高級包廂,天天爆滿,光海鮮每天就能賣8萬元。

有了成功模板,湘鄂情很快複製出第二家、第三家……選址如法炮製、家家門庭若市。甚至有人形容,孟凱這是在開銀行。

到了2009年11月,湘鄂情以14家直營店、9家加盟店登陸深圳中小板。上市當天,收盤總市值超過53億元,孟凱以39.37億元身家成為餐飲業首富

▲▼ 湘鄂情,孟凱 。(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 湘鄂情店面 。(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政府禁三公消費 壓垮湘鄂情

上市給湘鄂情提供了充足的資金,也讓孟凱有了更大的野心。2012年,湘鄂情發行4.8億元債券,以併購方式向快餐、食堂餐飲、盒飯領域進軍。然而,就在孟凱春風得意時,卻有了意外的轉折。

2012年底,北京中央頒布了遏止「三公消費」的規定,餐飲業遭受重創,每月有15%的餐飲企業陣亡,中高端餐飲更是首當其衝,湘鄂情的業績急轉直下,門可羅雀

孟凱在慌亂中調頭,轉向競爭激烈的大眾餐飲市場。但由於先天基因不同,湘鄂情的各項優勢都變成了劣勢,光成本和身為上市公司的稅率,就被中小同行勝過了一大截,湘鄂情開一桌賠一桌,儘管孟凱新增了快餐、團膳業務,但短期內的收益很難彌補大幅萎縮的主營業務收入。

苦撐數月後,孟凱不得不關閉北京13家店面,沒有關閉的則仍在持續虧損。2013年,湘鄂情的財報虧損高達5.64億元

2014年,當孟凱為轉型扭虧一事忙得焦頭爛額之際,曾有記者問他:「作為十多年的老餐飲人,湘鄂情走到如今,有何反思?」

孟凱的回答是:「我沒有反思,一路走來湘鄂情的發展思路就是,市場有需求,公司做到極致,自然蓬勃發展。但現在政府控制消費了,我就急流勇退不幹了。」

「沒有反思」的孟凱或許沒想到,正是這種的心態,讓他陷入了創業失敗的尷尬。

湘鄂情當初的崛起,建立在灰色的消費觀上,公款吃喝,一頓飯光酒錢就豪擲10萬的請客文化,是違背正常市場規律的,高端餐飲的另兩面旗幟——曾經紅遍大陸的俏江南、金錢豹,都遭遇了關門的結局,湘鄂情也同樣為此付出慘痛代價。

對於當初湘鄂情的衰落,孟凱後悔的是沒有多元化、單一業務抗風險能力太低,但這並沒擊中真正的痛點。就像同樣是做餐飲的全聚德,150年來只做一隻鴨,在其成長的歷史上,遭遇過各種挑戰,但至今依然活得很好。

對比之下,湘鄂情不論湘菜、鄂菜、粵菜等菜色,還是服務和環境,都沒能形成自己的稀少性和不可替代性,反而將成功寄託在「公款吃喝」這種不可控因素上,當政府公布禁止政令時,轟然倒地也就在所難免了。

轉向投資其他業務 不諳產業習性虧損連連

已經陷入絶境的湘鄂情面臨兩大棘手難題:一是必須在2014年實現扭虧,避免成為ST股;二是在2015年4月前,必須有足夠的資金回購債券。為了避免墜入深淵,孟凱不得不鋌而走險,開始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的跨界轉型。

2013年3月,孟凱減持1.8億元湘鄂情股票,轉而經營景觀區空中纜車三特索道。但經過一系列交鋒後,為了保障企業正常運轉,孟凱放棄了控股,並數次減持該股票。

緊接著,湘鄂情又通過收購,相繼進入環保、影視領域。2014年,甚至進軍大數據業務,與中科院計算所共建大數據與新媒體實驗室,並將公司股票更名為中科雲網,但孟凱對這些行業並不熟悉,公司很快就陷入嚴重虧損。

面對輿論一邊倒的質疑,孟凱倒是挺想得開:「任何一個最好的企業一定不是大家之前都看好的。我知道每一個成功者的背後曾經都不被認可,所以有輿論質疑也沒有關係。」

但孟凱的行為已經遠不止媒體質疑那麼簡單,證監會後來發現,其有利用市場熱點進行炒作之嫌。2014年底,證監會以涉嫌違反《證券法》為由,對孟凱立案調查。此時的孟凱已遠赴澳洲,消失在公眾視線,給出的理由是籌集償債資金。

在國外期間,孟凱辭去ST雲網一切職務,將其股東權利先後授予幫他解決債務問題的兩家公司控制人王禹皓、陳繼,致使ST雲網董事會上演了長達3年的控制權爭鬥羅生門。

2015年4月7日公司債回購到期日,ST雲網仍有2.41億資金缺口,構成實質違約,這是孟凱繼成為餐飲首富之後,創造的另一個新紀錄——大陸首個本金違約的公司債紀錄。為了應對危機,孟凱轉讓了湘鄂情164項系列商標使用權,獲得2.3億元轉讓款。其抵押的全部股權也被拍賣,至此,曾經讓孟凱站上人生巔峰的湘鄂情,與他再無關聯。

▲▼ 中科云網。(圖/翻攝自鳳凰網資訊)

▲ 孟凱投資中科雲網以失敗告終。(圖/翻攝自鳳凰網資訊

轉型成立虛擬餐廳 盼湘鄂情起死回生

雖然屢戰屢敗,但孟凱並未失去創業的激情,他懷揣野心,準備向偶像史玉柱學習。「回國了,正式準備湘鄂情重出山頭。就是幹這一票」。孟凱口中的這一票,與之前大不相同,這一次,他要徹底擺脫人力成本最高、掌控餐飲店面命運的廚師,用機器來生產菜品

其實早在2012年,孟凱就開行業先河,在數十家分店使用炒菜機,每家店至少30道菜品出自機器。食客們只知湘鄂情的口味穩定,卻一直不知背後的秘密。

按照孟凱的計劃,他將借助現成的資源,將廚師的技藝數據化,將湘鄂情菜系標準化、工業化生產。

製作的菜品,通過線上、線下兩個管道銷售:線上與京東合作,經冷鏈運輸至消費者手中後,只需微波爐加熱即可食用;線下讓方便菜進入商超、便利店零售。

這一模式源於孟凱對新生代年輕人的瞭解:90後年輕人大都不會做菜,但他們需要一頓有品質的晚餐,這是目前外賣提供不了的。

孟凱還跟以前一樣喜歡包裝概念,他用「湘鄂情八大碗」來冠名線上業務,並稱其為「中國首家純互聯網餐廳」,但其模式跟餓了麼、美團平台上的一些餐館沒什麼本質區別。

湘鄂情小館也在線下實體店加緊佈局。孟凱將重點放在各地購物中心和社區,改走大眾路線,以加盟形式全國擴張,湘鄂情小館依託現有的大量夫妻店,對其進行改造,並授權它們使用湘鄂情的品牌。

在孟凱的算盤裡,這才是最大的生意,既解決了社區居民的吃飯問題,又解決了小商戶的產品和供應鏈問題,並認為「開一萬家都沒問題」。

儘管孟凱自信有過去20年積累的行業經驗和產業鏈優勢,但無論線上還是線下,他的計劃都面臨不小的挑戰。在線上,於他離開的幾年間,京東上已經有一大堆方便菜品牌走在他前面,而且銷量遠高於湘鄂情的品牌也高於3家;在線下,大眾餐飲過度飽和,每年洗牌比例高達70%。購物中心內的餐飲品牌更是廝殺慘烈,盈利者僅占20%,其餘一半保本、一半虧損

反觀湘鄂情品牌,雖然一直被孟凱珍視,但在新興消費者眼中,不過是過氣飯館;而擴張模式採用加盟制,對管理的標準和要求也就更高。在這種競爭環境中,湘鄂情能否再創一波盛事,就看孟凱如何繼續調整轉型了。

► 24歲最年輕上市公司女董 被批「能力不足」後秒下台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貨車停外線邊!保全男「雨中自撞」 還來不及爬起...下秒慘遭後車輾死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