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10塊錢勇闖大城市淘金 三次豪賭勝利創造千億身家

▲▼ 正威集團董事長王文銀。(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 正威集團董事長王文銀。(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王文銀,他在《2018胡潤百富榜》以1100億人民幣的身價與雷軍並列第10名,從25年前揣著10塊錢隻身闖蕩深圳,到如今坐擁千億身家,他的身價其實是通過3次「豪賭」創造而來的,崛起經歷堪稱傳奇。

2018年10月10日,胡潤研究院發布《2018胡潤百富榜》。不出意外,馬雲、馬化騰、王健林等中國最知名的企業家雄踞榜單前列。而最令人詫異的是,在前10的榜單中,出現了一個絕大多數人都陌生的名字——王文銀,他以1100億人民幣的身價與雷軍並列第10名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僅這個企業家我們不了解,連他的企業我們也少有聽說。其實,當「正威集團」5年前空降世界500強第387位時,時任深圳市市長的許勤,也有同樣的困惑。從25年前揣著10塊錢隻身闖蕩深圳,到如今坐擁千億身家,王文銀的崛起過程十分低調,這也使他成為「大陸最神秘的富豪」

1968年,王文銀出生於安徽省的一個小鄉村,他家祖上三輩都是農民、家境貧寒。王文銀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割豬草餵豬,週末下地幫父母插秧、種馬鈴薯、栽紅薯。

雖然年紀輕輕就吃了不少苦頭,但這不影響王文銀對未來的嚮往。每天做完農事之後,他還會逼自己刻苦學習好幾個小時。1989年,他也如願考上南京大學。

畢業後,王文銀被分配到上海高橋石油化工公司,每個月工資400元人民幣,這在當時幾乎是上海市平均工資的2倍。但他很快就做不下去了,因為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太安穩,一眼就看得到頭,而他是那種心裡「始終有一團火」的人

1993年,恰逢鄧小平在深圳畫了一個圈,王文銀果斷辭職,一股腦兒奔向那個熱鬧非凡、滿大街都是淘金客的城市。但是,等他火車換汽車、汽車再換拖拉機,足足花了兩個星期折騰到深圳時,口袋裡只剩下10塊錢了。

因為大學專業是天文學,找不到銜接工作,他於是拿出高中畢業證,進入一家生產電線插頭的香港企業,當了一名倉庫搬運工。當時的他也租不起房子,只能在路邊橋洞下暫住,而這一住,就是一個月。直到發了工資,他才租了一間3平方的小房間。

王文銀從小就是個極其刻苦的人,來到倉庫後,他很快就背下了幾千種物料的編碼,從此以後,當有人需要詢問物料的庫存信息時,基本只認他一個人,不僅如此,每種物料的庫存餘量,只要領導問起,他都能對答如流,也因為對工作的極致要求,他很快就獲得了破格提拔。從庫房管理部總經理助理,到工廠生產物料控制總經理,他只用了1年時間

隨後,王文銀又被日本日立公司以年薪百萬的條件挖走。在這家公司的1年裡,他積累了日後創業的第一桶金——2000萬人民幣。

而決心創業的原因,是在日立公司的一段經歷。

當時他發現一位客戶有拖欠貸款的前兆,建議老闆不要和此人繼續做生意,但另一位日本銷售表示不同意。而日本老闆最終採納了後者的建議,結果導致公司數千萬元的巨額貸款沒有收回。

在接受《中華工商時報》採訪時,王文銀回憶了這段經歷,他說:「這件事對我的刺激很大——雖然我當初的判斷是正確的,但這位日本老闆可能是下意識看不起我這個中國人,所以最終採納了日本銷售人員的意見。正是在這件事情之後,我有了創業的衝動,決定創辦自己的企業,自己給自己打工。」

▲▼ 正威集團董事長王文銀。(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 正威集團董事長王文銀。(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往後的24年,王文銀的人生可謂經歷了起伏跌宕。

王文銀和他的正威集團一起經歷了三次豪賭,而且每次都大獲全勝。與王文銀有過接觸的人,對他的評價多是「狂人」、「瘋子」。王文銀就像一個天生的賭徒,每逢經濟形勢下行,所有資本恐懼地逃離時,他便開始押下重注、逆流而上,精準抄底。

1997年,藉著亞洲金融風暴契機,王文銀把自己原本只做貿易的公司,變成了加工、銷售一體的企業,加工的設備就是在金融風暴期間低價從別的工廠手中購得的,在當時大多數廠房都收縮業務過冬的時候,王文銀卻在籌備擴張產能,在當時看來已經不是賭博,而是「送死」。意外的是,金融危機一過,線纜需求暴增,王文銀憑藉早就準備好的產能,賺得一塌糊塗,也從此在業界聲名鵲起

賭贏了第一次,王文銀信心倍增,膽子也更大了。2003年,SARS侵襲中國大陸,那一年各行業各業都大受影響,但也有不少企業藉機發了財。王文銀就是在此時低價收購了不少礦山,在這之前,王文銀的正威只是線纜加工、銷售,並沒有涉及上游資源,從一個末端加工型企業,直接向上切入到採礦-冶煉,這無疑是要冒很大風險的。最主要的是收購礦山需要大量的資金,對於那時營收還不足百億的正威來說無異於「殺雞取卵」。但結果是完美的,正威順利成為了全產業鏈企業。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王文銀這頭冷靜又瘋狂的獅子再次向前猛撲。當時,他不顧老婆、合夥人的強烈反對,堅決用28億資金拿下銅陵銅桿線生產項目,併購了一系列大幅貶值的歐美銅加工企業,並以每噸2萬多元人民幣的價格,入手幾十萬噸現貨銅。這一決定,讓正威集團不再受制於原材料忽上忽下的價格波動,也讓王文銀一舉成為銅行業的最大「莊家」。

似乎獲得了命運的祐護,王文銀再次押寶成功。金融危機過後,銅價回升,他以每噸4-8萬元的價格高價賣出,此舉為公司帶來了百億級別的營收

王文銀的每一次「豪賭」都驚心動魄。但正因為抓住了這3次大機會,正威集團的收入屢破記錄,因此有更多資金不斷拓寬產業鏈,進而打造出一個全能產業鏈,形成極其堅實的行業壁壘,這才成就了今天的王文銀。

曾有人問王文銀:「你為什麼敢下如此重注?為何每次都能押寶成功?」

對前一個問題,王文銀的回答是:「企業家中能夠把握趨勢的人有70%,能夠把握趨勢變化的人有10%,但能夠把握趨勢變化拐點的人只有萬分之一。」

與其說王文銀是一個「賭徒」,不如說,他是一個善於把握趨勢變化的人

而關於如何做到這一點,王文銀的總結也足夠深刻:「我只做別人做不了的事,只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只想別人想不到的問題。別人能做的事情,我絕對不去做。」

王文銀曾被《財富》評為「2014年最具影響力50位商界領袖」,在給他的評語中有這樣一段話:「他用東方人特有的『隱忍哲學』帶領正威國際低調地前進。」

在還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和傳奇的時候,他已經用20年的時間白手起家打造出一家位列世界500強第387位的企業

王文銀的「高調做事」與「低調做人」原則看似矛盾,但實則非常合理。這根植於他從小的生存環境。王文銀出生於農村,從小吃過的苦頭讓他變得既踏實肯幹又不愛張揚,而往往是這樣的人,才更能夠一鳴驚人。

創業24年,王文銀始終堅持一件事:「我們不要做那個『出頭鳥』,我們的目標就是『隱形冠軍』」。這樣的價值觀也直接催生了正威的企業文化——隱忍。

在2013年的一次公開演講中,王文銀這樣說到:「正威奉行的是低調的文化,在我們正威就是隱忍的文化。隱是你看到別人,別人看不到你;忍是心上一把刀,所以我們正威的文化是隱忍的文化。中國的文化一定是槍打出頭鳥,所以,在中國我們每一位做企業家的要懂得隱忍的文化,在面對金錢、權利和名譽的時候,我們企業家賺取的是財富,名譽讓教授去賺、權力讓政府去賺。 」

如今,王文銀與正威旗下的銅帝國已經連接了珠三角、西三角、中三角、長三角和環渤海經濟區,所擁有的產能已佔全國的10%。除此之外,他在北美、南美和非洲等20多個國家坐擁多座礦山,已探明礦產資源儲量總價超10萬億人民幣

正威集團如今再世界500強企業排名第111名,營業額超過5000億元人民幣,是「金屬新材料產業」全球排名第一的企業,也是中國大陸民營企業製造業的第2名,僅次於華為

從0到5000億,王文銀用了24年。從創辦第一個電源線工廠,到每年上線一個新的工廠,再到利用金融危機瘋狂囤礦拓寬產業鏈,他在金屬新材料產業建立了行業老大的地位。如今,王文銀的個人財富已達1100億人民幣,與雷軍並列胡潤百富榜第10名。而辦企業遵循「極致高調地做事,極致低調地做人」這一個原則的王文銀,也是他被稱為「最神秘大陸富豪」的原因所在。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信義區左轉硬插下秒被警攔 超療癒瞬間!網:看5次笑5次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