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擇雅/台灣不可能有金庸,香港才可能

2018年11月1日 14:52

 ▲金庸逝世。(圖/CFP)

●顏擇雅/雅言出版社發行人。

金庸小說是時代產物,那時代就是華文紙媒全盛,但書籍消費還未普及之時。二十世紀西方報刊是不連載小說的,一大原因是書籍消費已經普及。讀者看小說就買整本小說看,沒耐心用報刊追。但二戰後,台港大量識字階級都是難民,謀生艱辛,能有多少購書預算? 一天多少時間閱讀小說 ?

報紙反正是必讀,因為資訊需求。網路未興起前,台港紙媒市場板塊大,不只提供資訊,創造輿論,還要娛樂讀者。小說連載就跟影視八卦一樣,都是報紙提供的重要娛樂。這時香港有金庸,台灣有高陽,古龍。瓊瑤小說不是給報紙連載,而是給「皇冠」,純因她跟平鑫濤特殊關係,是特例。

金庸小說也是地域的產物,這地域就是獨立於國共統治之外的英國殖民地香港。香港當時全無本土意識,政治評論焦點都在兩岸,而且論點左右爭鋒,百家齊鳴。要有這種環境,金庸才有辦法在政治內涵上勝過古龍。光他可以大寫特寫權力這點,人物塑造就比古龍小說多出許多可能。

金庸的武林爭霸都像權力鬥爭,這題材在台灣一定會被舉報,被禁,被警總約談,香港則無類似顧慮。因此台灣不可能有金庸,香港才可能。

熱門推薦》
►終結武俠的不是金庸,而是時空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