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淳祐/國慶logo好不好?尊重專業之前,請先尊重國民

▲▼2018國慶logo 。(圖/翻攝自中國民國讚國慶臉書)

▲2018國慶logo引起民眾兩方極端評價。(圖/翻攝自Facebook/中國民國讚國慶)

●韋淳祐,資訊業。

也許才疏學淺,今年國慶logo著實讓我整個無語,美感上不符合我審美,跟我國國旗關係也不大,網路上雖然不乏罵聲,但也不少人開始以「美學教育」辯護,說這些看不懂得都是不尊重專業,坦白說雖然試圖理解,可我的看法依然故我—讓我們尊重專業之前,也請尊重我。

拿給法國人看,結果……

我曾經試著盡量用一種局外人的心態去欣賞,於是我把我們今年國慶logo拿給我法國姐夫看看,畢竟法國在美學方面每次都被文青吹的不要不要的,想說我姐夫身為法國天龍國人(巴黎人),美感可能勝於我吧,結果我姐夫對於這個logo也是很委婉的表達並不好看(喔,對了,去年他也覺得不好看,不過稍微好一點),我才慶幸應該不是我台灣價值儲值不夠。

雖然對於美感不足的部分,終於達成台法共識(誤),但我還是要有點民族氣節,於是略帶嗆聲意味的問:「啊不然你們每年的國慶logo呢?拿出來看看啊。」

本來想繼中法戰爭之後,好好婊一下法國人,殊不知陰溝裡翻船,我姐夫淡定地說:「我們並沒有設計這種logo」,經過打擊後,我趕緊去查一下今年馬克宏國慶演說的視頻,果然根本沒有台灣這種主視覺設計,很單純的呈現法國國旗。

突然有點恍然大悟—是啊,都國慶了,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畫蛇添足地搞什麼主視覺設計/logo呢?

主視覺設計是納稅人義務之一嗎?

其實我想跟文青們講的很簡單,不是說法國國慶標準好棒棒,而是納税人從來沒有義務掏錢給設計師搞額外的主視覺設計,我們的國慶設計本應該與我們的國旗相互連結,不然就算背板只是一面普通牆也無所謂,典禮上揮舞國旗同慶足矣,所以要求我去接受美學教育之前,是否先符合一個國慶該有的色系,就是我國國旗的顏色,我書讀得少,別告訴紅藍白搞不出時尚花樣,非得要用黃色、紫色、綠色,搞得花花綠綠才一團和氣。

這個道理簡單的就像是,無論一個婚慶公司如何標榜自己專業無敵,如何吹噓自己能拍出好萊塢等級的婚宴小段片,但無論多屌的婚慶小短片……靠,你總不能把溫馨短片裡頭的新郎換成霍建華吧?

本案政治歸政治,設計歸設計?別扯了

當然,如果比起跟文青說說心裡話,更讓我不爽的是覺醒青年們,他們大致會突然拋出兩種論點(1)政治歸政治,設計歸設計、(2)這面國旗不能代表國家,只代表某個政權。

對於(1),我也就懶得笑你沒老二了,你們覺青什麼時候忍受過政治能只歸政治了?如今在一個覺青疾呼體育都不能只歸體育的時代,難不成設計人比較高尚,就不能夠歸政治?要喊可以,下次記得不要雙重標準。

對於(2),如果你們真的不爽這面國旗,反正公投很容易,我們就公投拼輸贏吧,不要換不掉又搞得一副哭爸委屈的模樣—起碼對於我而言,這面國旗從來不只是某個政權,而是代表很多為這個國旗犧牲過的人。

反思國民對國慶的需求是什麼

大約前兩年我才偶然看到一則很小新聞,我老家廣西賓陽這個小鎮,有個8+9的死小孩穿著一身日本軍服出來嬉鬧,結果被整個小鎮的人圍起來,我很訝異鄉民這種群情激憤的情緒(我以為南京才會發生),於是稍微找了一下抗日戰爭歷史,才知道廣西賓陽曾經被日軍很殘酷的屠殺過,於是我這才真正理解當年我爺爺一介書生好好的為什麼要突然參軍,我想年輕的他,此後扛著這面旗,或許也打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仗,只想著這面旗不能倒吧?

這個國家也許有過一些不美好的歷史,但是也曾經有過很多人為了這面旗幟去犧牲,去努力,去苦撐,國家從來是想像的共同體,而國慶去彰顯自己國旗,本是最卑微不過的要求。

且不嗆一下《一級玩家》究竟能算影史上什麼了不起的電影,無論如何《一級玩家》好幾個月前就下檔了,但這個國家不會下檔,請你不要透過《一級玩家》來告訴我這個國家該長成什麼樣子。(編按:設計師表示概念來自電影《一級玩家》

說回頭,我想說的東西很單純,要求人們尊重所謂的技術專業之前,不妨先試著尊重一個普通國民,對一場國慶最微薄的需求。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關鍵字:雲論韋淳祐,雲論,韋淳祐,台灣,中華民國美學,美學,國慶,中華民國,國慶logo,雙十,國慶日,雙十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在待轉騎士前180度大迴轉 桃園神級甩尾駕駛嚇爆所有人

論壇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