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中非合作論壇」登場 論兩岸在非洲外交競賽

2018年08月31日 12:01

▲▼2015年12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與時任南非總統祖馬合影。(圖/新華社)

▲2015年12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與時任南非總統祖馬合影。(圖/新華社 )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將於9月3日至4日舉行,會議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與會者除論壇的非洲成員國領袖外,還包括非洲地區組織和國際組織的代表,可以說是中共年度的一次外交盛會。「中非合作論壇」於2000年10月在北京正式成立,標榜的宗旨是「平等磋商、增進了解、擴大共識、加強友誼、促進合作」。

中共以以「反霸」吸引非洲國家

中共對非洲經營已久,早在1960年代中期,中共就不顧本身的經濟困難,決定耗費鉅資,援助興建一條從坦尚尼亞到尚比亞,全長1860公里的鐵路。當時修建「坦尚鐵路」(Tanzam Railway),因受到地形限制,可說是困難重重,成本太高獲利又小,故西方大國和世界銀行都對修建計畫興趣缺缺。中共援建鐵路的目的,當然是有經濟利益以外的考量。事實顯示,因承接「坦尚鐵路」的修建工程,中共的外交觸角開始伸進廣大的非洲大陸。

對比其它大國,中共經營非洲有其得天獨厚的條件。中共自認是「第三世界」的一份子,並以「反帝反殖」的共同歷史經驗做為訴求,爭取非洲國家的認同;目前則是強調世界多極化的主張,以「反霸」來吸引非洲國家,支持中共意欲建構的「國際新秩序」。中國的和平崛起使北京可以運用足夠的力量,把多數還處於貧窮階段的非洲國家,納入其外交勢力範圍之內。

習強調「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

中共聲稱這次北京峰會的主題為「合作共贏,攜手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中共外長王毅期待峰會能取得下列重要成果:一是「發出構建更加緊密中非命運共同體的新呼喚」;二是「譜寫「『一帶一路』對接非洲發展的新樂章」;三是「制定中非合作朝著更高水平邁進的新路徑」;四是「奏響中非人民心手相連親如一家的新旋律」。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把整個非洲大陸納入「一帶一路」合作的大框架內。

習近平強調,共建「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但在西方的眼中,它是中共的一項大戰略,是為了擴大中共在非洲全面的影響力。為了達成這項戰略目標,自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共高層頻頻訪問非洲,例如習近平即在今年7月訪問塞內加爾、盧安達、模里西斯及南非四國。

中在非洲勢力擴張,美心存戒惕

做為川普眼中的戰略競爭對手,美國對於中共在非洲的勢力擴張當然心存戒惕。美國國會「對非事務小組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即提出警告,認為第一,中共已對非洲獨裁國家的政黨,進行宣傳、組織、思想教育等政治訓練;第二,中共提供基礎建設援助,使非洲國家陷入債務風險;第三,中共藉援助爭取非洲國家對中共在聯合國等國際機構的支持;第四,中共試圖使人民幣取代美元,成為非洲地區的儲備貨幣。

除了經濟、外交及文化等領域外,西方對中共在非洲的軍事参與,特别感到關注。中共於2016年宣布,在吉布地(Djibouti)建立首座海外永久軍事基地,並派軍艦在亞丁灣和索馬利亞附近海域,護送中外船隻航行。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峰會前表示,現在非洲只有一個國家尚未與中國建交,真誠希望這個國家早日加入「中非友好大家庭」,言下之意,指的就是我在非洲現存的唯一邦交國史瓦帝尼(Swatini)。雖然外交部長吳釗燮強調台史邦誼穏固,但在對岸百般利誘下,我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道義之交,經不起國際政治現實

兩岸在非洲的外交競賽,可用「風水輪流轉」來形容。當中共60年代在非洲高喊「革命情勢一片大好」的時候,一些非洲國家因擔心中共的「暴力輸出」而遠離北京;台灣則適時施以援手,運用農耕外交、醫療外交等方式,在非洲地區打下了大片江山。

當時主持對非工作的外交部非洲司司長楊西崑,且因此贏得「非洲先生」的美譽。但道義之交畢竟經不起國際現實政治的考驗,當1971年非洲國家為中共的加入聯合國,得意忘形地拍桌擊掌時,台灣在非洲的外交處境,就出現「大勢已去」的兆頭了。撫今思昔,怎不讓人感慨萬千。

延伸閱讀

趙春山/課綱爭議:兩岸較量不能走向文明衝突

趙春山/小英同慶之旅 陳菊行程意義更大

趙春山/習近平的「問題不大」,就是台灣必須面對的問題

趙春山/「兩岸通水」引發「兩會」的復談問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圖/翻攝自維基百科)●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