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撇子/超級英雄電影之反派三要件

2018年08月30日 11:45

希斯萊傑(Heath Ledger)。(圖/《黑暗騎士》劇照)

▲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版本的小丑被視為影史反派經典。(圖/《黑暗騎士》劇照)

「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的好壞,取決於反派!」

從《黑暗騎士》的小丑以來,這個觀念根深蒂固的烙印在「諾蘭時代」的每一位觀眾腦中。《黑暗騎士》之所以經典,希斯萊傑版本的小丑功不可沒:一個好的反派,才能真正讓劇情有轉折。

在這邊更進一步分享,左撇子認為的成功反派三要件:

「強得有威脅」
「理念有共鳴」
「手法猜不透」

以上三要件可以呼應到所有電影之中,我們一個一個來看,也將討論《復仇者聯盟3》的薩諾斯,是不是漫威英雄電影10年最強反派。

▲▼《復仇者聯盟》薩諾斯。(圖/翻攝自《EW》)

▲《復仇者聯盟3》的薩諾斯是否夠格擔起「漫威電影10年最強反派」之名?(圖/翻攝自《EW》)

【以下有少量劇透,包括《黑暗騎士》、《復仇者聯盟3》、《美國隊長3》等多部電影,請斟酌閱讀】

一、「強得有威脅」:角色定位的記憶點

能力強不強不一定,但是一定要強得有威脅!能夠讓主角很痛,並且要強得合理、強得有鋪陳。

我們舉例《黑暗騎士》的小丑,他本身能力沒有多強,甚至沒有超能力!但是他很有威脅。

他腦袋所規劃的計策無一不中,而且光是「道德難題」的二選一、「賽局理論」的渡船難題等等,都是值得探討的橋段,每每都打到蝙蝠俠的痛處,打到人性的弱點。

再以前代的《蜘蛛人》為例,就以反派的印象來說,你會記得「單純能力很強」的反派,還是記得「知道英雄真實身份」的反派?

超能力很強的反派我們看多了,但是蜘蛛人最好的朋友變成了反派,那種可能被發現真實身份的威脅感,可能讓觀眾更為緊張。

如果看好的例子大家可能感覺不多,看「爛的例子」就會很有感。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你還記得《X戰警:天啓》這些角色嗎?(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X戰警:天啓》預告片號稱史上第一也是最強的變種人,或許他的能力與力量真的很強,不過並沒有對於主角群們造成很大的「威脅性」,大家是不是很快就忘記這個反派呢?只記得他幫很多人變了造型,英雄造型師的地位可能僅次於「衣夫人」。

同樣看看1995年的《蝙蝠俠3》,這部電影有兩位反派,都是由巨星擔任,不過留給後人的印象值差距甚大。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1995《蝙蝠俠3》的「雙面人」和「謎天大聖」。(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成名多年,剛拿下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湯米李瓊斯,正值演藝顛峰,他飾演了「雙面人」,設定是因為毀容發了瘋的前檢察官,會以丟銅板決定是否殺死對方。

雖然金凱瑞演的「謎天大聖」或許不強,但是他有兩點威脅。

第一,他發現了蝙蝠俠的真實身份。
第二,在結尾也是玩了「羅賓、女主角二選一」,一次只能救一個,另一個會掉到洞裡死掉。這個選擇已經到了攻心為上,選誰都會痛,這強大的威脅讓人難忘。

同樣的,《黑暗騎士》的小丑也玩過一樣的「女友二選一」,威脅到蝙蝠俠的青梅竹馬,還將蝙蝠俠託付希望的「白色騎士」,改造成「雙面人」這個反派。

回來看《復仇者聯盟3》的薩諾斯,強嗎?

很強!而且強得合理。打趴浩克已經強到不正常了,浩克的設定是越揍他越生氣、越生氣越強大!連索爾在《復仇者聯盟1》都只能跟他打平手,薩諾斯還沒動用寶石,單單只用格鬥技就打趴了浩克,已經是從未發生的事情。

更強的是,他還能夠打到浩克「整部電影不敢出來」,更留下更具威脅性的形象。(雖然導演對這點保留看法,不過要等下一集揭曉)

看看無限寶石,許多人拿到了這顆寶石,都沒有像薩諾斯用得這麼好,足以證明他確實有過人之處。

再加上,漫威花了10年鋪陳這一顆顆的「無限寶石」,每一顆寶石的強度都已經在前面的電影被交代了,所以觀眾都能理解,既然一顆寶石就足以憾動一部電影,那集合了六顆寶石的無限手套,絕對能造就「漫威10年內的最強反派」。

如此強的反派,同樣造成主角群最強的威脅─他要砍掉世界人口的一半。不分男女老小,甚至連英雄們本身都可能被消失,不僅僅只威脅到英雄本身,還威脅了螢幕前每一位的我們(因為我們真的不想看到英雄化成灰啊)。光是這點,就足以證明漫威最強的薩諾斯,從戲裡到戲外都有著最大的威脅。

二、「理念有共鳴」:大部分都沒做好

一個反派之所以成為反派,這個「使壞的原因」其實才是好電影的關鍵,可惜並不是每部電影都做得好。我們來分析為什麼電影通常都沒做好吧。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蜘蛛人》班叔告訴彼得帕克:「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必定有他的原因,除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的價值觀、所看到的不公義,他決定獻身改變的事情,讓觀眾容易投射感情,而且電影會花很多心力讓觀眾與主角的視野同步。

但同樣的,反派也有自己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只是他所看到的,觀眾不一定看得到。

因為電影光是交代主角就花掉大部分時間了,不一定有時間分給反派。如果電影沒能好好傳達角色動機,無法了解其理念,自然就無法對他產生共鳴。

在這一點,《黑暗騎士》的小丑佔了很大的優勢,因為電影不用花時間交代蝙蝠俠為什麼「不殺人」,上一集《開戰時刻》就已經把蝙蝠俠的理念交代完了,諾蘭可以花全部的時間在雕塑「小丑」這個角色。(例如光是他臉上的疤,小丑就講了三次,每次還都掰出不同的版本)

電影沒好好交代反派的理念,觀眾就沒共鳴。沒共鳴,那反派就是「為了使壞而壞」,這樣的電影通常都很難看。

前一點「能力有威脅」有許多電影做得好,在這一點「理念有共鳴」就沒幾部電影做得好了。與其看成功案例,看失敗案例更快更直接!

我們到底看了多少電影,反派的理由是「毀滅世界」?這麼多反派能力值這麼高,沒事做幹嘛來毀滅世界啊?又有多少反派,是要來「統治地球」?

說真的,中世紀國家的興衰決定於國土的大小,不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已經少有大幅度國土改變的發生,而且現代用「經濟」侵略他國應該會比「實質統治」來得更貼近現實且有效率。所以我們看到毀滅世界、統治地球這樣的反派,會越來越無感,這是時代價值觀的改變。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還記得《雷神索爾3》反派海拉嗎?(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我們舉例《雷神索爾3》的反派海拉好了,她就是最代表的失敗案例。一個完全沒有統治能力和實力的人,突然跳出來說要統治阿斯嘉,唯一的原因只有「他爸是奧丁」,這種皇二代的復古價值觀,我們是難以產生共鳴的。難怪這部電影大家對於反派的印象只有鹿角,完全浪費了影后凱特布蘭琪的演技實力。

在「復仇者聯盟」系列中,也有太多反派要來「毀滅地球」。說也真奇怪,宇宙這麼大,為什麼你們這麼執著地球啊?雖然地球外的事情地球人也不會知道,不過來地球的時候可以找個更好的理由嗎?地球人在攻打《阿凡達》的時候,理由就很正當呀!為了取得星球上,能夠改變未來的能量礦石。

再說說其他反派常見的理由,通常都跟柯南漫畫中最被人說嘴的「鼻屎大的動機,汪洋般的殺意」一樣,讓人難以接受。

或是你根本就不記得他的動機是什麼。

例如《玩命關頭8》(雖然不是超級英雄電影),反派能力設定很高,除了有很高的駭客能力外,也非常聰明的抓到整個系列的痛點,把整個團隊的最強收為己用。不過,至今他的動機依舊不明。只能說莎莉賽隆強大的女王氣場,救回了這個角色。

理念要有共鳴,有共鳴才能讓劇情更真實。來舉比較好的例子吧!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這部電影的評價非常好,眾多英雄集結、內戰之外,每個英雄的情感連結都打到人心,特別是當隊長護著他的青梅竹馬說「他是我朋友」,東尼史塔克回了一句讓人心疼的「我也是(你朋友)」。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東尼:他是你朋友難道我就不是嗎QQ(設計對白)。(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美國隊長3》跟《復仇者聯盟3》的導演都是羅素兄弟,他們在每個角色的「行為動機」都安排得很好,簡單、深刻、合理,有共鳴。《鋼鐵人》雖然有自己的三部曲,不過面對父親的情節、內心的掙扎,都比不上《美3》與《復3》。

《美3》中的黑豹,他的憤怒是合理的,他的智慧、冷靜與王者之風,用了最精簡的篇幅,就刻畫地很成功。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美國隊長3》中的黑豹和反派Zemo。(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臉書)

羅素兄弟在刻畫反派也是很厲害的,像是造成《美3》內戰的反派Zemo,他知道自己能力不強,但他策劃的這一切,讓復仇者聯盟走向了分裂,甚至時間到了《復3》,隊長與東尼的心結依舊無法解開,算是成效很好的反派。

Zemo的動機很好理解,卻不減觀眾的共鳴,還格外地讓人感動。劇本透過貫穿全片,一再聽他手機裡家人最後的聲音,他的理由同樣讓人心碎。

在《復仇者聯盟3》中,薩諾斯的理念也非常好理解,因為「人口爆炸」這個問題是一直存在的。不管你認同不認同他的解決手法,對於他想解決這問題的動機,是能夠理解的。為了增加合理性,電影中也說他曾經試過「忽略他的使用」,結果就是讓他後悔。也像是電影中說的,他是有動機又有決心,同時也有能力做得到的人,這就是他強的地方。

三、「手法猜不透」:劇本不無聊的關鍵

反派的能力強得有威脅,是基本。
理念要有共鳴,塑造反派成功與否。
手法猜不透,則成為故事是否吸引人的關鍵。

當然,這一點會呼應到「能力有威脅」這件事,因為「反派的威脅」往往對應著他所「採用的手法」。正因為反派的手法猜不透,所以會期待接下來的劇情走向,也才會有在結局時的反轉,甚至是二次反轉。

我們轉個台舉例《奪魂鋸》好了。正因為角色們都被丟進一個未知的環境,接受一個未知的威脅,而反派接下來的要求你也摸不透,這個懸疑感讓觀眾想繼續看下去。

▲▼《奪魂鋸8》劇照。(圖/CatchPlay提供)

▲《奪魂鋸8》劇照。(圖/CatchPlay提供)

結局時有了劇情的第一次反轉,讓主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在最後的最後,再來個二次反轉,公布反派身份!而且奪魂鋸反派的理念很有共鳴,點醒了多少浪費生命、做錯事不悔改的主角與觀眾。

相反的,如果反派的手法太好猜透,就完全是個「可預期」的劇本,這種負面教材相當多。

要怎麼讓反派的手法猜不透,就是劇本各自發揮創意的時候了。以下舉例幾種。

1.有一種叫做「智者千慮」

反派會算無遺策的設下一堆陷阱,讓主角們一步一步掉入陷阱。在過程之中,主角雖然一再受挫,但是往往能夠找出反派的思考模式、找出威脅的規律,找到反派「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的失誤,在電影的最後將計就計,讓主角將反派繩之以法。

優點是,既能發揮反派智慧,也能發揮主角魅力。
缺點是,做不好的反派,會在電影最後時被「弱化」。《復仇者聯盟》的洛基也算是這種,機關算盡,結果變成了好弱的神。

08

▲洛基:我有一支軍隊。東尼:我們有浩克。好喔。(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臉書)

2.有一種叫做「計中計」

「智者千慮」是前期每一步策略都贏,只有最後一步走錯。
「計中計」則反了過來,早期的策略失敗,或許都是他的算計。
《黑暗騎士》的小丑被關進警局,《復仇者聯盟》洛基故意被關,《007:空降危機》反派也是故意被關。

3.「比主角更懂主角」

反派為什麼要比主角更懂主角?因為觀眾可能一路看著主角的視角,跟主角有共同的認識,如果反派可以提出主角自己都不知道的視角,就是一種反轉,也會是觀眾也猜不到的劇情。

▲(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黑暗騎士》小丑和蝙蝠俠在偵訊室內對話。(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臉書)

例如,《黑暗騎士》中小丑就比蝙蝠俠還懂狀況。
在偵訊室裡,蝙蝠俠問:「你為什麼想殺我?」
小丑說:「我才不想殺你,沒有你我怎麼辦?回去搶黑幫的錢嗎?不不不……是你讓我完整。」

同時,小丑還知道這場偵訊蝙蝠俠根本威脅不了他,因為「不殺人」的蝙蝠俠根本不敢對他怎樣。

同樣的,《復仇者聯盟3》的薩諾斯也很懂每一位主角,才知道該怎麼威脅他們。連索爾都不知道弟弟又把宇宙魔方偷出來了,但是薩諾斯知道;薩諾斯也知道,拿索爾去威脅洛基是有用的,看傲嬌的洛基在那邊內心掙扎,才發現是真愛。

事實上,整部電影有5次的威脅交換,洛基索爾、女巫幻視、葛摩拉姊妹、武器製作的小巨人Eitri、奇異博士與鋼鐵人。

而且,薩諾斯也比其他人都懂鋼鐵人。當鋼鐵人與薩諾斯見面時,東尼史塔克很訝異薩洛斯知道他,薩諾斯還說:不是只有你被「知識詛咒」。雖然只有一句台詞,不過薩諾斯可能對史塔克有英雄惜英雄的想法吧。

這邊順便解釋一下,很多人都在問的知識詛咒(Curse of knowledge),簡單來說就是知道太多反而不好。

在學術上指的是,教授懂得很多,但是上課時由於學生的落差太大,反而沒辦法用學生的知識水平去講解。在影評來說,也是有很多影評人是「看太多」電影,導致跟一般觀眾有了鴻溝。

薩諾斯跟鋼鐵人都是「超前時代」太多的人。薩諾斯提出「人口平衡論」,鋼鐵人則是在「奧創」跟「內戰」,他們都提出了不被當時大眾所接受的論點。

雖然就結果論來說是可能是失敗的,但歷史的成敗是由後人所定,不給這些人真的完成過,不可能知道結果。

兩位同受知識詛咒的人,薩諾斯在電影的結尾完成了他的目標,而東尼繼續背負著從《復仇者聯盟1》就開始擔心的,他無力保護地球的這個枷鎖。

好文推薦

左撇子/看破經典電影中的「多重人格」設定

左撇子/《怪物》:復活的拉撒路,誰才是怪物

左撇子/5個必哭皮克斯名場景─道別,是永遠的難題

左撇子/《雙面人魔》:漢尼拔系列重開機

龍貓大王通信/那個男人的「一句話」,改變了漫改電影的未來:小勞勃道尼

膝關節/電影人氣反派的5種「高衝突人格」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左撇子,專業影評人,經營《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與臉書粉絲專頁。本文節錄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