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砲戰60週年(七)6戰地記者殉職 劉毅夫怒打一砲

2018年08月23日 10:00

▲前中央社駐金門記者(前排右1)冒著砲火搭乘小艇至烈嶼採訪砲彈運捕新聞。(圖/取自陸戰隊期刊)

▲前中央社駐金門記者(前排右1)冒著砲火搭乘小艇至烈嶼採訪砲彈運補新聞。(圖/取自陸戰隊期刊)

文/特約撰述 林健華

823砲戰期間,因戰事激烈程度史無所見,震驚了國際,媒體記者爭相要求前往金門戰地採訪,在國防部安排下,媒體記者二批從澎湖中繼分別抵達金門實地採訪,1958年中秋節前,中外記者團在金門換乘陸戰隊LVT水陸兩棲運輸車時,因機件故障進水沈沒,中外記者6人當場殉職,軍方敬稱6人為「砲戰媒體六壯士」。

8月14日的馬祖海、空戰,國軍海、空軍各創下0比3勝利,瞬間震驚國際,中外媒體爭相要求前赴馬祖採訪,國防部安排23日乘艦到馬祖實地採訪,卻因傍晚金門砲戰開打而取消,所有記者日夜不停轉要求前往金門採訪,國防部為了記者人身安全著想,遲遲不敢決定;後在少將退役的中央日報記者劉毅夫向參謀總長王叔銘轉達後,決定讓記者團先到澎湖待命,再於9月1日乘艦到金門。

▲共軍魚雷快艇與小砲艇是823砲戰期間與我海軍較量海戰的主力。(圖/取自中國軍網)

▲共軍魚雷快艇與小砲艇是823砲戰期間與我海軍較量海戰的主力。(圖/取自中國軍網)

▲共軍魚雷快艇與小砲艇是823砲戰期間與我海軍較量海戰的主力。(圖/取自中國軍網)

9月1日記者團從澎湖海軍基地搭上由南巡支隊所掩護的美堅號運輸艦,2日凌晨到達金門東碇島與大陸鎮海角附近海域,共軍魚雷快艇和砲艇數十艘從鎮海角衝出來,以為我軍南巡支隊只有維源、柳江、沱江3艘砲艇掩護的美堅艦,可以輕易得手;正當記者團在換乘LCM登陸艇接駁時,突然爆發激烈海戰。

已故的將軍記者劉毅夫生前多次向軍事記者講述當時海上緊急狀況,他與青年戰士報記者張家驤、新生報的徐搏九、中華日報的吳旭、徵信新聞社的魏晉孚和攝影記者傅資生5人下了小艇;另外,張廣基帶了幾個外國記者下了另一艘艇,當海戰發生時,美堅艦在南巡支隊掩護下,很快就不見蹤影,載有記者的兩艘小艇,在共軍砲火下,在海上向金門陸地漂流,他說當時感到十分無助,所幸2個多小時後,終於上了岸,卻因安全顧慮,馬上被迫中斷採訪行程,回艦返航。

▲海軍104沱江艦參與歷次重要關鍵海戰,戰功彪炳。(圖/取自海軍期刊)

▲海軍104沱江艦參與歷次重要關鍵海戰,戰功彪炳。(圖/取自海軍期刊)

9月26日,記者團搭乘海軍205運補艦第二次準備登陸金門,船艦27日9時30分抵達料羅灣外海3浬處,33分開始下卸LVT,記者多人臨時要求搭乘LVT泛水登陸金門,當時正遭受共軍砲火猛烈射擊,記者為達成採訪任務,自願搭乘最後一輛LVT離艦。

該輛LVT搭載8名中外記者,10點駛向金門,10點40分,因風浪過大,艙內進水淹沒機件,經車內人員緊急搶救無效,用無線電發出求救訊號,車長命令成員棄車,該輛LVT隨即沈沒,造成徐搏九、吳旭、魏晉孚及傅資生、日本讀賣新聞安田延之、韓國時報崔秉宇6位記者當場殉職;日本共同社記者奧戶忠夫自行泅水上岸,青年戰士報記者嚴重則在海上漂流了30個小時才獲救。

劉毅夫曾說,當時悼念媒體6壯士時,曾暗自許諾如果有機會上金門島採訪,一定要對共產黨打一砲,為死難的同業討個公道;後來,中秋節前夕,他單獨隨機飛到金門,並要求到155加農砲陣地採訪,剛好駐軍正在反砲擊作戰,由於他是「少將」退伍,官兵都稱他「劉老大」以示尊重,他要求砲長讓他放一砲,果然一砲打中共軍彈藥庫,晚餐時,大家還舉杯為他慶功,劉毅夫履行了他對6個殉職記者的承諾。

▲▼共軍砲打金門是有備而來,也重創金門,卻打不下金門。(圖/取自中國軍網)

▲▼共軍砲打金門是有備而來,也重創金門,卻打不下金門。(圖/取自中國軍網)

▲▼共軍砲打金門是有備而來,也重創金門,卻打不下金門。(圖/取自中國軍網)

當時負責接待中外媒體記者的廖文華回憶說,金門砲戰當時,舉世矚目,中外記者爭相到金門前線採訪戰地新聞,因他職掌記者接待及新聞發佈業務,可說是絡繹採訪,他說戰地記者都是不怕死的硬漢,爭相跑到砲戰最激烈的地方採訪獨家新聞,他也只好奉陪到底;他對6個遇險殉難的記者,表達了無限悼念和欽佩。

軍事新聞研究會會長姚琢奇迄今仍難忘6個記者殉職情景,直說有幸能採訪國共最後一場戰爭,也為823砲戰留下許多珍貴的歷史鏡頭,他更勉勵現今後輩軍事記者,如果有機會採訪戰地新聞,不能只靠軍方的保護,一定要先了解、學會自我安全維護知識和技能,才能在戰場上完成新聞採訪任務,並讓自己全身而退。(系列完)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