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八二三砲戰60周年 也是我父「吉星文」為國捐軀60周年

2018年08月23日 08:45

▲▼駐守盧溝橋第一線、後於金門八二三炮戰殉國的吉星文將軍。(圖/翻攝自中新社)

▲駐守盧溝橋第一線、後於金門八二三砲戰殉國的吉星文將軍。(圖/資料照)

記者胡順惠/新北採訪報導

「今年是八二三60周年,想想也是我父親為國捐軀60周年。」抗日名將吉星文之子吉民立接受《ETtoday新聞雲》採訪時說,父親過世時他才4歲,當然軍人死在戰場上是無上的光榮,但是母親也得獨自扶養5個小孩。他憶述,民國47年8月19日收到父親最後一封來信,上頭寫著「前方一切平安,勿念,紹武上」,4天後就發生八二三砲戰,父親23日中彈、24日過世,全家哭著到澎湖入殮。

▼吉星文之子吉民立。(圖/記者胡順惠攝)

▲▼抗日名將吉星文之子吉民立。(圖/記者胡順惠攝)

抗日名將吉星文在八二三砲戰中負傷身亡,享年50歲。吉民立指出,八二三砲戰前,父親本來要回來開刀,先前吉普車出過車禍,可能是脊椎出問題,醫院和醫生都安排好了,但是八月中上旬,父親得知可能開戰的消息,立刻中止開刀,母親拉著5個小朋友的手,送父親上吉普車。

吉民立特別澄清,母親在初中時把桌曆交給他,說父親是在8月24日過世的,不是像外面謠傳後送回台灣救治,隔了一星期才過世,這張日曆現在還完好保存家中。說到自己的名字,吉民立熟捻背出父親在民國43年9月22日的信,「小壯丁取名民立,意在艱難的台灣要做一個打不倒的漢子,為國家扶正氣,為人民爭光,要立在社會上,我們是民字輩,所以取名吉民立。」

▼一水之隔的對岸就是廈門。(圖/路透社)

▲八二三炮戰,金門,823炮戰。(圖/路透社)

歷史資料記載,吉星文8月23日這天正在視察某一團部,團長特別邀請他一起吃晚餐,但當時以晚上要參加俞部長和美國顧問團的餐宴而予以婉拒,後來在翠谷水上餐廳,遭共軍第一輪砲彈攻擊遭到重傷,隔天宣告不治。吉民立說,團長留父親吃晚餐時,說要加菜,也就是吃水餃,可見當時物資多麼缺乏。

將軍家中的經濟狀況不如外界想像的優渥。吉民立提到,父親當時的薪水才300元,有時候回台灣會帶一包花生米,那花生米也沒有包裝,就撕一張月曆捲一捲包裝,還不是一人一包,一個小朋友只有幾顆,那就是最棒的零食,想想看這是父親還在世的情況,不在的時候更不用提,連冰棒都沒得吃,當時很羨慕別人能吃冰棒。

▼ 金門守軍砲戰開始後,通信中斷,砲兵營長當機立斷反擊,壓制共軍砲火。(圖/取自國防部期刊)

▲▼▲▼ 金門守軍砲戰開始後,通信中斷,砲兵營長當機立斷反擊,壓制共軍砲火。(圖/取自國防部期刊)

當時才4歲的吉民立大部分都是從別人口中拼湊父親印象。他分享,前幾天看到一則參戰老英雄的訪問,說父親受重傷全身都是血,但是父親還說「你們不要管我、不要救我,你們快到外面去備戰」,講這個不是想強調父親多偉大,那時候沒有國、哪有家的情況之下,「我生則國死,我死則國生」,相較於這幾年總說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那時候只有為中華民國而戰。

上將吉星文是中華民國抗日戰爭名將,在八二三砲戰中負傷身亡,享年50歲。他投筆從戎,加入叔父吉鴻昌的陸軍第八混成旅,一年後升為排長。民國15年由叔父推薦,改投宋哲元部成為騎兵,後因驍勇善戰而被拔擢為連長,並一路在219團爬升至營長一職,雖然平時訓練極為嚴格,但對下屬的照顧卻是無微不至,很受阿兵哥愛戴。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