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不打就回不去台灣!老兵瞄準手:今天是我們用血換來的

2018年08月23日 08:00

▲老兵們回憶八二三戰況最激烈的深刻歷史。

記者胡順惠/新北採訪報導

「旁邊都是屍體,牆壁上都是碎肉……」今年高齡82歲的林熺白,回想起八二三當天的慘狀仍歷歷在目。《ETtoday新聞雲》專訪到3位參與戰況最激烈時期的老兵,分別是擔任瞄準手的林石諒、砲兵林欽銘、工兵轉伙房的林熺白,透過他們的回憶,重回民國47年8月23日這一天,解放軍用600多門巨砲,狂轟僅152平方公里的金門。

今年適逢八二三砲戰60週年,新北市政府特別展出「走過烽火」文史展,開幕邀請到400位戰地老英雄。其中,新北市八二三戰役戰友協會榮譽理事長林石諒民國47年3月與其他49位同梯弟兄一起搭船到金門服役,被分發到砲606旅第2連,擔任155榴彈砲地4砲手,他說,砲戰期間,好多個夜晚睡覺時都要戴防毒面罩,更將頭髮、指甲放在枕頭底下,擔心自己不知道哪時候會戰死。

▼新北市八二三戰役戰友協會榮譽理事長林石諒。(圖/記者胡順惠攝)

▲▼新北市八二三戰役戰友協會榮譽理事長林石諒。(圖/記者胡順惠攝)

儘管林石諒在徵召前沒有任何作戰經驗,但面對戰爭卻能立刻進入狀況,成為反擊解放軍的主要力量。他憶述,八二三戰役當晚大家分成2桌吃飯,一桌6個人,突然聽到後面傳來「碰!碰!碰!」的聲音,看到解放軍從太武山那邊打過來,砲長一喊射擊任務,大家立刻準備好,聽從命令行事,連害怕的時間都沒有。

不打就回不去了!有今天沒有明天,是我們用生命、用血換來的。」林石諒說,當時12位砲手聽到命令後立刻就位,摸黑填裝砲彈回擊,聽從砲長命令,方向多少、射角多少,在看也看不到的情況下,只能透過後面的標竿瞄準、裝藥,一裝好就打出去,再慢慢修正直到命中,砲管射擊到發紅膨脹,無法伸縮再澆水降溫,但當下大家的士氣都相當高昂亢奮。

林石諒激動表示,還沒死之前,大家都是專注於方向多少、射角多少,精神都是想著繼續打、沒有停止,直到沒有氣了再慢慢死掉。不只戰場艱困,生活中也要提心吊膽,他說,晚上都要戴著防毒面具睡覺,怕解放軍打有毒的砲彈過來,但是戴著怎麼睡得著,有的空包彈裡也藏有通行證,說大陸現在多繁榮,要他們放下武器。

▼八二三戰友協會榮譽理事長陳欽銘。(圖/記者胡順惠攝)

▲▼八二三戰友協會榮譽理事長陳欽銘。(圖/記者胡順惠攝)

戰場中最前線的砲兵,面對生死關頭的感受最為深刻,擔任砲兵606營第2連觀測兵的陳欽銘眼神流露出恐懼。他說,「最好是不要戰爭,戰爭是非常可怕的」,那時候死傷非常慘重,在砲戰當下,嚇到暈倒失去知覺,等到稍微恢復意識後,他想「我已經死了嗎?如果死了,應該是沒有知覺才對,再站起來趕快跑」。

陳欽銘在八二三當天,都在砲陣地幫忙搬砲彈,兩隻手各拖著100公斤的砲彈,在緊急狀況下力氣發揮極限。他奉令支援位於古寧頭斷崖的409觀測所,從制高點觀察解放軍砲陣地動態,以利運補作業順利進行,沒想到觀測所位置後來被解放軍標定砲轟,所幸他提早好幾個小時撤退,才逃過一劫。

▼八二三戰友協會常務理事林熺白。(圖/記者胡順惠攝)

▲▼八二三戰友協會常務理事林熺白。(圖/記者胡順惠攝)

另一位林熺白21歲被徵召入伍,原本到金門金防衛司令部工兵保養廠擔任工兵,後來被轉調支援翠谷上餐廳伙房,因此見證八二三戰役中炮擊熱區,目睹吉星文將軍、章傑將軍及趙家驤將軍行經半途,被重砲轟擊的畫面。他說,空軍少將章傑在等部長,走在水池上面的小橋,砲彈一來爆炸後,不曉得肉跑到哪裡去,司令軍去找,在水池裡面找到一雙鞋、一隻腳。

戰火之下,人的生命相當脆弱。林熺白說,他八二三當天從廚房出來後,旁邊都是屍體,內臟都跑出來,牆壁都是肉,隔天空軍中校跟兩個阿兵哥,拿草蓆到牆壁邊撿碎肉。

60周年這天特別感謝這些老英雄,在八二三砲戰期間的艱苦卓絕戰鬥,讓解放軍難以跨過台灣海峽,台灣本島、澎湖群島也才得以生聚教訓,創造安定、繁榮的發展環境。

▼金門海岸四周設立反登陸的「軌條砦」。(圖/記者蔡浩祥攝)

▲一水之隔的廈門,早在1978年成為經濟特區,金門14年後才脫離戰地政務。(圖/記者蔡浩祥攝)

▼一水之隔的對岸,就是廈門。(圖/路透社,下同。)

▲八二三炮戰,金門,823炮戰。(圖/路透社)

▲八二三炮戰,金門,823炮戰。(圖/路透社)

▲八二三炮戰,金門,823炮戰。(圖/路透社)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