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砲戰60週年(二)823砲戰前國、共軍形勢

2018年08月21日 23:27

▲國軍駐防金門主要島嶼與共軍相對位置圖。(製圖/記者林健華)

▲ 國軍駐防金門主要島嶼與共軍相對位置圖。(製圖/記者林健華)

文/特約撰述 林健華

1958年的823砲戰,是金門國軍繼1949年10月25日古寧頭、1950年大、二膽、1954年93砲戰後所獲得的最大國共鬥爭最大勝利,也由於國軍在823砲戰期間的艱苦卓絕戰鬥,讓中共難以跨過台灣海峽,台灣本島、澎湖群島也才得以生聚教訓,創造安定、繁榮的發展環境,說823砲戰是台海和平關鍵一戰,實不為過。

1958(民國47)年7月,中共主席毛澤東在大陸掀起「政治掛帥」、「人民公社」、「生產大躍進」三面紅旗運動,東南沿海機場也陸續完成,江西鷹潭至廈門的「鷹廈鐵路」也通了車;有效支撐毛澤東長期「登陸金門、進攻台灣」的盤算;當國軍發現對岸沿海共軍調動頻繁,研判共軍將有大舉軍事行動,進犯金門是最大的可能目標。

▲蔣中正總統多次在蔣經國等陪同下,巡視金門防務。(圖/取自國防部期刊)

▲▼蔣中正總統多次在蔣經國等陪同下,巡視金門防務。(圖/取自國防部期刊)

▼蔣中正總統多次在蔣經國等陪同下,巡視金門防務。(圖/取自國防部期刊)

共軍因肺結核在杭州療養院治療的海軍魚雷6支隊1大隊參謀長張逸民,接到「有重要任務,立即返回碼頭」命令;他到司令部作戰室報到時,司令員陶勇等人正在研究一個代號為「陸地行舟」的絕密軍事行動計劃。

由於共軍艦艇從上海到廈門港,途中必須駛經馬祖、金門等國軍佔領島嶼的封鎖線,容易遭到空襲、砲擊;且從上海到廈門路途遙遠,長距離航行會損傷魚雷快艇主機,因此,報經共軍總參謀部批准,決定「陸地行舟」用火車裝載魚雷快艇從上海運至廈門。

會議結束後,一行人趕往上海張華浜碼頭,張逸民手下的9艘魚雷快艇已在進行裝載。張華浜火車站嚴密警戒,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封鎖一切對外往來,為迷惑國軍偵察,部隊一律換上陸軍的黃色軍裝。

一夜裝載,7月30日凌晨,陶勇反覆檢查每一節車廂,才下令出發。張逸民看了看錶,時間是3時30分;中共上海鐵路局黨委書記一直把他送到車廂門口,握住他的手叮囑:「你記住,這趟軍列的編碼是10689。路上你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說出這個數字絕對不會有問題,一路通行。」8月2日凌晨,軍用列車抵達廈門,開進一片靠海的丘陵地帶。兩天後,快艇被逐一吊入水中,共軍魚雷快艇第1大隊神不知鬼不覺地進駐廈門。

▲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先生於823砲戰期間,多次親赴金門慰問軍民。(圖/軍事新聞研究會長姚琢奇提供)

▲ 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先生於823砲戰期間,多次親赴金門慰問軍民。(圖/軍事新聞研究會長姚琢奇提供)

當時,蔣中正總統洞悉共軍可能行動,即令金門三軍官兵提高警覺、加強戒備;自7月17日起,金門就進入備戰狀態;8月5日,國防部下達備戰命令;10日,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抵達金門親晤司令官胡璉,轉達蔣中正總統「共軍必將進犯金門,應提早完成坑道工程,並將所有彈藥移藏於地下,儘速加強砲兵陣地,注意飲水設施;除金門本島外,必須注意大、二膽與烈嶼之防禦」的備戰指示。

8月20日,蔣中正在中共進犯金門態勢明顯之際,在蔣經國等人陪同下,乘機抵達金門前線,10時到小金門巡視防務、聽取師長郝柏村簡報、慰問野戰醫院傷患官兵,並召集團長以上幹部訓話,勉勵「與陣地共存亡,即與國家共存亡」。隨後,又在金防部召集團長以上幹部點名、訓話,堅定指出「為國家復興而忍恥受辱,己有十年之久,今日是打勝仗最好機會,復仇雪恥在今朝,金馬部隊有打第一次勝仗的任務,決心與犧牲,是打勝仗的先決條件。」為國軍官兵鼓舞士氣,人人渴望殲敵打勝仗。

金門當面福建沿海有共軍福建軍區所轄的28軍(欠1師)、第31軍及廣州軍區所轄的41軍支援砲兵第3師、第22火箭砲兵團,廈門、汕頭海防2個砲兵團、第63、64高砲師2個團,另不明番號的砲兵2個團及4個公安師,總兵力約18萬5500餘人,火砲369門。

中共海軍有廈門、汕頭2個巡防大隊的砲艇31艘、魚雷快艇27艘、陸戰第5師及登陸戰車2個營;空軍鄰近金門的機場有福州、連城、龍岩、惠安、沙堤、龍溪、海澄、馬尾、廈門等處;另距金門200浬半徑外的機場有路橋、寧波、杭州、上海、南昌、廣州、新城、平潭圩等處;當時共軍M(米格)-15、17型戰機,常在福建沿海上空飛行訓練,金門、馬祖地區守軍不時可見米格機飛行的凝結雲。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