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皓明/台灣最美風景是人 拍風景可,拍路人侵害肖像權

2018年08月20日 14:04

▲▼ 相機,拍照,肖像權 。(圖/pixabay)

▲法院判決將肖像權當作一種人格權, 拍攝、公開他人照片,原則上侵害肖像權,但如果使用目的正當,手段合理、必要,便不侵權。(圖/pixabay)

我們時常聽到「侵害肖像權」,但你知道什麼是「肖像權」嗎?任何拍到你的照片都算你的肖像權嗎?

不像平等權、財產權、名譽權這些權利,我國法律沒有把「肖像」當作是一個單獨的權利,但法院在判決裡都承認這個權利的存在,把它當作一種「人格權」來看待。因此,你拿肖像權去提告,法院還是會收你的案子。

依照判決,所謂的肖像權,是指每個人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製作、使用、公開自己肖像(容貌長相)的權利。(參考臺北地方法院104年度訴字第1910號、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更(一)字3號、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更(一)字108號民事判決)根據判決的邏輯,只要你未經同意,擅自製作別人的肖像圖、擅自公開別人的肖像,原則上就侵害了他人的肖像權。例如,A某日走在路上看到B,覺得B的穿著很奇特,就用手機隨手一拍,並po上自己的部落格跟朋友分享討論。A沒有問過B的意見,就擅自製作了B的肖像圖並公開在網路上,原則上就侵害了B的肖像權。

不過,並不是任何情況下拍照、作圖都構成肖像權的侵害,我國法院認為有時候要考量「對象是不是公眾人物」、「製作肖像有沒有公益性質」、「肖像的使用場合與目的」,來決定是否侵害肖像權。

不侵害肖像權的案例

1.使用公開照片,製作抗議用人像:C認為某地美術館涉有弊案,承辦人員有貪瀆的嫌疑,因此在公開場合集結眾人進行「行動劇」,劇中並製作一個承辦人員的頭像大圖,在劇中對頭像進行批評及撻伐。承辦人員認為對方侵害自己肖像權,因此提告。

法官認為,承辦人員的照片是C自政府官網上擷取下來,既然是官網上的已公開照片,就沒有侵害承辦人員「公開」肖像的權利;其次,C利用承辦人員的照片是為了向大眾指名美術館內部的利益輸送、貪瀆問題,目的正當、具有公益性;最後,C使用頭像只有在行動劇中,使用的方式只有配合劇中的諷刺內容,場地與使用方法相當特定在公益中,因此不侵害肖像權。(參考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1184號民事判決)

2.抓包診所逃漏稅、自吹自擂:某醫療美容診所涉嫌不開收據逃漏稅,還要求自己的護士佯裝成部落客,推介自己的診所美容服務。這樣的行徑被D發現,D到診所側拍護士的照片來與部落客進行比對,以證實這一切且上網公開。護士認為自己的肖像權被侵害,因此提告。

法官認為,依照《公平交易法》,這類推薦內容應該要公開自己與「被推薦者」之間的對價關係,因此該診所涉嫌違反法律規定,這個案件就具有公益性,大眾有「知」的權利。D拍攝護士照片以比對部落客照片來證實爆料內容的真實性,有必要性,且拍照地點在診所內,屬於公開的場所而不是私生活照片,而D也只有公開照片,不包含護士的其他個人資料,手段上仍屬合理。考量公益性與手段合理必要,法官判決不侵害肖像權。

拍攝、公開他人的照片,原則上侵害肖像權,但如果使用的目的正當,手段合理、必要,有可能變成不侵害肖像權。但像我們這種普通人還是占大多數,且公益案件也不是天天發生,因此在路上隨手拍照、公開的這種情況,多數情況就是侵害肖像權了。

依據民法第18條,人格權受侵害或危險時,人民可以請求法院排除侵害、預防危險;另外依照民法第195條,人格權受重大侵害的時候,可以請求精神賠償。因此,如果有人隨意製造、使用或公開你的肖像,你就可以訴請法院請求對方刪除、撤掉你的肖像;如果侵害的情節重大,還可以跟對方請求精神賠償。

所以,下次在路上看到有人對著你拍呀拍,別忘了走過去告訴他:「雖然我很好看,但請你放眼裡,不要放在你的底片裡,否則別怪我告你!」(本文轉載自律師談吉他粉絲頁)

好文推薦

雷皓明/監獄超收 不見《機智牢房生活》,只有擁擠牢房生活

雷皓明/法律扶助幫了誰?吃霸王餐還能請免費律師?

雷皓明/幫被告打官司就是脫罪?律師的界線在哪裡

▲雷皓明律師●雷皓明,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原文刊載於律師談吉他粉絲頁及LAWPARTNER。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