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皓明/監獄超收 不見《機智牢房生活》,只有擁擠牢房生活

2018年08月15日 12:40

▲《機智牢房生活》劇照。(圖/翻攝自機智牢房生活官網)

▲韓劇《機智牢房生活》講述6位主角住在6人牢房中的生活。但對於超收嚴重的台灣監所,擁擠的牢房生活才是真實寫照。(圖/翻攝自機智牢房生活官網)

最近一部韓劇《機智牢房生活》講述一位棒球明星因防衛過當入獄服刑的故事。片中的主角們住在一間六人牢房中,雖然彼此干預但不至於擁擠,這在台灣有可能發生嗎?

我國每一個監獄的收容人數,是由法務部指定的。依照法務部指定各監獄收容受刑人標準表,每一個監獄收容的對象、每一坪土地收容人數都是固定的,不能隨意變更。

舉例來說,台北監獄的收容對象以累犯、再犯的男性受刑人為原則,也兼收台北管區以外的板橋、桃園及基隆等地的10年、3年以上受刑人;台北監獄的核定收容名額是每0.7坪收容1人,共計收容2,706人。

從這個規定可以算出來,在監獄裡面的受刑人居住空間約莫就是0.7坪,雖然看起來很小,但監獄畢竟不是飯店,符合基本生活標準也就說得過去。但問題來了,核定收容額是2,706人,但台北區域的應受刑犯罪者只有這麼多嗎?當要被關的人數大於監獄的核定收容人數時,就產生「超收」的問題。

依照法務部的矯正統計,我國的監獄自97年以來一直有監獄超收的問題。民國97年,全體矯正機關(除了監獄,也包含戒治所等其他矯正機關)的核定收容額是5萬4千多人,但實際收容的人數是6萬3千多人,超收的人數是8千多人。而到民國106年底,核定收容額是5萬6千多人,實際收容人數約6萬2千多人,超收人數是5千多人。雖然超收的比率從15%降到9%,但監所超收的問題經過了十年,仍然是台灣的獄政現況。

超收帶來的問題包含「管理成效」及「環境衛生」。管理成效上,例如台北監獄的員額編制,主任管理員及管理員共計320人,若依照法定收容額2,706人來計算,每一人管理人數約為8~9人,但台北監獄的至106年底的收容人數是3,758人,超收約1,052人(超收比率將近35%),每一個管理員因超收導致管理人數變成12人左右,更別說管理員不會全體同時上班,輪班後的實際管理人數更會上升。超收不僅導致管理員的責任更加繁重,同時也使得管理員的管理風險上升。

此外,監獄除了隔離功能外,還有「矯正」功能,希望受刑人能夠改變不再犯。可是歷年的台北監獄員額編制,「教誨師」與「社工」的員額都沒有隨著實際收容人數改變,仍舊維持25人的總人數。

學校的老師1人教育約40人的班級都已經很辛苦了,更何況是監獄裡的教誨師1人要教育約150人?假如原本的監獄矯治功能都已經不如民眾預期,那麼超收以後,也可以合理想像矯正的品質無法維持,甚至下降。

至於監獄超收帶來的環境問題,知名獄政改革倡議者林文蔚在他的畫作以及工作經驗分享中也告訴我們,雖然法定收容額有逐年提升,但實際上的監獄根本沒有擴建,等同是要更多人擠進沒有變大的房間裡。例如4坪內的牢房睡到超過10人,因此產生的衛生問題、健康問題,不只由受刑人承擔,更是由監獄及國家的財政來承擔。

言歸正傳,《機智牢房生活》是一部相當精彩的影劇,監獄生活並不是一個尋常或有趣的題材,劇情及主角們的自然演繹卻讓人目不轉睛。可是,也正因為戲劇如此精彩,監獄的現實情況更讓人覺得殘酷。

就像一句成語「斬草除根」,想要減少問題,最重要的是減少問題的來源及根本,才能有效改善。讓受刑人出監後不再犯,是監獄的功能之一,但只要超收問題存在的一天,這個功能就會大打折扣。一個生活在擁擠、悶熱環境裡的受刑人,根本不會花費時間去反省自己的過錯,或是思考改過向善,這種情況無法實現監獄的矯正目的。

監獄不是飯店,受刑人不必享有尊榮的待遇,但至少要有符合人性尊嚴的基本處遇。讓受刑人受到基本尊重,才有機會讓他們在出獄後懂得尊重法律秩序與其他人。

好文推薦

雷皓明/法律扶助幫了誰?吃霸王餐還能請免費律師?

雷皓明/幫被告打官司就是脫罪?律師的界線在哪裡?

雷皓明/養子不教父之過 未成年子女犯錯,家長連帶賠

▲雷皓明律師●雷皓明,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