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最痛不是犯罪,是無法贖罪!《與神同行2》江林「告解之旅」更想哭

2018年08月14日 07:05

----以下有雷----

文/林映妤

如果期待《與神同行》續集跟第一集一樣有滿滿爆淚點,那影迷可能會對《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感到失望;但導演金容華偏偏不走第一集灑狗血路數,用「解謎」方式帶觀眾徹底認識3位陰間使者,連帶闡述電影的中心思想-「贖罪與原諒」。

▲▼《與神同行2》上映1天破紀錄! 掃千萬票房「韓片首日最賣」。(圖/采昌提供)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帶來跟第一集完全不同的感動。(圖/采昌提供)

身為漫畫迷,其實《與神同行》第一集對我來說,固然放大了最關鍵的母子情,催淚點做好做滿,但總覺得跟我看《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一樣,結尾的哭點太煽情,以至於眼淚像是被逼出來似的。

金自鴻是個非常完美的人,他善良、愛家,還從事消防員這種拯救別人性命的工作,雖然基於對母親的虧欠以致他闖地獄七大關時,沒那麼順利,但這種幾乎沒有缺點的人,實在跟凡人如我們很難產生一種「我也是這樣」的共鳴。

續集則完全不同。金自鴻的弟弟金秀鴻是個司法考試考8年的魯蛇,過著厭世的人生,相信人性本善,伸手搭救弱小,外表又裝得一派輕鬆、什麼都不在乎;陰差隊長江林更不用說,千年前他渴望父愛、妒忌弟弟、犯了大錯卻說不出道歉,他們有著人世間的貪嗔癡傻,這樣的人物形象,是不是更貼近你我?

【影評】《與神同行:最終審判》 優於上集的感動

▲▼《與神同行》續集讓陰間使者有更多人性的描繪。(圖/采昌提供)

▲▼自爆《與神同行2》隱藏版身份! 馬東石嚇壞:我暴雷了(圖/采昌提供)

歌頌主角的電影很多,黑化的很少,但沒了英雄主義,卻填補更多人性。畢竟人並非平面,是立體的、多面的,解怨脈雖殺了李德春的父母,卻捨命保護她;江林憤恨陷害弟弟,無非是想獲得父親關懷的眼光,後來鑄下大罪,千年以來,他都在懊悔。

人最痛的不是「犯罪」,而是「無法贖罪」。江林堅定認為金秀鴻絕對是第49位貴人,一來希望做錯事的人能有機會向金秀鴻求取諒解,不想再看見有人跟他一樣,帶著遺憾墮入地獄深淵;二來這也是他敞開心房、面對過去、自我告解、懇求原諒的一趟旅程。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圖/《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劇照)

▲江林堅持讓第49位貴人順利轉世的過程,其實也是他自我告解的旅程。(圖/采昌提供)

當他對著閻羅大王說:「請再給他機會吧!」事實上也像在對父親說:「請再給我機會吧!」因為我們都不完美,會嫉妒、仇視、傷害彼此,但脫去這些外殼,我們多希望能像解怨脈、李德春那樣,一個擁抱穿越千年,在得知真相的瞬間便決定放下。

這也是為何續集哭點直擊我心裡的原因,每個人都曾犯過錯,也都想乞求對方的原諒,那是種挖出深層黑暗面自我解剖的過程。

不過電影終究是電影,我們怎能保證生前之人能與死後亡者在地獄裡溝通呢?《與神同行》這兩集,其實無非是想告訴世人-「要及時」,第一集講及時說「愛」;第二集則是及時說「對不起」,別等到想說的人不在了,才抱憾終生、悔恨千年。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強大在於,對觀眾傳遞出自我省思的意念,又同時將金秀鴻的審判與江林、解怨脈、李德春千年前的身世交互穿插。

漫畫中江林公子的故事跟其他兩位使者毫無相關,想贖罪的對象是妻子;而家神在千年前並非陰間使者;許春三與孫子還有閻羅大王都各有自己的篇幅,但改編成電影,導演鼓起勇氣捨棄許多漫畫中的經典,續集自己創新編排,除了家神實在沒有太大發揮空間覺得有些可惜,還有貌似致敬《侏羅紀世界》橋段讓人哭笑不得之外,《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真的是非常成功的續集!

只是客串《與神同行》變主演 李政宰:合約要寫清楚!(圖/翻攝自《與神同行》劇照、CFP)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串起所有人物故事線,更解開千年之謎。(圖/采昌提供)

▲▼自爆《與神同行2》隱藏版身份! 馬東石嚇壞:我暴雷了(圖/采昌提供)

●作者林映妤,《ETtoday新聞雲》娛樂中心電影線記者,也是《ETtoday看電影》主持人,思緒常常飄到太空,經常碰見光怪陸離的怪咖鳥事,每次都想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記錄下來。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today看電影』就對了!

●聲林之王官網入口,最新消息都在這:https://junglevoice.ettoday.net/
●想和蕭敬騰、林宥嘉一起錄影?加入官方「聲林之王」社團卡位:
https://goo.gl/dWj4E2

聲林之王視覺圖。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