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紀香/公司獲利,不該是靠員工加班堆積起來

2018年08月6日 14:03

▲OL加班示意圖。(圖/翻攝自《諾利嘉》官網)

▲OL加班示意圖。(圖/翻攝自《諾利嘉》官網

「你的專業能力很好,但是這份工作壓力很大,你能承受得了嗎?」面試官問我。我回答:「當然沒有問題!再大的壓力我都能夠扛下來!」面試官接著說:「平常上下班時間是早上9點到晚上6點,但偶爾需要加班,你能配合嗎?」

我聽了後,有點不解,進一步問:「請問偶爾是指多久一次呢?」面試官露出非常不悅表情,他說:「我無法明確跟你說明,這工作必須配合加班。你要能配合才會考慮要不要雇用。」

我有些猶豫,再問:「請問加班有加班費嗎?」面試官笑著看我說:「你剛出社會嗎?從事廣告行銷業,怎可能有加班費!」

我把那句「偶爾」解讀成「應該不常」,於是我點點頭,跟面試官說:「偶爾加班沒問題,但是下班時間一到,我需要立刻離開,可以嗎?」面試官以非常不耐煩口吻回我:「要準時下班?那你選擇這行業幹嘛?」我被面試官態度給嚇到,我解釋:「因為我必須接太太下班,這是我答應她的。沒有做完的工作,我回家後繼續做可以嗎?」面試官說:「不管你在哪邊做,說好要幾點完成的工作,就是得照著公司要求的時間交出,不然很多事情就無法運作了,你懂嗎?不管你在哪兒做,能完成工作才是首要條件。」

我聽了後稍微放心,似乎要準時下班沒有問題。我接著問面試官:「請問何時能來貴公司上班呢?」面試官帶些遲疑態度,再問我:「我看你對偶爾配合加班似乎不大能接受,這點我要跟其他人討論。」回答我後,面試官結束該次面試,請我離開會議室。我想,可能這份工作又沒了。畢竟,已不是第一次被問能不能配合加班,有的公司聽到我要準時下班,直接就說無法錄用。看來,要在這行業工作,想要有點正常生活難上加難。我帶點落寞表情,離開那間公司,心想著又得要再找下一份工作。

沒想到幾天後,面試官打來,說我錄取了。

皇天不負苦心人,找了好幾間公司,終於有公司願意錄用!我帶著興奮情緒到公司報到。那一年,我不過才是剛出社會三年左右的美術設計師,主要工作是協助客戶製作網站與網頁活動。到職第一天,面試官也是主管,向我介紹公司環境與同事們,沒多交代什麼,隨即轉寄一封客戶的信給我,要我仔細看清楚後,按照信件內容完成工作。

我高興的打開信箱,信件內容大致是主管跟客戶往來紀錄,客戶需求資料已在信件往返之中的附件裡。最後一封信客戶提到:「請貴公司於明日上午10點開會以前,將網站製作上線。」我收到這封信件時,已經是中午11點,距離交件時間剩下不到一天。

我趕緊衝到主管位置,向他確認:「請問我剛剛看信件,信裡提到明天早上10點要讓網站上線,意思是我明天早上就要把網站做完嗎?」主管深皺眉頭不悅地看我:「信件你沒讀懂嗎?就是你說的,明天早上10點請把網站做完。」我又問:「但是客戶網站要何種風格,還有想傳遞的訴求都沒討論,怎麼來得及做完?」

主管很不高興對我說:「所有跟客戶往來的信件,都寄給你了,你不會自己想辦法解讀嗎?」我立刻跟主管說:「但那只有你們往來討論的一些想法跟概念,還有工作時程不斷推延,但信件中的附件不完整,有許多資料都沒經過整理。只有客戶的產品較完整,其他所有資訊都沒有,像是網站架構、公司介紹等文案,沒有任何資料!」

主管大聲斥責我:「沒有的資料你不會想辦法嗎?你以為別人要為你把所有需求完成嗎?在這,誰不是自己想辦法?有沒有本事,不是掛在嘴巴說,而是靠你實際行動做!沒有的資料自己做出來很難嗎?有時間問我,不如趕快去做!」

我被主管氣勢給嚇到,心裏突然冒出巨大問號:「這是一間什麼樣的公司?這種做事風格正確嗎?」我沒有答案,只得回到位置上,反覆咀嚼著那些信件。時間已到中午12點,本當應該大家出去吃飯的時間,但沒有人離開位置,每個人還守在電腦前面繼續做事。

看了大家的工作狀況,我也不好意思跑去吃中餐,於是繼續處理信件,規劃著自己要完成的工作有哪些。將所有的資料整理過後,已到下午1點左右,我開始試著設計網站主視覺,想辦法從文字裡去推敲客戶的性格與好惡,還有觀摩公司過去做過的案例,去想像客戶可能會要哪些設計風格的網站。

因為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我好奇問了身旁同事工作狀態,還有這個客戶的相關背景,同事回:「我什麼都不知道,之前開會也沒有聽主管講過。現在沒空跟你聊,我事情還很多。」碰了個軟釘子,我轉回自己的電腦螢幕,開始製作網站,邊做邊找資料,從網路上想辦法拼湊客戶不足的資訊。

到了下午5點,主管特別來問我:「進度怎麼樣?」我回:「客戶很多資料沒有,我只能先想辦法替客戶寫,但是資訊不完整,我怕很多地方都寫錯。」主管指著我的鼻子撂下:「你今天給我想辦法做完,沒做完就別回家了!」當下聽到非常錯愕,心裏才想說當初面試說是偶爾配合加班,怎麼第一天上班就叫我不能回家。為了替客戶完善網站的文案資料,我一直整理到晚上8點才將整個網站的內容弄完,這才要開始設計網站。望著身旁的同事,沒有一個人回家,我不知道這是常態還是偶爾,但整個辦公室死氣沈沈,整天彼此沒講過幾句話,全部埋首於眼前的電腦之中。

眼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趕緊開始設計網站,這時已經差不多晚上9點。早上報到還來不及吃早餐,中午又忙著趕資料沒去吃午餐,晚餐時間也早就過了。肚子很餓,才想離開位置去買個東西吃,主管叫住我:「你要去哪裡?工作沒做完不能回家,聽到沒有?」我回只是要去買個東西吃,主管才放我出去。

我買了便當回公司吃,打開電腦快馬加鞭的趕工製作網站,一直到凌晨4點才將網站設計風格做完,然後開始製作成網頁,直到早上7點左右整個網站製作完成。雖然不是挺滿意,但是在什麼都沒齊備的狀態下,能完成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主管、同事通通都回家了,整間公司只剩下我,報到第一天就在只有我一個人的狀態下結束。

到了上班時間,同事們一個一個來,主管也跟著出現。看到主管上班,我二話不說將完成的網站交給他,想聽聽他的評價,沒想到他說:「你做這什麼鬼東西?網站設計的有夠醜,你的專業只有這樣嗎?」

聽到他的評語後,當下有點氣憤,我帶點口氣回他:「客戶資料不完整,很多資料也是我先做完才有辦法繼續,每樣工作都需要時間,等到能設計網站的時間已經不大夠用了!」主管:「那是你能力不足啊,看來你不常加班,沒什麼工作經驗啊。」我不大想跟主管多說,體力已經透支,想要好好的休息,於是跟主管講:「我工作完成,可以先回家休息嗎?」主管竟然說:「休息?你不上班嗎?現在才剛上班啊。」我瞪大眼睛回:「但是我昨天沒有回家,從昨天上班到現在已經超過24小時!」

主管:「沒有人要你加班,是你工作做不完,你能力不足動作慢造成的。」

我頓時對這家公司與主管,感到強烈無力與無奈,原來給一份超乎員工所能承受的工作量,工作做到過度超時,叫做員工能力不足。在完全不合理、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分配下,規定員工得扛起責任將工作完成,不論工作量有多大,又有多少不合理要求在裡面,只要員工從接下工作的那瞬間,責任感就像是塊沈重的巨石,員工只能扛著不能放下,主管對員工的要求,全部可以加諸在責任感上。稍微沒有做好,或是主管看著不順眼,都可以拿著這塊責任感的牌子,斥責員工表現或態度不佳。

主管跟我說:「你要是想回去休息,那就不要來了,等一下要跟客戶報告,網站設計製作的人不在,你也就不用再來上班了。」

聽完他這麼說之後,我回到位置上,將電腦還有包包收拾好,頭也不回的離開公司。主管在我踏出公司大門時説:「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抗壓性低,加班個一天就要死不活,還敢大聲的說要回去。才不過熬夜一天,這算什麼?小事一樁搞得好像很嚴重。回去啊,沒本事就不要在社會上混,這世界能力比你強的更多,我們公司不怕找不到人來,像你這種爛草莓,留在這公司也不可能太久。你被開除了,別再回來,沒能力的傢伙,本公司一點都不歡迎。」我的腦袋已經昏沉沉到完全不想理會他,只想趕緊離開那個可怕的場所。

幾年後,一位事業經營有成的執行長跟我說:「如果一間公司的獲利要靠員工加班才做得到,這間公司肯定岌岌可危。」因此,她的公司每到下班時間六點半,已經一個人都沒有。她強調:「能賺錢的公司,不是靠員工加班時數堆積起來,至少我們不是。可以的話,員工不進公司最好,這樣公司還能省下空間與其他開銷。但為了要讓員工有地方開會,我們還是準備辦公室給大家來用。上下班時間不是用來約束員工,而是與員工之間的默契,打卡不過是要用來應付法令。員工自制力高,公司自然也會成長與茁壯。」

我又問她:「不靠加班,工作真能如期完成嗎?」執行長笑笑回我:「當然不是,員工如果真遇到工作做不完,還是會有人加班。但我們不要員工把工作帶回去做,員工回到家就應該休息。」我有點訝異,那就代表公司一樣有人得留下加班。執行長看我臉色有點怪,她説:「要求在公司加班,是因為我會守在他們身旁,直到最後一位離開公司,而且一定會給加班費。」我問說:「加班費?這樣公司不是要多出很多開銷嗎?」

執行長立刻接著說:「但那是員工下班的時間,他們也額外用了多餘的時間在為公司做事啊!加班費不給委屈了員工,省點小錢卻可能失去員工的信任。」

她又強調:「身為經營者,要思考是什麼原因造成員工加班?而不是去計較加班費。通常多為工作沒有掌控、規劃好,才導致加班問題發生。有時則是遇到銷售旺季,業績特別好的時候得加班處理訂單。可是你知道嗎?員工看業績不斷滾進來,那種開心接到訂單的表情,加班到再晚,他們是興奮的,不覺得這只是份工作,而是一種成就!而加班費,是當下我可以給他們最微薄的鼓勵,即使我要求他們不要加班,但大家看到公司越賺錢,投入的熱情越多,我想加班這一詞,已不是他們心中所想的那樣。」

靠員工加班才能賺錢的公司難以長久,唯有釋放員工時間,才能為公司創造最大利益。

好文推薦

織田紀香/「免洗」員工真的好嗎?

織田紀香/低薪讓台灣集體向下沉淪 翻轉思考才有活路

織田紀香/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創業找投資人務必三思

織田紀香/不滿22K就創業,這場賽局你挺得過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織田紀香。(圖/翻攝自臉書)●織田紀香,本名陳禾穎,台灣跨性別實業家,人氣數位行銷講師,曾任KKBOX數位廣告副總經理,已婚、與妻育有1女。本文轉載自織田紀香臉書粉絲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