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刺針飛彈250枚─例行性軍售還是捍衛台海領空?

2018年08月2日 00:00

阿帕契首度實彈射擊! 刺針、地獄火飛彈神準命中目標。(圖/國防部提供)

▲阿帕契射擊刺針飛彈。資料照片。(圖/國防部提供)

農曆年前夕的一條美國軍售台灣軍事新聞變調,恰巧碰到M503航路的開通,媒體間相互引用,到後面竟然變成捍衛M503航路的利器,晚間的談話性節目直接以防空神兵下標。

新聞本質、兵科爭奪

這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敲定的9項對台軍售案,執行期間為2017至2020年,其中250枚肩射刺針飛彈將於今年分批交運。國防部於消息曝光後也公告了3項軍事採購案完成決標的消息,金額總計133億5000餘萬元台幣,這包括肩射刺針飛彈、魚雷延壽套件包與標準二型飛彈組段等。三項軍購案金額分別為51億5197萬1496元、49億2189萬62元與32億7815萬7150元。

軍方官員後續於新聞曝光後指出,這批肩射式刺針飛彈將配發海軍光六快艇、沱江級飛彈巡邏艦以及陸戰隊步兵營,上述新聞於1月下旬見報。未料,開春後2月下旬有關憲兵快反連成立的新聞,證實新成立的憲兵快反連也將配發肩射刺針飛彈,最終新聞以該連防空戰力等於1個旅級防空戰力,配備紅隼火箭彈後反裝甲火力等於1個步兵營做結。迄今外界仍不清楚,憲兵快反連防空能力與反裝甲火力是如何的換算方式。

飛彈本體與軍售

冷戰時期美蘇兩國的肩射式飛彈以紅眼(FIM-43)與箭式飛彈(SA-7)為代表,越戰與中東戰爭期間這類武器已初露頭角,1980年代美國提供刺針飛彈(FIM-92)給阿富汗反抗軍,最終擊落250架俄國定翼與旋翼機而聲名大噪。美國也提供或是授權盟邦生產刺針飛彈,提供地面部隊野戰防空能量(短程、點目標)。區域防空則為中長程防空單位權責。

這類肩射式防空飛彈操作簡單,射手只需稍加訓練即可上陣,以2人發射小組為例,通常由指揮者負責瞭望與搜索,將大略方向告知射手發射飛彈。飛彈彈體內通常配備啟動馬達與飛行馬達,飛彈脫離發射架後噴發的尾焰不會傷及射手。雖然每批次的軍售價格不盡相同,但一般初估1套肩射防空飛彈約略5萬美元以下,與戰機動輒千萬美元的建軍價格,相對之下為一種不對稱武器,因此也有學究提出只需大量採購肩射防空飛彈、廢除戰機的荒謬建議。

外媒引用、媒體加碼與現況

隨著網際網路、部落客與電子媒體的興起,雖然新聞速度快但卻少了思索時間與查證的空間,台灣軍事新聞還有一個致命傷─拼命引用外電或是外國專家的說法,刺針飛彈售台就是案例。

1月底,《華盛頓時報》的專欄作家比爾格茨(Bill Gerta)就刺針飛彈售台一事提出評論,適逢兩岸M503航路啟用,格茨在專文中將兩者結合,並說這剛好對北京發出信號,台灣有能力以刺針飛彈捍衛M503航線一帶空域……根據軍事常理,射程5哩不到的肩射式飛彈是很難有效捍衛空中航路。

不過在各媒體編譯組的努力下,紛紛以外媒專家表示專業意見,接續強調刺針飛彈的優異性能,並以美交運250枚刺針飛彈助我一臂之力為標題,最終晚上政論節目以刺針飛彈完成台灣空防最後拼圖為標題。但放眼盤點台灣野戰防空武力卻不是電子媒體所批判的那樣。

▲(圖/全球防衛雜誌提供)

▲過往台灣空軍基地的點防衛任務交由車載劍一負責,旁邊另有防砲部隊搭配,因此刺針飛彈引入台灣後主要交由海軍單位運用。(圖/全球防衛雜誌提供)

目前陸戰隊配備了刺針雙連裝飛彈(DMS),陸軍有復仇者飛彈發射車,空軍基地附近有車載劍一發射車的配置,短中長程的防空武力都有,單兵刺針飛彈的引進當然得優先配置海軍小型艦艇充當自衛武力,不過目前軍方的規劃很可能有些變動。

若按照複數配置的原則,海軍光六快艇、錦江級與沱江軍艦配置單兵刺針飛彈的數量必須乘以2,陸戰隊步兵營以防空排3具發射器來計算,加上庫儲於補給庫內的數量,250枚飛彈的數量應當足夠。但刺針飛彈太容易操作,因此許多單位會搶著要優先配備。

首先是憲兵快反連成立後,憲指部發布新聞稿指出轄下的防空班將配備刺針飛彈;其次,自海巡署於2000年成立軍方人員撤離東南沙後,許多重型武器也慢慢撤離,後續因周邊國家不斷的在島礁增添武器,是否讓海巡隊員配備重武器成為討論議題之一,是否配備防空飛彈更是熱門話題,肩射防空飛彈可以提供駐守單位部份自衛防空火力,卻又不像部署中長程飛彈那樣會引發周邊國家抗議。

海軍小型艦艇長期以來基本上沒有比較好的防空自衛武力,配備刺針飛彈無法大幅強化防空戰力,但總比沒有來得好,陸戰隊野戰防空能量也略顯不足,因此軍方優先撥發刺針飛彈給上述兩單位。

▲(圖/全球防衛雜誌提供)

▲陸軍復仇者飛彈發射車搭配機槍共同執行任務,讓陸軍野戰防空獲得部份保障。(圖/全球防衛雜誌提供)

東沙與南沙離島駐軍也需要這批肩射防空飛彈,不過由於臨戰時期這些孤島處於易攻難守的處境,也許在本島三軍都撥補完畢後才會餘域撥發(目前還是40高砲)。至於首都防空反斬首作戰的需求,先前陸軍就曾研擬調撥復仇者飛彈發射車的方式因應,有狀況再進駐台北,不過在現階段反斬首置於最優先順位下,軍方高層很可能優先撥補憲兵快反連。

美國不信任與中科院的能力

美國於冷戰時期提供肩射刺針飛彈給阿富汗各派系,蘇聯軍隊撤離阿富汗後卻有部份刺針飛彈不知去向,國際間也曾發生多起恐怖份子以肩射飛彈攻擊民航機的案例,後續美國在出售類似武器時就顯得相當謹慎。

部份評論指出這次美國答應出售刺針飛彈是信任台灣的表示,但反推回去,過往美國之所以出售車載復仇者飛彈發射車、陸戰隊雙聯裝DMS系統,不也反證美國政府不信任台灣軍方的掌控能力?這類批判最大的切入點在於台灣軍方發生過太多軍機洩密案,美國深怕台灣洩密所以不出售單兵刺針飛彈。然中國軍方早已研發多型肩射防空飛彈,還有許多外銷實績,這或許是美國評估過,即使刺針飛彈機密外洩也不會有太大威脅,況且中國已有多型此類武器,該仿製或研改的都已經完成,沒有機密需求所以售台。

既然這類武器如此好用,何以自美國出售DMS與復仇車飛彈發射車以來,中科院不曾有過類似產品?一般認為,中科院可以研製雄風反艦飛彈、天弓防空飛彈、天劍飛彈系列,這類肩射武器的研發應當也不成問題。然不同飛彈有不同的關鍵技術要克服,若無適當經費挹注或是部隊沒有需求,中科院也沒有必要研製這類武器。但不論是技術能量有待克服、沒有經費還是部隊沒有需求,終究台灣沒有自製的肩射防空飛彈服役。

好文推薦

尤里安/菲國雅米島駐軍 蘭嶼要塞化的可能性與必要性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本文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