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宏銘/「贏球我是德國人,輸了我只是土裔」看台灣價值

2018年07月25日 12:30

德國中場厄齊爾

▲土耳其裔的德國足球國家隊中場球員厄齊爾宣布退出國家隊,指出德國種族歧視問題。(圖/達志影像)

德國足球國家隊在2018年世足賽出局後,德國國內一片撻伐之聲,從教練人選、戰術和足協等都傳出檢討的聲音,可是後來的檢討居然出現了對移民和種族的質疑,甚至導致明星中場球員厄齊爾(Mesut Özil)宣布要退出國家隊。

厄齊爾的去留之所以會引起德國足球界的激烈爭論,和他身為土耳其裔的身分脫不了關係。如同厄齊爾在退出國家隊的聲明中所說的,他在德國成長,他的足球生涯也是在德國展開,他是德國人,可是從以前就對他冠上「土耳其裔」的稱號,現在德國在2018年世足賽中被淘汰,結果居然開始檢討他的血緣和種族,難道只有贏球時,他才是德國人嗎?

德國是引領法學潮流的重要國家,尤其經歷過納粹統治的歷史經驗,在許多人的印象中,如今的德國應該是不太會有種族歧視。可是厄齊爾的遭遇,讓人對德國有不同的觀感。

攻擊厄齊爾的人,指出他和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合照被用於土耳其國內選舉之用,而認為厄齊爾對德國的認同應該受到質疑。從這樣的論點,套句台灣的流行語,就應該是厄齊爾的「德國價值」不足的意思。

從厄齊爾和德國的關係來看台灣的狀況。台灣的歷史可以說和移民無法切割,從南島民族、漢人到新住民,移民為台灣注入許多新的力量。可是因為歷史和國際政治的糾葛,對於台灣的國家認同也往往和族裔背景發生牽連。但大家有深入去想「台灣價值」應該是什麼?台灣要捍衛的國家利益和價值又是什麼?

凝聚台灣國家認同的價值,絕對不會是膚色、血緣、種族,或是會不會講台語、客家語或原住民語,而應該是對於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堅持。以前東晉採「土斷」政策,就是希望東遷的僑民能落地生根,當時也引起許多爭論。20世紀中葉後的台灣,也曾面臨著和當年東晉一樣類似的情形。但隨著時代的演變,我們應該要清楚知道,形塑國家的不應該只是種族、血緣或地域,而是能否創建出讓國民感受到身而為人的尊嚴。

我們可以喝高梁、吃餃子,也可以喝小米酒、吃烤地瓜,無論我們的先祖從何處來?也不管未來我們的子孫會遷移至何處?在此時此刻此地,因為我們堅持民主、自由和人權,我們就是充滿「台灣價值」的台灣人。

好文推薦

高宏銘/裝病躲得了刑罰?精神障礙與犯罪

高宏銘/踢出世足奇蹟!從冰島的足球革命看司法改革

高宏銘/用企管改革司法效率 張忠謀讓法官有時間寫判決

●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