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女警道歉暴哭引關注 蔣月惠自曝「操控媒體仙拼仙」

2018年07月24日 11:30

▲蔣月惠上節目談暴哭過程。(圖/翻攝新聞挖挖哇! YouTube)

▲蔣月惠上節目還原暴哭過程。(圖/翻攝新聞挖挖哇! YouTube)

記者胡治言/綜合報導

屏東縣無黨籍議員蔣月惠因咬傷女警、道歉沒人理暴哭受到負評,網友看不過去還原她從政出發點和善心作為,讓她一夕由黑翻紅。蔣月惠昨(23)日接受JET《新聞挖挖哇》節目專訪時還原暴哭過程,提到她道歉時原本沒有預期要哭,但因為只有自己站在那邊,在場媒體可能不會出新聞,她才放聲哭給大家看,接著更坦言:「其實我在操控媒體,仙拼仙。」

蔣月惠在節目中提到,雖然她一直喊著要政府保障人民的私有財產權與生存權,但因為實在太弱小,別人聽不到她的聲音,為了對抗政府這個大體系,所以要讓它上新聞。蔣月惠透露,道歉時她有通知所有媒體,但最後僅有4家到場,她一進去的時候還沒有人理,擔心可能記者可能因此不會出新聞,所以才放聲大哭。

蔣月惠節目中說道:「記者都在那邊,而且那時候我在想蘋果(媒體),所以我就大聲的哭,哭給你看。」主持人鄭弘儀這時問:「不過眼淚也要掉下來才有用?」蔣月惠則說:「有啦,我有眼淚」、「老實講我可以去當演員」、「你看我剛剛在哭,現在就沒哭了。」蔣月惠同時也自我解嘲「其實我有天份,其實因為沒有人請我當,我已經60歲了,不然我想我也是個童星,我也很會演的。」最後更進一步坦言:「其實我在操控媒體,仙拼仙。」

以下為蔣月惠上節目談暴哭片段的逐字稿:

鄭弘儀(以下簡稱鄭):所以你小時候家裡面瞧不起你,學校也瞧不起你,議會也瞧不起你

蔣月惠(以下簡稱蔣):對

鄭:所以你才發展出所謂「只有硬起來才有人鳥你」的這種人生哲學

蔣:所以說坦白的,警察局那一天,我如果站在那邊沒有新聞性,我突然,其實說真的我也很難過,我突然就大叫,我說這個一叫,可能大家都關注到我了。

鄭:問題是記者怎麼會剛好在那裡

蔣:我告訴你,那個記者

鄭:是不是你找去的

蔣:當然是我找去的,可是在前一個節目,在開這個記者會之前,在前一個節目,那個迫拆戶有來關心我,對

鄭:你叫多少記者去

蔣:就我們屏東的,還有聯合報、自由時報,像TVBS其他的就沒有來,沒新聞性呀,像蘋果、觀昇電視台、聯合報也沒有來,中國時報,自由時報等等這樣而已

鄭:你本來就打算去那裡哭就對了

蔣:不是,這個不是我預算的,只是我進去的時候沒有人理我,我進去的時候,我站在那裡的時候,我說這一條可能不會出新聞,我就突然,其實我也很難過

鄭:這一條可能不會出新聞,所以你想讓它有新聞性

蔣:對,這是我的內心話

鄭:為什麼你要讓它上新聞

蔣:因為這個不對等的對抗,他一個政府的大體系,而且他依法行政,雖然我一直喊著,憲法第15條是保障人民的私有財產權跟生存權是不得侵犯,我們一直喊這個,但是我們太弱了,別人聽不到我的聲音,所以我要用什麼力量,我一個力量我沒有辦法去抵擋你,去對你這個大體系一個結構性的、一些合法性的來挑戰,我要怎樣,記者都在那邊,而且那時候我在想蘋果(媒體),所以我就大聲的哭,哭給你看

鄭:不過眼淚也要掉下來才有用

蔣:有啦,我有眼淚

鄭:你有辦法控制喔

蔣:老實講我可以去當演員

鄭:這樣喔

蔣:你看我剛剛在哭,現在就沒哭了

鄭:你怎麼那麼厲害(笑聲)

蔣:其實我有天份,其實因為沒有人請我當,我已經60歲了,不然我想我也是個童星,我也很會演的

鄭:你那天(被蔣打斷)

蔣:因為以前,我在林育生立委辦公室當那個,就協助他啦,因為是不是在演行動劇,那個行動劇都是我操筆的,

鄭:你編劇的

蔣:我編劇的,我就自編自導自演,就像那個189縣道那個椰子樹一樣,我自己編,自己演,沒有演行動那個,因為那個是很柔性的東西,沒有演行動劇,那個電子媒體不會來

鄭:你的意思是說要讓它上媒體才有效果,是不是這樣

蔣:對,所以媒體也是鼓勵,輿論也是個,我覺得要監控僵硬的體制,其實要來自於強大的輿論力量,要不然的話,張藥房怎麼會重建。

鄭:所以你那天要去警察局哭,是拿花的時候,你有通知聯合報

蔣:有,聯合報沒有來啦

鄭:我知道,你有通知

蔣:都有,全部都有通知

鄭:包括電視台都有通知?

蔣:有

鄭:來幾間?

蔣:就有蘋果、中國時報、聯合報和觀昇(地方電視台),四個而已

鄭:效果忽然之間你也很驚訝

蔣:這個我剛剛講的,我這麼一哭,然後我禮拜五下來,哇,不知道那麼大的媒體在迎接著我,這是,所以人生,就像那個原子的碰撞一樣,我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跟你碰在一起,這個是你不可預期的,這也是我不可預期的,所以上帝說,上帝要給你的是超乎你所求所想。

鄭:所以有人勸你不要被媒體操控,事實上某種程度你在操控媒體

蔣:其實我在操控媒體,仙拼仙

鄭:拼死猴齊天(笑聲)

蔣:所以為什麼王世堅那個,我會這麼強烈,因為我知道收視率會很高,那個有呀,我有看,大家都喜歡看這個新聞

鄭:那個是鄭知道了,但是不是我主持的,我那一天休息,你跟王世堅在那裡大小聲的時候,原來是你故意演的

蔣:有點是這樣

鄭:為了收視率

蔣:對,為了收視率,我一直說為了,你如果在那裡,可能結果就不一樣了,沒在那邊擋

鄭:我是不喜歡這樣吵

蔣:對,誤打誤撞,就是原子的碰撞一樣,就像我這麼一咬

鄭:我們原子碰撞是有力量,可是我們難道不能融合嗎?

蔣:這個力道,我跟你說,像我養那些小孩一樣,力道沒辦法拿捏,他不會,他不知道,他打你,他就是,他不會控制,像他吃飯一樣,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一樣,我有時候類似這樣,我媽把我列為智能障礙不足

鄭:你這樣操控媒體,難道不會失去事情的本質,你內心的本質嗎?

蔣:因為我只要達到目的就好,為什麼羅騰園我可以一年,我一個人,我沒有跟政府拿,也沒有跟財團拿,我一年可以募到4、5百萬元,這個是我操控媒體來的,就像我現在,兩天我募到47500,這個我要募兩、三個月

鄭:你的英雄形象,跟你的全國支持度,其實已經足夠選立委了

蔣:真的嗎?

鄭:你有想要選嗎?

蔣:其實我有給它分析過,因為也有人叫我選縣長,可是我覺得怎樣,縣長它這個職位是一個,龐大的一個資源分配,一個金錢分配而已,你要花很多時間去分配,分配不好,你要坐牢,這個我沒興趣,立委,我是有興趣,為什麼,可是後來想想,因為立委很遠,我每星期都要南北這樣跑,而且他的工作是中央,它在地方沒有職權,我後來想一想,我要聽我的弱勢百姓,我覺得當縣議員其實就夠了

鄭:所以你沒有計畫要選立委,未來也都沒有

蔣:沒有,可能譬如說有人要,像潘孟安他說,教我如果抓去那個

鄭:不會啦,潘孟安不會告你

蔣:我跟你說,抓去監獄關的時候,那兩年我就準備,出來的時候,因為縣議員不能做,我就來選立委,這我就會選

鄭:大牌的如果要告你的時候,你就可以選立委這樣。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