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盲生也有學習權! 清大盲友會錄製萬冊「有聲書」

2018年06月25日 17:49

盲人,導盲杖(圖/達志/美聯社)

▲盲人也有學習權利,相關資源常常被漠視。(圖/達志/美聯社)

最近看到一篇有關於龍應台的報導,她提起一位新加坡的藝術家非常感謝清大盲友會寄有聲書給她,因為清大盲友會是我創立的,這份報導使我回想起很多的事情。

有一次,我去教育部開會,會議的內容是有關於盲生入學的事,我以清大教務長的身份去參加,可是會場中只有我是教務長,其他的都是大學教務處裡面的某某主任,我才知道我們國家如何地漠視有殘障的人,我也發現我們國家的盲人幾乎無法看書,我曾經和一位教授談到這個問題,她說盲人只需要看勵志的書,至於武俠小說和偵探小說等等,一概對盲人沒有意義。

我當時是清大教務長,我使得清大可以招收大量的盲生,我自己也教過清大盲生電機方面的課,有好幾位學得非常之好,我也就成立了清大盲友會,對於盲人來講,如果聽到讀書的聲音會比較喜歡,我的指導教授就是盲人,所以我知道美國對這方面的努力是相當值得敬佩的,我也知道我的資源有限,不可能有美國那麼好的組織,可是清大盲友會成立了以後,也還是有了很好的成就,目前清大盲友會已完成1萬2317冊有聲書之錄製、有聲母帶總卷數7萬5353卷;並有超過5300位義工,服務超過2600位有聲書讀者,有聲書當然不都是勵志的書,什麼書都有,偵探小說當然也有。

提到志工,我想起一件事,當年中國時報的一位記者報導了我們需要志工的事,立刻在幾天之內就有上百個志工報名,我當時雖然是教務長,也沒有人力來辦這些事,虧得當年化學系的沙晉康教授讓他的一位助理來幫我的忙,我有兩位博士班學生胡大雄和林振盛也幫我寫程式,他們當然都是志工,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在當時錄音是用錄音帶的,要寄給盲友又遭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郵局不肯免費,可是我當時還有一些人脈,我認識交通部的方賢齊局長,他幫了我很大的忙,使我們的錄音帶可以免費的寄走,也可以免費的寄回來,但是中國大陸不承認這個作法,有一位在上海的鋼琴教授很希望能夠用到我們的有聲書,他運氣很好,因為有一位台灣人,每個週末都坐飛機去上海學琴,錄音帶就這樣由他帶去,聽過的也由他帶回來,可見得我們國家對弱勢相當關心。

現在清大盲友會已經是一個正式的組織,也有政府的支持,當初成立的時候完全靠志工,美國對盲友的服務也是靠志工的,他們所念的教科書總類之多,難以想像也,有聲小說是由美國國家圖書館負責製作的,由職業錄音員來錄製,我們國家還沒做到這點,我始終希望大家知道,我們國家是一個有愛心的國家,也希望我們國家會永遠如此。

好文推

李家同/親愛的教授 請你很優秀很低薪?!

李家同/老師課餘還要「培養學生獨立思考」 高空牌害了誰?

李家同/你們不可以太安靜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李家同,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榮譽教授,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長。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